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很重要

最近和同輩的朋友聚餐。也許因為到了某個人生階段,大家突然都在談股票和創業。當中有個朋友說:從前學校都教化學物理,不教我們創業。

言下之意是,化學物理都是沒用的知識,不值得學。要學就學怎樣賺大錢。

確實,怎樣創業、賺錢、投資理財是一門學問。我們都需要花時間去學這些。與其關心安祖蓮娜和畢彼特的婚姻,或生氣政客的蠢話,我們不如把時間投資在接觸比較「有用」的信息上。我們的時間和專注力有限,應該善用。

但最近我身邊好幾個朋友講了讓我有點擔心的話。他們開始在想,我們不僅該學怎樣賺大錢,更不該浪費時間汲取其它知識;去關心社會、思考生活、對身邊的事情感到好奇不僅毫無意義,還會拖我們後腿,讓我們無法全心全意工作賺錢。他們甚至開始覺得,知識份子注定是生活上的loser,因為他們的好奇心都投入在不切實際的事情上,例如科學、時事、人文和藝術。

好吧我承認,那些「有用」的話題我也關心,但為興趣和賺外快(在這裡寫稿),我確實涉獵很多跟賺錢沾不上邊的領域,蠻符合他們口中的魯蛇。雖然那時他們是在講別人,而且我全部東西都只是半桶水,絕非知識份子,但我不認為世界上分「有用」和「沒用」的知識。在此,我不免要對這種觀點提出抗議。

一個知識日後有沒有用,我們很難說了算。身邊很多人口中有用的知識,無非是做生意和投資理財、領導能力或社交手腕。我想沒有人會否定這些的重要。但是沒有人單靠做生意的手腕就一步登天。以比爾蓋茨為例,他確實是個優秀的創業者,經營過微軟這家龐大的公司。但蓋茨如果對電腦軟體沒有熱誠和過人知識,微軟當初根本就不可能起飛,他日後也無法成為世界首富之一。

蓋茨的競爭對手賈伯斯則是個典型的萬事通。他是科技領域裡少數懂得欣賞設計的創業者,能從使用者而非電腦工程師的角度思考科技的應用,這點也成了蘋果公司日後的定位。如賈伯斯所說,蘋果成功的方案是將科技與人文結合,缺一不可。

賈伯斯曾在一場演講上津津樂道地提起,他年輕時曾跑去字體設計課旁聽,學會字體的各種性質。當時對他來說,學習字體設計似乎沒有什麼實質用處,他不過是一時感興趣。但10年後他開始設計電腦時,這些關於字體設計的知識卻發揮重要影響力。蘋果的電腦對於電腦字體的美學特別講究,也因此成為設計領域常用的工具,讓當時默默無聞的蘋果走出小眾市場。

我想很多人過於追求專業知識,而忘了去涉獵一些有關或表面上完全無關的領域。舉個例子,我自己身為畫畫的人,常覺得很多初學者畫的東西空有形式,但看起來很不對勁。他們不肯去學習人體的構造,畫人時因此無法掌握姿勢、肌肉與骨頭構造和人體比例等,只懂依樣畫葫蘆。最著名的畫家如達文西都不只是畫畫,他們同時也是物理學家、發明家、醫學家和工程師等。對他們來說,這些不同領域的知識可以互補,讓他們每一件事情都做得更傑出和有創意。

有個坊間流傳的說法是,一個人環境再差都好,只要學會一門手藝,那他肯努力就不會餓肚子。我們經常強調所謂的可轉換技能(transferrable skills),但說白了,這些都是每個人都應該學的基本技巧啊。不是每個人都有說話技巧,但有說話技巧的人滿街都是,有些還是老千。可轉換技能技能很重要,但不足以讓一個人在市場上找到自己的定位,也不足以讓一個人腳踏實地去做好一件事情。

所以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一套教你怎樣賺錢的懶人包。我們要汲取四方八面的知識,不僅因為我們不知道這些知識以後會怎樣幫助我們。更重要的是,天下所有學問之間都有關聯。例如優秀的投資者往往讀過歷史,因為歷史是關於人性最好的教科書,而投資講求克服人性。例如電腦工程師如果要做一個受歡迎的app,還需要懂得心理學和設計,而且過後還要知道怎樣去銷售成品。有人說,「你只要能請各領域的人士幫你工作,然後坐享其成」,對此我要說朋友你想得太美了,沒有人在起步階段就請得起很多專業人士幫你工作的。

說到這裡,我們捫心自問:賺錢就是一切嗎?在滿足基本的生活需求、能養家後,人們都會追求更高一層的東西。可是,窮人難道就沒有宗教?一個打工仔難道對自己的人生沒有看法?一個清潔工人在大選中投票時,難道不需要知道哪一個候選人能幫到自己?

我上述朋友的心態,其實也反映於當下全球的政治風氣。過去一年,很多人在英國的公投中選擇脫離歐盟,把國家推向不歸路。雖然專家幾乎都說,英國脫歐後果會很慘,但很多人選擇嘲笑知識份子,只信自己的情緒。在美國,特朗普在謊話連連、大部分言論站不住腳的情況下還可以大受歡迎。他的支持者覺得,特朗普既然是個(表面上)成功的生意人,那就總好過那些講求人人平等、不切實際的知識分子總統,例如奧巴馬。

這種觀點很危險,它讓我們看不見政治的複雜,以為做生意跟治國是同一回事。當然,人們不是無端端不信任知識份子。例如經濟學者總是以宏觀和功利主義的角度看待事情,但他們口中的方案都無法兩全其美,註定了會影響很多人的生計。知識份子有知識份子的問題,這個需要另寫一篇文章才行。儘管如此,社會上每一個人都需要尊重知識這一回事,不能成為反智的社會。我們不應該讓知識成為一小群人壟斷並用來統治社會的工具,但也不應該去輕蔑地看待它。如果社會要進步,就必須讓每一個人都能接觸各方面的知識,並讓更多人能對知識做出貢獻。

從個人而非宏觀的角度來看,人類是一種需要在生活中尋找意義的動物。就算只是單純地結婚、賺錢養家都好,都是為了滿足我們的一些價值觀,或對生活的某些期許。有的人在這方面選擇很簡單的路,找個宗教投靠然後全心全意去相信它就是了。但就算如此,我們所擁有的一切經歷和知識將決定我們的世界觀,而這個世界觀會影響我們的人生怎樣走。

就算不去想這麼多都好,這個世界這麼大這麼精彩,難道去更全面地認識它不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事情嗎?我想,對萬事抱有一顆好奇心的最大影響是,當知識的範圍越廣,就會發現越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發覺你引以為傲的成就其實微不足道。一個對萬物好奇的人,我想也會變得比較謙卑,就算他是個百萬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