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作為一個討論平台

某小圈子又在臉書上掀起罵戰。同輩H針對此事說,臉書的回應過程太快,讓很多人沒認真思考就急於講話,似乎不適合有深度的討論。但A不贊成。她說,臉書是個讓大咖和小人物都能加入同一場討論的平台,它其實很有用。我們不該因為有人使用不當,就避免用它來討論事情。

A說,任何科技或技術突然變得普及時,都會有一段氾濫的時期,然後人們用它的方式會開始轉向成熟。她舉例:部落格盛行時,很多網民都用它抒發感想和分享見聞。那時人們在無名小站或痞客邦上發表的東西,其實跟今天多數人在臉書上的狀態差不多,很多都是今天吃了什麼、工作好悶喔之類的。

今天,社交媒體的方便令部落格沈寂下來。很多人都抱怨說,部落格的黃金期已經過去。但堅持下來的部落格內容水平都很高,擁有足以支撐其經營的人脈。今天很多部落客都是專業寫手,一些有名的部落客如Nate Silver和Ezra Klein已經進軍新聞業,成為網絡媒體大亨;有的如九把刀則成為了知名作者。部落格已經從人人都有但內容水平整體上不高的分享平台,演變成可以穩定賺錢、內容品質相當高的成熟媒介。

我相信臉書也會有一樣的發展。今天年輕一代都把部分內容的分享轉移到Snapchat和Instagram,但臉書整體上使用率不減,只是人們使用它的方式從積極發表內容轉移至被動吸收和分享資訊。這不意味著人們停止在臉書上發表意見,只是所發表的內容整體上經過更多考慮,而不再是「今天吃了什麼」。對於討論公共議題,它依然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而且這個角色並不容易取代。

只是,臉書公開讓人使用才十年左右。它帶來了各種新交流方式,伴隨而來的是各種不適應和挑戰。調查顯示,很多人會在臉書上說現實生活裡不敢說(甚至不應該說)的話,因為他們覺得這些言論「僅限於」臉書而非公開,殊不知東西一方上臉書了就免不了傳開。就算私隱設定嚴謹,也不能保證看到的朋友會不會在別人面前提起。

我想起文豪馬克•吐溫。他生前常發脾氣,然後寫一大堆尖酸刻薄的信,呵斥那些得罪他的人。這些信讓他發洩了怒氣,但信件從未造成任何傷害,因為他妻子每次會偷偷把信藏起來,這些信沒有一封寄了出去。跟馬克•吐溫的郵箱不同,臉書沒有人把關,東西通常是打出來就立刻post。但我們不是沒有其他方法,例如先把寫好的東西擱著半天。我有一個朋友在臉書上發言不當撞板後,他好友毛遂自薦「過濾」他每一個準備發出去的臉書狀態。我想這建議很好,大家不妨試試。

一個媒介的特性會影響我們怎樣使用它交流,臉書也一樣。在沒有飛機輪船的時代,傳遞信件需要很多個月時間。因為往往半年才能答覆一次,那時人們寫信惜言如金,句句內容深刻。1977年,人類特地從各地收集、錄下最優秀的音樂,附上多張最能代表地球的圖片,燒錄在鍍金唱片上,並通過「航海家1號」與「航海家2號」探測衛星發射至外太空。這張唱片或許數千、數萬甚至數億年後才被外星文明發現。人類那時很可能已經絕種,它說不定是人類唯一一次向另一個世界證明自己曾經存在的機會。這唱片承載的內容,份量絕非一封平凡書信可比。

相比之下,我們今天隨時可以打電話,或用WhatsApp和親人朋友即時談天。跟寫信相比,我們講電話時通常比較隨性,不知不覺就講了一堆廢話。WhatsApp比講電話更方便,按send就可以發信息給一整堆人。於是大家都不在乎講的話有沒有意義,不知不覺就傳送了一堆符號表情。溝通來得越容易,溝通方式就越隨性,內涵佔的比率整體上也會比較少。

但這不是壞事。我們在WhatsApp或電話上也可以講有深或有意義的東西,只是講話的量多了,廢話也比較多。但既然有了量,有意義的內容也會增加。很多人說什麼交流都比不上面對面,但我們面對面時通常也說一堆毫無意義的客套話,在臉書或WhatsApp裡反而通常直接進入重點。面對面也不是沒有好處,例如我們不敢當面得罪別人,往往會耐心聽完並思考對方的話,而不是急於反駁。說到底,任何溝通方式都有它們的好和壞,而且其實可以互補。

回到臉書,它作為交流媒介有自己的特性。例如,我們留言或like與寫狀態所需的心思不成正比,按讚是很隨性的動作。一個人幾分鐘內可能like了四五條狀態。但寫狀態的人會覺得,你like我的文字等於認可我的立場或我這個人,是我的支持者。所以,在臉書上談論一件事情容易成為爭取認同的競賽,這對討論無益。我看過很多人跟別人有摩擦就立刻在自己的timeline上喊冤,然後一堆人在下面支持安慰。結果雙方都更加覺得自己有理據,問題到頭來反而沒解決。

另外,搬出理據解釋自己的立場需要功夫,用臉書分享別人的文章並點評一兩句卻很容易。我們無需建立和發表自己的理據,只需分享別人的意見就足以申明立場。因為容易分享,而每個人出於社會壓力都覺得有必要表態,一件表面上黑白分明、實際上複雜的事情很容易引起群眾紛紛靠邊站。結果事情的複雜變得越來越不重要,大家只看到事情的其中一兩面。很多網絡霸凌事件是這樣搞出來的。

但我要強調,每一種特性都兼具好壞,臉書的也一樣。很多本來不為人知的公共議題都是這樣引起關注,人云亦云、一傳十十傳百,然後才開始有比較不一樣的見解,成為有意義的討論。到最後,我想資訊氾濫帶來的好處遠遠大於壞處。儘管如此,我們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們應該一起努力,對臉書的特性保持警醒,並多加善用。

說真的,我覺得大家有進步。我曾停止使用臉書將近三年,這段時間裡,臉書上的同輩朋友經歷了很多事,眼光比以前客觀。很多朋友因發言不當而撞板,事後他們態度明顯轉向成熟。於是,圈子裡的討論氣氛整體上改進了。

我想,任何人的言論難免受個人經驗和智慧的限制。與此同時我們都在長大,會有新體悟。我們也將更懂得善用手上的工具,用它來做最適合的事情。就算是初生之犢有一天也會長智慧,或(壞的話)變得老氣橫秋。這不表示他的見解就少了點價值。他有他的顧慮和生活,也有大膽的新想法。臉書可貴之處是讓這些不同年齡、經驗或社會地位的人站在同一個平台平等交流,並一起學習和對方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