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科學與人類的狂傲

A說,她不喜歡「科學大完」的態度。人必須謙卑,承認自己並非全能。A是信佛的科學研究員,她的信仰和職業沒有任何衝突。

科學讓不少人狂傲自大,希特勒就是個例子,他憑藉自身對進化論扭曲的詮釋,想讓人類社會恢復叢林法則,這樣「優秀」的民族才能強大起來。如今一些國家想改造人類基因,讓人類更強,人定勝天的心態表露無遺。

但宗教一定就能使人謙卑嗎?

君不見不少人利用宗教控制他人的生活,這相信不少大馬人都有身同感受。一些人更以神之名煽動仇恨或屠殺同類,例如IS極端份子、中世紀的基督教征服者和緬甸佛教僧侶威拉圖。他們把自己想成神的代言人,自以為是宇宙的中心。

說到底,還是要看人本身。

在任何宗教,信徒常自以為懂得神的旨意,以此為藉口做他們愛做的事情。他們認為自己的宗教是唯一真理,與信仰不一樣的人劃清界線,自以為是天之驕子。

事實上,不少宗教都要求人們謙卑,更提醒信徒,人對真理的領悟能力有限。

佛教徒說:一切由心而生。

興都教認為,神無形無名,人類所崇拜的各種神的形式,不過是我們的感性認識。

伊斯蘭教亦禁止信徒製造真主的雕像,因為人類無法領悟真主的型態。

基督教則告訴我們,人有自由意識並有權選擇,並必須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這只是我對各大信仰的膚淺理解,如有誤會,請多多指教。)

如今,就算很多對宗教虔誠的人,都不至於死守教條、從字面上理解信仰。很多基督教徒相信《創世紀》是神用來警世的寓言,並非否定科學。天主教教廷如今宣稱,進化論是在神的旨意下進行。一些過時的教條被過濾或重新詮釋。

宗教彷彿一個畫在地上的箭頭,有人選擇跟著箭頭的方向走,有人死死站在箭頭上,說真理在此。也難怪一份報告宣稱,最成功貫徹伊斯蘭教義的國家都是北歐國家,不是沙地或大馬。我們稱從字面上理解宗教的人為「原教主義份子」,一個和「極端份子」扯上關係的標籤。

另一方面,A指責科學能令人狂傲自大,我個人覺得未必。科學可以讓人體會到自己的渺小和脆弱,宗教也未必做得到這點。

確實,有的無信仰者喜歡攻擊、嘲諷其他人的宗教。其中一些如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和《查理週刊》編輯團隊認為,人應該有權批評(自己或他人的)宗教。我不認為這是好的做法,但他們有理由。他們說,太多人打著宗教的旗幟攻擊甚至屠殺他人了,因為牽涉到宗教,社會往往不敢批評這些人,結果以神為名的暴力像野草那樣拔不完。

並非所有科學家都這樣,很多科學家都能和宗教信仰和平共處。優秀的科學家一直保持謙卑,她的使命之一就是驗證或推翻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她承認很多東西未得到證實,知道所謂科學並非一套放之天下皆準的真理,而是用來幫助人類理解世界的儀器。

當然,宗教中有很多和科學有根本衝突的地方。有的如地球圍繞著太陽轉,儘管今天應該毫無爭議,幾百年前還是被視為有違教義的邪說,無數科學家因此被處死。至今依然有很多人否定進化論。人們至今一直無法接受自己的渺小,就算面對確鑿證據,依然寧願相信自己是天之驕子。

和虔誠的信徒不同,科學家明白愛因斯坦也會犯錯,他們一直努力推翻前輩。這並非因為不尊重,而是為了減少人類對世界的誤解。我個人從科學家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不管什麼信仰、主義、教條都不能全單照收,都應該由自己來進一步探索思考。面對宗教、哲學是如此,面對科學是如此,面對政治理念亦是如此。

當然,並非每個人都願意用批判態度來接受一切資訊。對很多人而言,也許宗教還是比較有幫助。信仰有其價值,但我們有選擇如何讓自己謙卑的權利。

我個人選擇科學,因為大自然永遠都能讓人感到驚奇,深刻體會到自己的渺小。

宗教經常以人為中心,就算上面有個全能的上帝。我們相信人是天地之子,天堂和地獄都是為人類而打造的。科學卻認為:地球只是宇宙中一顆渺小的塵埃,大自然根本就不在乎我們,人類是孤獨無助的。權力、民族復興夢、神權國等都只是人類自以為是的幻覺,相比之下,人類真的很需要和平共處,因為我們可能因為一時短視而永遠消失。

沒有人比天文學家卡爾·薩根博士(Carl Sagan)說得更清楚。1990年,在他要求下,「航海者1號」太空船從外太空拍攝了一張照片。畫面中可見,地球只是一顆懸浮在太空中的暗淡藍點。1996年,薩根博士提及從這張照片得到的啓示(節選):

「我們的星球只是宇宙裡一粒孤單的微粒。我們如此不起眼——在這浩瀚之中,我們不會從任何地方得到提示,從我們自己的行為中拯救自身。希望沒有比這張從遠處拍攝我們微小世界的照片更好的示範,去展示人類自大的愚蠢。」

「想想那些因將領和皇帝溢出的血河,他們的榮耀與勝利只為了让他們成為了這一點上一小部分的短暫主宰。我們的裝模作樣,我們的自以為是,我們的錯覺以為自己在宇宙裡的位置有多優越,都被這暗淡的光點所挑戰。」

「對我來說,這強調了我們應該對身邊人們付出更多善意,同時加倍保護和珍惜這暗淡藍點,這是我們目前所知唯一的家。」

(個人非常推薦讀者尋找這段稱為《You Are Here(Pale Blue Dot)》的演講錄音,YouTube上就可以找到。)

宗教也能教會我們很多很多,但我認為宗教和科學最終提供的啟示是一樣的。在巴黎、貝魯特皆遭遇恐怖襲擊、大馬政客在操弄民族和宗教情緒、北京在宣傳民族偉大復興之際,如果我們都能意識到人類的自大和愚蠢,至少會更清楚什麼值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