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驕傲的美國穆斯林

這兩三都在不停工作和加班,沒時間寫文章,主要是今早趕出來的。各位請不要有任何期望。

拳王穆罕默德‧阿里上週逝世。阿里是美國的一個代表人物,作為驕傲的黑人穆斯林,他充分體現了美國人的個人主義精神。這點雖然聽起來很怪,但沒人會否認。

有留意美國政治的人都會注意到,美國人近年來反穆斯林情緒越來越強。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講的話十足體現了這恐懼和仇恨。特別是911恐怖襲擊後,美國人覺得伊斯蘭是和西方價值觀格格不入的外來文化。它保守封建、歧視女性,讓人想到中東違反人權的政權和恐怖份子。

但伊斯蘭教在美國歷史悠久。美國爭取獨立時,美方士兵中就包括一些穆斯林。後來南北戰爭時,士兵名單上更有近三百名穆斯林的名字。

穆斯林甚至為美國民權作出過貢獻。例如拳王阿里,他在黑人人權鬥士馬爾科姆·X(Malcolm X)的影響下進入黑人組織「伊斯蘭民族」(Nation of Islam,NOI)。和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民權運動不同,NOI的理念和作為十分偏激。但它深刻影響了美國文化,也間接促成了民權運動的成功。

當年美國社會依舊種族隔離,黑人飽受歧視、壓迫和剝削。NOI提倡黑人站出來抗爭,鼓勵美國黑人組建一個獨立的穆斯林國家。和路德·金不同,NOI認為暴力有必要,而且反對黑人融入白人社會。

更可怕的是,NOI聲稱黑人是上蒼種愛的民族、白人都是邪惡的。它是個煽動種族仇恨的組織。仇恨會帶來更多仇恨,1959年描述NOI等美國黑人激進組織的紀錄片《由恨生恨》(The Hate that Hate Produced)雖然敘事引起爭議,但標題還蠻貼切。

NOI雖然名義上是伊斯蘭組織,但理念和默罕默德教導的伊斯蘭相去甚遠,這點從NOI宣稱白人是惡魔創造的、黑人是純潔的說法中就可以看出,《可蘭經》中明顯沒有提到這些。你可以說,NOI凸顯了伊斯蘭中暴力激進的元素。但後來,馬爾科姆·X和拳王阿里先後離開了NOI,並選擇了和平與包容的途徑(馬爾科姆也因此遭到NOI成員刺殺)。有趣的是,恰恰是伊斯蘭教促成了兩人覺醒並擁抱和平。

其中,馬爾科姆退出NOI後到麥加朝聖,看見各種護色的穆斯林稱兄道弟、團結一心,十分感動。他捨棄了過去黑人至上的想法,並指出很多白人也在爭取種族平等。而阿里後來也改宗正統伊斯蘭教的遜尼派,他說:「光只是膚色,不會讓一個人變成魔鬼。」

在這裡,我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故事:一群人利用宗教倡導暴力,但其他信徒還是選擇用它來提倡和平與包容。伊斯蘭在這裡扮演了複雜的角色。雖然NOI提倡仇恨,但它為美國黑人帶來了必要的自信。黑人未必都認同NOI的理念,但至少因此不再覺得自己是個劣等的民族,身為黑人甚至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信奉基督教的路德·金為黑人帶來了政治力量,信奉伊斯蘭的馬爾科姆與阿里則給了黑人文化上的自信,為美國保守的新教文化帶來了個人主義色彩。他們彷彿說:「我們是驕傲的黑人穆斯林,也跟你們一樣是美國人。你們可以不喜歡,但不可以改變我們這個身分。」

因為這段歷史,伊斯蘭對美國文化有深刻影響。例如我們今天熟悉的嘻哈音樂,一度和美國穆斯林文化密切不可分。到了今天,美國嘻哈音樂中依然有濃厚的伊斯蘭元素,就算那些饒舌歌手很多都不是穆斯林。白人主導的美國主流社會試圖否認這點。但如果不是伊斯蘭,美國社會今天會很不一樣。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中港臺等華人地區。

中國一直都有大量穆斯林,而伊斯蘭對中國文化的影響始於唐朝。今天北京處處有賣清真食物,也有歷史悠久的清真寺。但特別是昆明恐怖襲擊後,中國人對穆斯林的排斥和歧視比美國人還要強烈,特朗普甚至在中國大受歡迎,雖然媒體很少提起這點。這其實也不至於讓人驚訝,畢竟美國人再不喜歡穆斯林都好,畢竟還是多元社會,對種族歧視還是有一些敏感。

可是,如果你參觀吉隆坡的伊斯蘭文化博物館,會看到大量顯示伊斯蘭文化與中華文化交融的文物,例如用水墨畫手法呈現、體現中國元素的《可蘭經》經文。今天,中港臺人普遍覺得伊斯蘭是邪惡的外來思想,忘了中國歷史上有很多有名的穆斯林,例如鄭和。伊斯蘭教當初會在東南亞散播,有一部分是因為中國有很多穆斯林商人下南洋做生意。

我們經常提及中華文化、伊斯蘭文化、美國文化之類的,強調這些文化之間的差異,努力抵抗那些「侵蝕」文化獨一無二性質的外來元素。但說到底,世界上沒有所謂正統的文化。文化無時無刻都在交融匯聚,同時也一直創新,各個民族也因此一直互相學習和進步。例如佛像是受到希臘文化的影響,佛教中也有希臘哲學的影子,誰知道呢?那些覺得某一套文化可以永恆不變、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人,或許應該放下文化上的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