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真的很危險

就在我介紹印尼如何反恐後不久,雅加達發生恐怖襲擊。目前有4個無辜者和4個襲擊者死。看來世界真的很危險,我太天真了。

其實,即使在2002年和2005年的巴釐島爆炸案後,印尼一直發生小型武裝襲擊,只是通常針對警察,目標很少是平民。(2009年造成9人死亡的雅加達爆炸案是那以後最嚴重的一次。)這次襲擊似乎也是針對警方,不算新鮮事。但雅加達是防衛森嚴、人口密集的首都,有很大象徵意義。

以前,這種襲擊更常見。巴釐島爆炸案後,恐怖襲擊明顯有減少。2002年,印尼發生43次恐怖襲擊,菲律賓有48次。2007年,菲國有65次恐襲,印尼只有2次。請注意,是2次,不是0次。

是的,直到今天,這種事件在泰南、菲律賓等地方還是家常便飯,只是媒體沒報道。中東每天都發生恐怖襲擊。就在雅加達襲擊的三天前,伊拉克發生連環爆炸案,51人死亡。雅加達襲擊的同一天,土耳其一座警局遭遇炸彈襲擊,6人死亡,39人受傷。一天前,IS在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領事館炸死了7人。

但媒體會報道嗎?很少會。媒體幹嘛要報道每天發生、千篇一律的事情。媒體(包括新聞網站)也不會告訴你,去年平均每天有18名大馬人死於交通意外,每天更多大馬人死於心臟病。身為前新聞從業員,我明白媒體的做法,畢竟版位有限,只能報道突破性的新聞。

反正,這個世界比媒體告訴你的還要危險!

—-

從各個方面來看,雅加達襲擊絕對是失敗了。

襲擊「只」殺死4個無辜者。4條人命也是人命,我們應該譴責任何恐怖活動。但這次襲擊不管怎樣看,都不能和2002年殺死202人的巴釐島爆炸案相提並論。

佐科威政府和印尼人民對這次事件的反應可圈可點。印尼人很冷靜地回應事情,他們說:kami tidak takut。雅加達市區還是一樣熱鬧。恐怖活動即「企圖引起公眾恐慌的犯罪行動」,雅加達襲擊沒有讓印尼人恐慌,這還不失敗?反而是在馬六甲海峽對岸,很多人提心吊膽,不敢去KLCC和Pavilion。

如果要說印尼反恐無力,別忘了:近年來登上報刊頭條的恐襲中,雅加達恐怖襲擊可能是最失敗的一次,也是印尼建國以來所遭遇多次恐怖襲擊中比較不嚴重的一次。

我很驚訝有民眾將所謂的維護司法等同於「將恐怖份子和一般匪徒相提並論」,認為「執法不嚴」令印尼反恐出現漏洞。事實上,推崇溫和教義、用思想對抗極端主義和在遵守司法程序的情況下「強而有力」地反恐並不互相抵觸,而這正是巴釐島爆炸案後,印尼一直都在做的。

和西方國家等不同,印尼反恐多管齊下。用思想對抗思想的同時,印尼也逮捕了數百名恐怖嫌疑。印尼88反恐部隊出了名善於收集反恐情報。就在雅加達襲擊前,印尼警方挫敗了一場更大規模的襲擊,避免了大量死傷。而且,和很多不敢得罪國內保守勢力的穆斯林領袖不同,印尼總統一直通過電視等平台抨擊極端主義。由此可見,印尼反恐非常全面,和大多國家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必須直話直說:以印尼反恐「不夠強硬」為由建議大馬或其他國家進一步集權,就算無心轉移議題,也絕對是誤會了印尼的反恐態度。

另外,一些民眾認為,印尼容許輿論自由,包括一些比較偏激的聲音,是促成今次恐怖襲擊的原因。

各位讀者請猜猜,到底印尼的IS支持者多,還是大馬比較多?(根據皮尤民調,11%大馬人對IS「印象良好」,印尼人只有4%。去中東打仗的大馬人比例,是印尼的6倍。)大馬有各種箝制輿論的法令,而在沒有言論自由、連天主教教廷都列為非法的中國,昆明恐怖襲擊也比雅加達死傷慘重。

印尼一直都有面臨武裝份子襲擊,但印尼公眾對IS的支持一直沒有增加。這是至今不變的事實。

說到底,我們必須面對現實。今天全球化已經不可扭轉。恐怖活動無孔不入,是大趨勢的副作用。如果我們以反恐為名限制各種自由,就會抵擋全球化較好的另一面,例如國際貿易帶來的經濟成長,同時社會也面臨體制倒退的危險。

和大馬人不同,印尼人經歷了蘇哈托的恐怖統治,包括排華暴亂。他們寧願冒險也不願意捨棄辛苦爭取到的自由。這種心情,大馬人或美國佬都未必能體會。

這不是說我們不需要更有效地反恐。事情不會黑白分明,例如在全球化方面,國際企業肯定歡迎適度反恐帶來的保障。反恐難免和民眾自由有拉鋸,我們要找到平衡點。但這涉及很多拿捏衡量,授予當局近乎無限的權力不是萬靈丹。

你可以說國安法給政府一些方便反恐的權力,例如隨意逮捕。可是,國安法缺乏約束和制衡機制。例如,國安會無法被起訴,首相一人能決定一切。反恐需要那樣嗎?我不知道,只能說是見仁見智。幸好《星洲日報》為大家提供了辯論的公共平臺,尊重並容得下各種立場。多少集權才夠有效反恐?我們具體上需要什麼樣的法令?我樂於在此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