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與知識

我們很少思考現在擁有的一切多麼不可思議。我們扭開水龍頭會有清潔的水,去商場可以買來自球各個角落的新鮮食材。在古代,就算你是皇帝都未必吃得到新鮮海鮮,更不要說上網看YouTube。至少從物質享受的角度而言,今天一個普通上班族的生活絕對贏過古代帝皇。

但和古人相比,今天我們最大的優勢是很多人都能輕易上網,也可以看電視、讀報紙或讀書。我們每天能知道地球的另一端發生什麼。古時別說海外發生什麼,一般人甚至只知道自己村子裡發生的事情。

對一個活在2017的人而言,資訊時代是福氣也是累贅。

因為可以得到資訊,我們可以通過選票或輿論影響國家政策。因為全球化,我們可以參考海外的局勢,來幫助判斷自己的處境。當海外發生不公義的事情,我們可以支援受害者。當不公義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海外的媒體也會報道,外國人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但我們不善於處理過多的資訊。媒體、知識分子和反對黨都叫我們關心社會、充實自己。問題是,很多資訊無助於我們理解世界,反而讓我們產生非黑即白、過度單純的世界觀,或者只看到片面的負面資訊,變得人心惶惶。

舉個虛構例子,媒體報道一則關於恐怖份子殺死十八個遊客的新聞。這是蠻大新聞,根據傳統公民教育,我們應該關心。但知道了這樣的消息不會讓我長見識,只會讓我心神不寧。很少媒體會願意提醒我,每一天大馬都有大約十八個人死於車禍,一個人遇上恐怖襲擊的機率還不如在沖涼時滑倒摔死的機率。(說真的,我怕坐車子多過遇上極端份子。)

又或者,研究者發現某食材可以抗癌。這新聞聽起來有科學的味道,很有公信力的感覺。但這種研究往往受商業利益影響,不到一兩個月又會有新研究把它推翻。知道了這些資訊對我們不僅無益,還讓我們做出錯誤判斷。

這聽起來像是鼓勵人們停止汲取資訊。但資訊是火,是一把刀子。我們可以用火和刀子來做菜或自衛,也可以弄傷自己。我們應該好好利用資訊,以便日常中做出有智慧的判斷。否則我們很快會落後於人。

但沒有人生下來就善於用火。要怎樣消化資訊並對其做出取捨,是一門需要學習和鍛煉的技巧。

我覺得,媒體在這方面可以扮演很大角色。媒體人篩選新聞時必須謹慎和負責任,不應為了讓故事看起來更吸引人,就把本來複雜的真相變成黑白對立、過度簡單的敘述。媒體有權力選擇報道什麼新聞和怎樣去報道,但一個企業除了賺錢,也有社會責任需要考慮,特別是當媒體的社會影響力非常大。

而身為普通人,我們應該善於分辨知識和雜音。資訊不一定等於知識。資訊可以是有用或沒用,可以是真相、謊言或有誤導性。知識卻可以讓我們長智慧,甚至當我們遇見新的情況,也會知道怎樣去判斷它,並做出比較理智的決定。

知識不求新求快,卻必須經得起時間洗禮,必須十年百年後依然站得住腳。例如進化論經過了百多年來科學研究的驗證,相對論也是。與此同時,增進知識是一直自我更新、不怕推翻舊觀念的過程。如果明天有研究發現某種現象和進化論有牴觸,顯示進化論可能需要修改或根本是錯的,那我們就必須接受這個可能,並藉機進一步接近真相。

我們可以尋找各種資訊,去說服自己「我的信仰是正確的」。真正的知識卻可以迫使我們捨棄想要相信的事物,轉而不斷追求忽遠忽近的真理。

為了增加知識,我們要多閱讀,但不只是閱報或上網。我們要多看書本。實體書還是電子書都好,最好是讀了後會心裡不舒服、會挑戰我們世界觀的書本。

很多成功人士如巴菲特、比爾·蓋茨、馬雲和馬克·扎克伯格都是百忙中依然每天讀書的書蟲,我想這不是意外。他們總是可以違背常識,去看見眾人看不見的趨勢。以巴菲特為例,他每天花八個小時閱讀和思考。因此他不在乎股票指數漲跌,也不聽信市場傳言,只根據自己所閱讀得知的資訊,判斷一家公司值不值得買進。

你未必想要成為巴菲特,但不管我們做什麼,巴菲特的方法依然適用。我們必須擁有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知識,才能判斷各樣新資訊。否則這些資訊就會成為一把控制不住的火,令我們燒傷自己。

今天開始閱讀一點也不遲。接下來一年我們少一點浪費時間,每天都抽出二十分鐘讀書吧!2017年結束時,每個人至少會看了十本書。那時我相信你會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