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汽車與北京的天空

因為排放醜聞,大眾汽車如今可謂聲名狼藉。為何他們要冒險欺詐消費者呢?

不少專家事後孔明地告訴媒體:以當下技術,柴油車若減少排放,效率和輸出都會減少。消費者要大的輸出,又要節油,加上排放標準日益嚴苛,好比既讓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因為這要求幾乎不可能滿足,汽車製造商無不想盡辦法研究新動力技術,但那需要龐大的成本,所以大眾汽車寧可欺詐大眾。

人們愛用汽車來比喻事情,大眾汽車排放醜聞讓我想起了全人類目前面對的最大挑戰:發展「動力」和環保可以兼顧嗎?

對中國、印度、印尼和尼日利亞等發展中國家而言,發展是必要之惡,它們有龐大而貧困的人口要養活。但發展會污染環境,危害民眾的健康和生活素質。

伯克利地球研究組織引述中國官方數據稱,中國每年16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意味著每天奪走4千條人命。《經濟學人》報道,印度每年7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而鑑於印度目前致力發展工業,這數目肯定會增加下去。

中印等發展中國家經常指責歐美、日本等富裕國家過河拆橋,當初這些國家崛起時不擔心環境問題,因此毫無節制發展,如今卻要貧困國家以發展為代價,配合他們的環保政策。

對這些發展中國家而言,打擊環境污染還是會有極大的負面迴響。例如在中國,關閉嚴重污染環境的工廠將導致無數人失業。德國波茨坦研究所副主任埃登霍費爾指出,中國驚人的經濟增長非常依賴廉價煤炭。路透社則認為,北京打擊污染的措施是經濟減速的促成原因之一。嚴格的環保政策將打擊中國經濟發展,作為一黨制國家,這很容易導致社會動盪。

但讓更多人富起來後,還能解決環境問題嗎?《經濟學人》指出,接下來40年,發展中國家會有二三十億人進入中產階級,他們想開大車、住在有空調的大房子。這些新富階級所導致的污染將影響發展,結果貧富更懸殊,窮人將面對更惡劣的環境污染。如果中國人生活水平趕上了先進國家,中國公路上車子將是今天的十倍。錯誤的發展方向將導致環保越來越不可能,這不只影響到中國、印度、印尼等,也影響到全人類,飽受印尼霧霾之害的大馬人應該有深刻體會。

幸好民調顯示,在中印等國家,人民受夠了環境污染,已開始將環保列為首要關心事項之一。在中國,霧霾不只導致民怨、構成共產黨掌權以來所面對最大的挑戰,也影響外資。霧霾是不少當地富人和外旅人士撤離中國的主因;美國商會宣稱,53%在華海外公司認為,空氣污染令海外人才拒絕前往中國。這也是總理李克強宣布「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的背景。

作為全球排放量最高的國家,中國或許也是最努力減少排放的國家。中國致力發展太陽能等再生能源,並宣佈以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60%-65%為目標。但最近當局公布的數據承認,中國一直以來嚴重低估了燃煤消耗量,每年消耗的煤炭比原先數據高出17%(相等於每年逾10億噸)。這一方面反映了中南海作風不透明,一方面凸顯了要同時滿足人民對發展和環保的要求一點都不容易,並非單單李克強「宣戰」了就可以迎刃而解的。

說到李克強,儘管他2013年說:「殷實富裕環境惡化不行」,但他亦表示:「綠水青山貧窮落後(也)不行」,反映了兩難局面。無論如何,北京當局已經通過一系列高調表態強調經濟放緩的「新常態」,管理民間期望的同時,也為環保爭取了空間。為了長遠的未來,一時陣痛無法避免。

中國、印度的人民都不要污染,要生活環境好,但環保需要我們以全新角度看待發展。人們不能一面想要孩子健康成長,又一面幻想國家以驚人發展超英趕美。是時候想想:發展是為什麼?是餵飽窮人,還是讓中產階級過上富裕、奢侈的生活?發展和環保某程度上可以兼得(雖然那只是減少破壞程度),但那需要可持續並有明確規劃,包括再生能源、城市規劃、鼓勵人們使用公交、通過教育及實現男女平等減少人口增長等。

科學理性必須戰勝感情:一些表面上的惠民政策,如汽油津貼,雖能為執政者贏得選票(而且取消津貼往往等於政治自殺),但那將鼓勵人們依賴汽車,污染空氣。肥料津貼範兒導致農民濫用肥料,污染河水及土壤。加強土地使用審批制度或將引來發展商反抗,但城市蔓延是破壞環境的一大因素。

移走各種津貼將鼓勵人們更有效率地使用資源,惠及所有社會階層,但政客敢冒險嗎?還是寧願像大眾汽車那樣隱瞞動力的真正代價?司機必須知道引擎怎麼操作,人民必須有知識,而非沈迷於華而不實的宣傳。但政府敢讓人民有知識嗎?

要解決環境問題,與其讓大家在最短時間內成為暴發戶,買打著「節能減排」口號的豪華車,然後假裝車子沒污染環境,倒不如不論貧富一樣多走路、多使用公交。這需要好的城市規劃,結果是大家都更平等的生活環境。減少污染環境不一定意味著一些人無法享受發展的果實,但一個以平等為目標、有效率不浪費的發展模式將可以為全人類換來不那麼糟糕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