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讓人失望的偉大總統

現在是美國總統選舉。眾所周知,很多美國人因為非常不滿現狀,不惜支持特朗普和桑德斯,好讓這些「體制外」的候選人帶來任何改變。2008年美國人選出奧巴馬時,相信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他是個黑人,人們期望他會是個來自體制外的改革者。

八年過去了,很明顯奧巴馬並沒有給很多美國人帶來它們想要的改變。因為他是第一個黑人總統,人們自然就會期待他做出很不一樣的事情。人們想要他推翻舊的體制,讓國家變得從此不一樣。人們會有這樣不切實際的期待,有一部分是因為奧巴馬確實是以改革者姿態競選總統,他承諾帶來改變。

但奧巴馬不是個改革者。身為總統,他堅信改變是個漸近的過程。他沒有把現有的一切推翻,而是不斷補充和修正前人的決策,同時給後人打好基礎。換句話說,他很自然地成了建制派的一部分。自由派人士覺得他改革不夠徹底,保守派覺得自己被排除在體制外,大家都很失望。

這是一場悲劇。《Vox》新聞網站形容,這次總統選舉是對奧巴馬政績的一場公投,很明顯那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國人並不滿奧巴馬所做的一切。

但公道來說,奧巴馬是個很棒的總統。我們別忘了,他的工作一點也不容易。奧巴馬一上任就接下一堆爛攤子,包括80年來最糟糕的經濟風暴,以及布什在中東留下的殘局。他帶領美國相對平安無事地度過了經濟危機,為美國人創造了1500萬個工作機會,讓國家開始恢復了那麼一點點繁榮。但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不肯和奧巴馬合作,並企圖廢止他的關鍵政策。單單在他第一任期內,共和黨參議員就至少200次阻擾議事,導致國會近乎癱瘓。

面對著種種阻礙,奧巴馬還是創下了一系列豐功偉績,包括成功推動醫改法、同性婚姻法,包括通過經濟刺激方案協助美國從金融危機中復蘇、救援底特律汽車業。奧巴馬總統推出了清潔能源計劃、否決了備受詬病的「拱心石」(Keystone)石油管道系統,更和中國簽署氣候協議。他在外交方面亦有建樹,包括讓美國和古巴恢復建交、和伊朗簽署核協議,包括殲滅奧沙馬,包括讓美軍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這些都是不小的成就。

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奧巴馬做的這些事情。在共和黨支持者眼裡,奧巴馬上述建樹都是在破壞著這個國家。但依我所見,我們看看奧巴馬的portfolio,就可以很清楚地看見他是個怎樣的領袖。他清楚哪些議題真正有影響,哪些議題只是一時顯得重要。他能冷靜宏觀地看待世事,並且懂得顧全大局,而非屈服於主流意見。

舉些例子,很少政治人物會像奧巴馬這麼在乎全球氣候轉變,因為它是個漸近的過程,不像變幻莫測的恐怖主義那麼吸睛。很少西方政治人物會像奧巴馬這麼在乎中國和亞太地區這個發展蓬勃的未來世界中心,畢竟民眾比較擔心短期內來自中東的恐怖襲擊。911後美國人都草木皆兵,覺得恐怖襲擊隨時會降臨在自己頭上。但大西洋月刊記者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在《奧巴馬主義》(The Obama Doctrine)一文中就有提到,奧巴馬經常不厭其煩地提醒白宮幕僚:每年死於恐怖襲擊的人,人數還不如在沖涼時不小心跌死的人呢。跟車禍、心臟病這些平常無奇的風險相比,恐怖襲擊真的很罕見,它不該成為一個國家犧牲各種自由的理由。

近年來全球各地發生一系列恐怖襲擊後,很多人說奧巴馬太過軟弱,說他沒有妥善保護美國人民免遭恐怖襲擊。但殘酷的事實是,獨狼式的恐怖襲擊無法完全避免,政府也不應該為了維持「我們絕對可以保護你」的假象而去打壓多元社會與犧牲公民自由,正如我們沒必要因為有車禍就禁止人們開車。奧巴馬清楚美國政府的能力有限。可悲的是,每次恐怖襲擊後眾人會失去理智,並指責那些頭腦清醒的人。人們似乎忘了,奧巴馬是有史以來殲滅最多恐怖份子(包括奧沙馬)的美國總統,忘了他大肆用無人機在中東轟炸。他該強硬時還是會強硬,甚至不擇手段(見無人機策略),但他深深明白有的事情做了情況只會更糟。

