世界是不是越來越糟糕?

幾天前我給女友看一篇文章,說:如果有人說世界越來越糟糕,可以給他們看這篇。

文章引述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調查說,全球有近三分一人肥胖或過重,越來越多人死於跟肥胖有關的病。

肥胖不一定表示豐衣足食,有時是天生或者有其他原因。而且不是每個地方的人都肥得起來。很多地方窮,甚至在打仗。今天還是很多人死於飢餓。

但從大趨勢來看,大部分人的確已經生活在食物過剩的環境。世界衛生組織就說,1980年以來,世界肥胖人數翻了一倍以上。今天世界多數人口所居住的國家,死於超重的人數多過死於體重不足的人。

從1990年到2015年,全球飢餓人口減少40%,幼兒死亡率減少一半,赤貧人口減少四分三。人們越來越長命,科學和防範政策戰勝了鼠疫結核百日咳天花麻風這些曾讓人生畏的疾病。

因為科技發展全球化貿易社會進步,我們活在或許是史上最和平富裕的時代。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善良天使:暴力為什麼減少》一書中頗有說服力地解釋了世界越來越和平的種種跡象原因。他不鼓勵我們滿於現狀,因為現狀的一切隨時可能化為烏有。但他要我們明白,今日我們視為「正常」的和平全是前人奮鬥得來,因此我們更有義務去保護這一切。

幾百年前,如果成吉思汗攻打鄰國,屠殺幾百萬名婦孺,我們不會知道。今天我們卻讀到敘利亞戰爭,知道IS在世界另一端做的事情。現代人這麼關心恐怖襲擊,恰恰因為我們生在和平時代,媒體又傾向報道稀有事件,讓恐襲這種小規模暴力容易引人注目。加上現代人對暴力的拒斥已經普遍,恐怖份子「只」殺死十個人就可以引起社會很大反應。

壞事總是意外發生,如恐怖襲擊空難大爆炸狂人當總統。有意義的進步卻都是漸進得不引人注目,漸進得不知不覺就成為日常。

是的,世界上很多發展讓人心灰意冷。從一些角度來看,如民主政治,過去幾年我們在倒退。但我們不能忽略大趨勢。人類進步不只看民主人權同性婚姻男女平等,也看多少人脫離貧窮,看多少人有自來水。我們每天平安無事地上下班,以為那是正常。在報紙讀到某少年殺死老太太,就抱怨世擾俗亂。我們卻不注意成千上萬人因為醫療技術而活到老年,成千上萬家境貧窮的青年有機會讀書工作。

說件趣事吧。兩個禮拜前,我在KTM上看到一個應該是中國來的遊客。他注意到車鏡有網狀裂痕,於是用一口破英語問身旁馬來女生,有人在車上開槍掃射啊?女生說,不是啦。遊客說,我要去黑風洞,那邊會很危險嗎?女生笑說,不會啦,大馬是平安的國家。

我心裡覺得好笑,遊客把大馬想成了敘利亞索馬里吧。說真的,我們這裡最多給人打劫,但很少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們沒有內戰,跟鄰國關係穩定。平安不值得慶幸嗎?對很多人來說,單單這點大馬就很不錯了。

幾個禮拜前女友跟兩個中國遊客聊天。遊客說,別看北京上海光鮮亮麗,中國多數地方還是很窮。要吃肉只能自己養雞,過年宰了吃,一年只吃得起一兩次。別說中國,就算是在1928年的美國,那時有「讓每一家都吃得起雞肉」這大選口號呢。像今天大馬很多人那樣,每個禮拜甚至每天都吃得起肉,這在歷史上幾乎所有時代都是難以想像的奢侈。

大馬政府很多做不好。但我們平安走在街上,雖然犯罪不是沒有,但我們敢出門。大馬面對宗教治國等思想的威脅,但不至於像中東一些地方不同教派之間互相殺戮。多數人煩著買樓買車,但三餐溫飽。

這不是說大馬沒窮人,看看吉隆坡路邊眾多無家可歸者就知道了。他們幾時不需要睡骯髒的街頭,幾時可以避開風吹雨打?太遠了,今天有沒有飯吃還是未知數。

大馬人生活好嗎?絕對可以改善。我們不只要三餐溫飽,也要生活有保障。要買得起房要孩子上學,要大病時有錢住院買藥。政治上要有追求,要選最好的團隊治理國家。我們希望好人有好報,壞人得到懲罰。民主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等需要每一個大馬人捍衛,不然我們很快就會失去權益。

有人愛說三餐溫飽就很好,爭取公義是得寸進尺。但公義不只為自己,更多是為了保護比我們不幸的人。發展商摧毀原住民的家園也許不太影響我們,但我們是有良知的人類。何況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不是理所當然。災難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有一天我們可能失去一切,變成需要社會保護的弱者。我們不能等到自己受害,才來要求大家講公義。

我見過一些人有房有車,子女有小成就人不壞。但他們天天覺得全世界對不起自己,彷彿自己是最可憐的人。錢永遠賺不夠,一場大病可以奪走全部財產。但多少人此刻連張床墊都沒有,更別說生活保障。惜福很重要,古人日子比現代人辛苦得多,但他們懂這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