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國家都是兩個世界

現在是美國選戰,很多白人討厭奧巴馬,覺得美國每況愈下。為了讓美國再次強大,保守派紛紛投票給特朗普。為了讓美國再次平等,很多年輕人則支持桑德斯。美國人看來都很不滿主流政治。

但民調一致顯示,黑人、拉美裔等少數群體看法很不一樣。他們覺得美國現在比以前好,而且相信會越來越好。他們多數支持希拉裡,相信她能延續奧巴馬政府的執政方針。相比之下,少數族群對桑德斯反應冷淡,並非常憎恨特朗普。

好玩的是,現在是白人不滿政府,是白人覺得美國不再強大。當黑人和拉美裔生活終於有了點起色,過去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突然發覺,自己社會地位大不如前了。於是,他們把一切都怪罪在一個政績其實很好的黑人總統上。

這讓我想到鄰國泰國。以前塔辛政府奉行民粹政策,讓東北部農民過上好日子。民粹政治不可持久,但民粹只是疾病症狀。人口龐大的弱勢群體一直被排擠在體制外。當塔辛用實際行動幫這些人脫離貧困,他的政黨自然和農民有了共生關係,從此在大選中百戰百勝。

於是,曼谷中產階級不滿鄉下人得勢,一再示威,最後更不惜借助軍方政變根除塔辛的政治影響力。他們自私地以為,只要剝奪鄉下人的政治權力,一切問題都會消失。這真是悲劇,也為泰國政治埋下了計時炸彈。

以上只是兩個顯眼例子。在很多國家,城市人和鄉下人、中產階級和勞動階級利益和理念上都有衝突,但雙方都以為自己的立場可以代表人民。

烏克蘭是這樣裂開,先撇開美俄角力,西部和東部的人對國家期望都很不一樣。如果你和中國「右」派學者聊,她會抱怨當局封鎖新聞、不尊重人權。你問一個民工,他可能會告訴你中國的黑暗面。他未必清楚社會需要什麼改革,可能相信薄熙來那樣的民粹政客。

但如果你問來自農村的暴發戶,他當然會對前景樂觀,毫不猶疑地為中南海的政策背書。他是市場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但也會想維持現狀,反對民主改革。

大馬也何嘗不是這樣?

在我國市區,華人、印度人和馬來人自由派覺得國家每況愈下,我們陷入不安和悲觀,無法自拔。但鄉區馬來人對這個國家有什麼感受?

上面泰國的例子裡,曼谷中產階級說,塔辛╱英叻政權在鄉下買票,誘使「未受教育」的鄉下人支持他們的政黨。他們說鄉下人不懂民主、不懂輕重,只有城市「受教育」的中產階級真正懂得並關心國家未來。言下之意是,窮人不該有投票權利,因為這些蠢蛋牴觸了中產階級的利益。

這種論述在大馬也很流行。我們常說,鄉區馬來人是因為無知才支持國陣。如果他們多上網、讀讀《馬來前鋒報》以外的新聞,自然也會站在我們這邊。於是,只有覺醒的我們站在正義一方。還沒睡醒的人,他們知道什麼?

但法依沙(Dr Faisal Hazis)等政治學者說,鄉下馬來人並非對1MDB等醜聞一無所知。他們只是覺得,反對黨沒有拿出更好的替代方案。他們是這個體制的既得利益者,想維持現狀。

我們必須明白,城市人覺得日子越來越辛苦,但很多鄉下馬來人確實覺得日子在變好。這一部分是因為種族保護主義,一部分是因為政府派糖果。我們反對這些政策,鄉下人卻很支持。對他們來說,新經濟政策有什麼不好?讓我孩子讀上大學的政府有什麼不好?巫統畢竟是來自草根,比全部政黨懂鄉下人。我們上街示威時,巫統在專心討好鄉區馬來人。結果,城市發生什麼都成了過眼煙雲。

何況,就算國陣政府做很少東西都好,鄉區還是會有各種發展,會有新道路和橋樑,會有人生活變好。這未必是因為政府努力,荒地自然會長草。但只要有一點點發展,都成了政府有做事的證據。政府有建新回教堂,村子附近開了一排店屋。人們對伊斯蘭越來越虔誠。在他們眼裡,這些都是好事。

我相信政府在破壞體制,殃及國家前途。我也知道政策傷害了很多大馬人,特別是城市人和少數群體。但這只是我的想法,不是每個人都贊同。我們別忘了,持久不衰的體制都有眾多得益者,否則它就倒了。我們必須讓既得利益者和我們站在一起。

我支持改變。但要改變成功,就不該在自己的圈子裡自講自爽。大家要有共同目標,包括要保留什麼?剷除什麼?用什麼取代?如果鄉下馬來選民覺得伊斯蘭黨是巫統以外的唯一選擇,華人會同意嗎?如果大家奮鬥目標都不一樣,利益互不兼容,我們要怎樣變天?這些問題不能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