在外交方面,奧巴馬是個有遠見的領袖。如《奧巴馬主義》文中提及,他明白繼續深陷中東對美國的利益不大,清楚認識到「亚洲代表着未来」。和希拉里那些把人權視為原則的民主黨鷹派不同,奥巴马支持協助中國經濟發展,因為他相信中國強大對美國是好事,中國衰退則更有可能「訴諸民族主義,將其作為一種組織原則」。他懂得互惠互利的道理,不迷信軍事干涉的作用。對奧巴馬來說,讓美國擺脫對中東石油的依賴、儘快脫離中東戰場才是解決中東問題的辦法。

不管你認不認同他的這些策略,我想沒有人可以否認:奧巴馬是個清廉的政客。特朗普和希拉里都有各種各樣的醜聞,都通過各種隱晦的手段致富。但奧巴馬從來沒有被捲入任何涉及金錢、性與違法行為的醜聞。單單這點,就足以讓他鶴立雞群。

對奧巴馬「失望」的主要是白人。無數民調顯示,奧巴馬上位後,美國黑人和其他少數群體都覺得生活有改善,並對國家前景感到樂觀。例如皮尤研究中心今年4月公布的民調顯示,91%的黑人認可奧巴馬的成就,普遍是保守派天主教徒的拉美裔有65%,白人則只有38%。

我們常常聽人家說,奧巴馬當選總統後,美國黑人的待遇不但沒有改善,而且比以前更糟糕呢。不然哪裡會有白人警察鎗斃無辜黑人,怎麼會有這麼多黑人示威?但人們忘了,白人警察鎗斃黑人這種事不是奧巴馬上位後才有,美國的種族歧視也沒比以前壞。只是奧巴馬上位後,黑人的待遇比以前更受到全國矚目。這一部分是因為互聯網,也有一部分是因為人們開始覺得:在黑人都可以當總統的時代,這樣的情況有問題、應該讓人生氣。這難道不是一種進步?如果希拉里當選總統,我們可以預見男女不平等的問題更加明顯地浮上檯面。

是的,奧巴馬做的還不夠,改變需要時間。但那些想讓美國「再次強大」的人們,說白了是想讓美國回到一個少數族群的遭遇被掃到床底、白人不需要為自己的特權愧疚的時代。所以在這次很多白人求變心急的總統選舉裡,黑人和拉美裔等少數群體依然堅定不移地支持希拉里,因為她將繼續貫徹奧巴馬政府的政策,讓奧巴馬的努力不至於白費。

我講過特朗普這次選舉之所以這麼受歡迎,很大程度上是白人社會對黑人總統的反彈。美國有過白人民族主義的歷史,加上西方國家在二戰期間經歷過納粹和法西斯主義,因此種族歧視成了一個敏感話題。於是白人社會把種族歧視轉換成一些表面上無關種族的議題,例如恐怖襲擊、非法移民,例如反自由貿易、反對可以幫助弱勢群體的政策、反對言行上的政治正確。所以這次支持特朗普的幾乎都是白人,因為他說出了一部分白人的心底話。

奧巴馬最大的缺點是,他看清了這個時代的荒謬,但口才一流的他卻無法讓人民和政治幕僚明白他的想法。他該如何說服人民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他該如何告訴人們汽車其實比恐怖份子危險?他該怎樣告訴人們,政府能做的有限,很多問題不是強硬就能解決的?他該如何讓人們明白,很多事情不一定要有輸贏,其實可以互惠互利?他該如何說服人民,有時什麼都不做好過為了「做點什麼」而做了蠢事?在黨派利益大於一切的國會議員、在一群選擇用情緒思考的人民面前,他已經懶惰解釋。

我們都是短視近利的平凡人。雖然我們是如此醜陋,奧巴馬選擇不去像一般政客那樣去討好我們的恐懼與仇恨。他想也想不到,人民竟然會選出個特朗普當總統候選人。但人們總有一天會學會教訓。

時間會讓人對奧巴馬有比較正面的評價。不論下一任總統是希拉里還是特朗普,很多人都會開始懷念奧巴馬時代,覺得他做得其實不差。事實上,人們已經在開始懷念他。在過去一個月的總統競選中,本該是局外人的奧巴馬的人氣卻越來越高,甚至超過50%,這比前總統里根(Ronald Regan)卸任前的評級還高。總有一天奧巴馬會逝世,那一天他或許會被視為偉人。但他偉大不在於他是一個黑人。他之所以偉大,因為他能看穿這個時代的荒謬,並把眼光投注於那些更高更長遠的目標。如他太太米歇爾所言:When they go low, you go high。奧巴馬是一個多數美國人不配擁有的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