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口很小,世界很大

梁文道最近寫一系列關於印尼的文章,提到中國人世界觀貧乏。他說,印尼「橫跨三個時區,由一萬七千多座島嶼構成」,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國家,但在大多中國人的印象裡,印尼彷彿根本不存在。

他感嘆道,以前中國人講世界大勢「彷彿全世界除了所謂的『西方』之外,就只有一個中國」,「偶而加上印度,湊成一個『中、西、印三大古文明』比對的思想格局」,視野非常狹隘。近十幾年中國冒起,中國人應該長了些世界觀才是。但恰恰因為自覺是「大國」,反而只關心中美「大國關係」,其他國家「全是些小國罷了」。

梁文道還發現,就算是印尼華僑對印尼的認知也陷入一種華人的局限。他們知道一堆當地華人的歷史,並對印尼其他族群有「純樸、樂天,但是懶惰」的刻板印象。還會提到歷次大規模的排華運動,以及制度上的歧視。但就僅此而已。他們視野從未超越自己的族群。

我讀到這裡難免想到,我國華人對自己國家的認識也不過如此。我們對馬來同胞的認識也停留在純樸樂天懶惰的刻板印象,對國家整體的感受是馬來政府欺壓華人,一天到晚數著華人在大馬的貢獻。但我們不了解馬來社會裡保守派和開明派、草根與菁英的鬥爭。我們沒讀馬來文學,不聽馬來音樂,不知馬來人政治上要什麼,臉書也只混華人圈子。我們彷彿生活在不一樣的國家,雖然身為少數群體的我們自視再高,都不得不讓馬來社會的意願牽著鼻子走。

不過,今天我不多說國內局勢。我想說自己對華人世界觀的一些印象。這只是百分百片面的印象,不能代表全部華人。

我以前讀書時認識一個大叔,他是個華人民族主義者,常看不起其他種族。在他眼裡,華人是非常勤奮、聰明的民族。此天下恐怕只有跟華人一樣「很厲害賺錢」的猶太人和發明了佛教的印度人能媲美華人了。

至於其他種族呢?大叔跟很多華人一樣,覺得馬來同胞純樸樂天懶惰。說真的在大叔的認知裡,除了猶太人和一天24小時開嘛嘛檔的印度穆斯林,應該沒有一個種族他不覺得是懶惰和不夠華人刻苦耐勞的。他似乎沒發覺到,其實很多華人也很懶,我自己就是個例子,只是大叔說過我過於崇洋(雖然我好歹也當過大學華文學會的執委,寫的講的想的都是中文),他應該覺得像我這種壞孩子的懶惰是西方文化所致。

對於西方文化,大叔的意見可多了。他覺得西方人都是一群沒有道德、不孝順不會教孩子、過於開放縱慾的人,而且跟勤奮的華人相比,他們當然也很好吃懶做。例如,大叔常說西方人每天吃扒,十分奢侈。不像我們華人窮過所以什麼都吃,生命力頑強。

問題是,大叔之所以有西方人「每天吃扒」的印象,是因為本地西餐廳都賣牛扒。但本地西餐跟外國的西餐很不同。大馬人愛吃肉,西方人的食物又多數不合本地人胃口,例如淋了醋的沙拉,例如北歐人吃的鹹魚,所以大馬西餐廳才賣一大堆牛扒雞扒。為了迎合本地口味,本地西餐烹煮方法也跟外國很不一樣。而且,就像日本人平時不吃壽司,韓國人平時都不吃烤肉,華人也不是天天吃肉骨茶,牛扒那些對西方人來說也是偶爾才吃的奢侈品。

我有幾次跟大叔講:你聽過冰島人嗎?冰島以前寸草不生,那邊的人什麼都吃。例如當地能抓到有一種有毒的鯊魚,冰島人為了去掉肉的毒素,會把鯊魚埋在地下幾個月,等魚肉發酵了才挖出來吃。因為以前窮過,冰島的傳統食物包括羊頭、血布丁、牛羊的內臟,睪丸也不放過,拿來醃了吃⋯⋯

結果大叔打斷我的話說:「對啊對啊,那些愛斯基摩人什麼都吃。我在電視上看過,他們還會生吃肉類。」

大叔沒搞懂冰島人跟愛斯基摩人不一樣。冰島人是金髮碧眼的維京人後裔,愛斯基摩人則是黑髮黃皮膚。冰島人跟德國人一樣是日耳曼人,算是大叔口中的「西方白人」。

但我不想爭論,每次講到這裡就懶得繼續解釋,乾脆點頭算了。複雜的歐洲歷史和多元的歐洲文化,不是一個對「西方」的簡化印象就能形容,就好像「東方人」除了中日韓,還有印度人、孟加拉人、中東人、印尼人、俄羅斯人等。

