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和今年的世界

2015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從國際角度來看,我覺得去年的主題是「全球化」。

一年來,全球化在世界各地引起了反彈。年頭,恐怖分子襲擊巴黎《查理週刊》辦公室,凸顯一個日益多元、無邊界的社會和言論自由之間的衝突。年中,緬甸內政波及整個東南亞,各國起初一直拒絕接收羅興亞船民,任由這些流離失所的人在海上漂泊。

與此同時,IS在全球招兵買馬、在歐美國家展開恐怖襲擊,激發起西方社會的反穆斯林情緒。中東戰亂令龐大人口流離失所,歐盟各國對難民的看法分歧,一些如英國更拒絕接受任何難民,動搖了歐盟一體化的基礎。

毫不意外地,一些人利用了歐美百姓對移民的恐懼,博取政治利益。特朗普、英國獨立黨和法國國民陣線等極右派政客將國內種種不滿導向移民,獲得很多人支持。

這種對外來者的憎恨、恐懼讓我想到國內的情況,獨立這麼多年後,多元社會依然是大馬人的主要挑戰。而全球化激發了人們根深蒂固的排外心理。但我相信人們最終會發現,移民會給經濟和社會帶來活力,多元社會不只是挑戰,也是莫大的機遇。

我們可以預料,全球化所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依然會是2016年的主題曲。不管你喜不喜歡,全球化勢不可擋,所有民族遲早都要學會包容,不然會被世界淘汰。

今年全球有很多值得關注的大事。美國還是世界老大,誰會成為美國新總統?台灣民進黨會勝出嗎,這會怎樣影響兩岸關係?英國會不會退出歐盟?中國經濟放緩會不會波及發展中國家,包括大馬?世界會變好還是變得更糟?

今年會是怎樣的一年?

我很喜歡銷售大師高汀的話,他說,和往年一樣,一切都會不如我們想像中完美。但很多東西會更好。

今年是奧巴馬的最後一年,他當初讓美國人充滿希望。隨著時間推移,大家發現他能做的非常有限。但過去幾年,同性婚姻在美國變得合法。很多人終於支付得起醫療保險。美國推行氣候政策、通過復甦與再投資法案,和古巴破冰、和伊朗達成協議。奧巴馬沒讓美國人立刻感到幸福,但不知不覺中,美國確實有那麼一點意義深遠的進步。

世界不會突然變好,進步是漸進而無形的。我們不會馬上學會包容,但會慢慢習慣。和2015年一樣,2016年依然會有很多壞消息轟炸我們的視野,讓人心灰意冷。但大家都不斷在挫折中學習長大,衡量這個世界的標準也越來越高。

今年,我們可能什麼目標都達不到。但只要往對的方向前進,就算是不起眼的幾步,都值得慶祝和珍惜。

祝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