除了所謂「西方」文化,大叔對整個世界格局的理解也很簡單。他說,曾有段時間外國人欺負華人,但現在中國強盛了,華人有錢了。以後呢,曾欺負我族的西方人將屈服於中國人的金錢,中國將再次成為世界的中心。在他的認知裡,因為國際政治是建立於血濃於水的原則上,中國也會解救水深火日中的大馬華人。

這種觀點過於單純。歷史上欺壓和殺戮中國人的往往是中國人自己,例如太平天國、國共內戰、文革。但中國人性情上也是各式各樣,例如上海人跟四川人在文化和生活體驗上都很不同。我認識個四川人,他覺得上海人很排外,瞧不起其他地區的國人。後來我才聽說,中國城鄉社會之間的分裂很嚴重。很多鄉下人到城市裡當廉價勞工,過者二等公民的生活。城市人對鄉下人的看法,則跟大馬華人對外勞的看法差不多一樣。他們覺得鄉下人不守規矩、沒有文化,還要來城市搶他們飯碗。

當然,就算是中國這些城鄉差異,也是不公平、過於簡化的描述。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不是每一個上海人或北京人都討厭對鄉下人。套用中國人的說法,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連一對夫妻、兩家鄰居性格上都可能是天差地遠,更別說十三億人了。

說到中國,我們從小被灌輸「唯華夏與印度文明數千年來屹立不倒」的印象,這種印象促進了我們的民族優越感。但只有華人和印度人的歷史才光輝悠久嗎?例如伊朗人,他們自認波斯文明的繼承者。波斯人曾經建立地球上最強盛、文化精緻、影響力深遠、領土橫跨三大陸的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安息帝國、薩珊帝國一路延續數千年,絕對可以媲美古代中國。一天到晚強調五千年中華文化的我們,有多少人知道古波斯文明?還是以為伊朗人跟阿拉伯人差不多一樣?很多伊朗人有很強的民族自豪,你要是說伊朗人跟阿拉伯人差不多一樣,他們會跟你爭辯不休。

上面說到華人的世界觀狹隘,但何止華人那樣呢?以一部分歐美人民為例,他們一天到晚對中東有刻板印象,以為那裏那裏全部都是女人包頭男人留鬍鬚的保守穆斯林。特別是911恐怖襲擊後,他們整天把「伊斯蘭文明」視為對抗西方文化的假想敵,並把穆斯林等同於恐怖份子。有些穆斯林也是如此,整天擔心猶太人與基督教徒正在聯手對付天下的穆斯林,連個1MDB醜聞都是猶太陰謀,目的是推翻伊斯蘭國家。在他們的幻想裡,彷彿猶太人和基督教徒都吃飽飯沒事做,很在乎穆斯林社會是否壯大起來似的。

世界不是「伊斯蘭文明VS西方文明」「華夏文明VS西方文明」或「基督文明與猶太人VS伊斯蘭文明」的戰場。有些政治人物和狂熱分子有那樣的想法,人與人間也免不了出於陌生的偏見。但大部分人只想井水不犯河水,嚮往平安無事。多數人不是壞人也不是聖人,我們只是平凡人。如果因為視野過於自我中心,一直在想「某某種族的人都是壞人」「白人總是在歧視華人」「穆斯林都很暴力」「中國人都是騙子」,那對大部分人很不公平。

說真的,我們都難免成為井底之蛙。我們哪裡有閒情去擴展視野?我們每天忙於生計,看書都嫌麻煩,更別說出國旅行。缺少世界觀不是罪,它僅僅反映了我們封閉的生活環境。

以我所見,我們應該去愛自己的文化、民族和國家。就算不完美,那還是我們的家。在關心世界以前,我們先要關心自己身邊的事情。

但如果夜郎自大,以為自己的民族天下無敵,就應該調整一下心態了。

我們大部分人沒有機會旅遊或在國外暫住。就算在一個地方住久了,我們對那個地方的觀感還是很片面,例如只記得自己被粗暴對待的那幾次,而忽略了自己被禮讓或無視的多數時候。但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還是能打破很多心牆。就算沒法出國,我們也可以上網。互聯網是個國際村,我們可以選擇走出小小的臉書圈子,去和任何國籍、種族、年齡、性別的人交流。我們會發現其實除了膚色和地理位置不同,大部分人其實都過著差不多一樣的生活,想著差不多一樣的東西。

此文開頭我提到梁文道對中國人缺乏世界觀的看法,我個人其實對此很樂觀。今天,年輕一輩中國人不僅比較能花錢,對外界也充滿好奇心。他們渴望背包旅行,希望可以融入其他國家,體驗當地風情。世界觀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而飛機、互聯網等科技和貿易開始把地球連結起來,也是最近的事情。當這些青年發現世界不只有中國和「西方」,他們也會學會謙卑,成為世界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