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高爾夫球和茨廠街的一場戲

最近注意到某著名海外報章招聘駐大馬記者,指大馬是「亞洲一系列最重大新聞的風暴眼」,我不知該笑還是感到悲哀。我們最近一直登上國際媒體的頭條,但從空難到1MDB醜聞條條都是壞消息。

外國媒體上唯一一條比較正面的,大概是首相納吉(東馬水災之際)和美國總統奧巴馬一起打高爾夫球,這可謂我國外交史上一次突破(?!)而醜聞纏身的納吉知道這點,他最近自稱是「唯一與奧巴馬打高爾夫球的」大馬首相。

面對如此吹噓,清醒的國人只能嘲諷痛罵。與此同時,除了不斷揭發1MDB資金疑雲的《華爾街日報》及宣稱納吉家族與劉特佐有錢財瓜葛的《紐約時報》,歐美媒體如《經濟學人》、《華盛頓郵報》和《時代週刊》紛紛警告奧巴馬政府停止與納吉往來,指納吉醜聞纏身、打壓異議和煽動種族與宗教情緒,並非華府的可靠盟友,更不是奧巴馬眼中倡導中庸的改革者。

然而,不管納吉在美國媒體和大馬人眼中和口中是多麼可惡,相信都不會影響他對於奧巴馬政府的利用價值。此時美國在亞太與中國競爭,大馬也是伊斯蘭極端組織走私人口的溫床,而奧巴馬政府又希望儘快簽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A),若大馬改朝換代將打亂華府的計劃。

還好,和另一些世界強權不同,美國還有《華爾街日報》等不受政治利益捆綁、敢於挖掘真相的媒體,就算令奧巴馬總統尷尬,納吉政府的所作所為是瞞不了這個世界的。幸虧美帝比大馬民主一些。

XXXXX

另一方面,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遊走茨廠街並發表言論,引來巫青團、《前鋒報》的撻伐,警告中方「管好自家事」,包括「關注大量中國人湧入我國的娼妓與按摩行業」。對此,不少大馬華人得意洋洋地說,中國這個強國終於為大馬華人出聲了,批判中國大使是夜郎自大的表現,這次事件再次證明了一些人何等愚蠢,《前鋒報》等巫統右派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然而這麼想雖然很爽,我們恐怕會忽略了那些瘋言誑語中針對特定群體的隱性信息。

我們有理由相信,《前鋒報》等馬來右翼企圖營造「大馬華社與中國藕斷絲連」的假象,因此宣稱中國「干涉內政」(至於26億令吉捐款是否干涉內政則一字不提)。這和宣稱馬來自由派被「行動黨意識形態華人」、猶太人和基督徒利用,旨在掩飾馬來社群分裂的說法一致。表面上批評中國,其實聽眾是信奉伊斯蘭、懷疑行動黨的馬來保守派,因此《前鋒報》才刻意提及「中國妓女和按摩店」。

這就是狗哨政治,說些聽在特定群體耳中特別有感覺的話。

中國政府絕對明白情況。北京當局也常「怒斥安倍的極端右翼主張、拒絕美國插手他國內政」,但煽動了國內民族情緒後,還不是一樣和美日交易,然後偶爾和美日首腦握握手,強調互利共贏。話是說給愚民聽的,菁英們都懂開腔不代表不做生意。君不見緬甸和果敢華人游擊隊真槍實彈開戰,中南海也不得不聲明「不干涉緬甸內政、中緬關係友好」,擔心在關鍵時刻將緬甸推向美國。巫統不至於侵犯到中國利益,至少是中南海和華府「較為熟悉的魔鬼」,我等愚民無須擔心馬中關係受損!

在這敏感時期,我們小市民平常心看待茨廠街事件就好,無須一廂情願、隨風起舞,讓事件蒙上種族色彩,令巫統喉舌的謊言成為自證預言。黃惠康的話在國際上很正常(何況他關切的Chinese citizens是指中國公民而非大馬華人),大馬也不見得不曾評論以色列、南非等他國的政治。

同樣的,納吉和奧巴馬打高爾夫球也是一場戲。奧巴馬政府急於簽TPPA協議,不管國陣在國內做什麼,納吉依然是能給華府擔保的人。對此,安華女兒努魯依莎不久前就說,美國不應該只靠攏國陣,因為納吉政府隨時可能倒台。然而,希望聯盟是否願意向美國做出承諾?我覺得:與其在乎奧巴馬kawan誰,倒不如確保TPPA條款對大馬人有利,而非大馬人遭到美國企業剝削。盟友就應該能給對方利益,美國佬也是這樣想的。

大馬外交上向來務實,致力於在中美兩大強權之間取得平衡。而鑑於中美在亞太角力、不少東盟國家都已靠向其中一邊,不論大馬內政如何,只要我們不變成另一個「哈里發國」,中國和美國相信都不想失去這個關鍵夥伴。而希望聯盟若有心入主布城,有必要列出外交方針,保留協商空間、捍衛大馬人利益,同時與中美等國家尋找利益上的共同點,讓貿易與外交夥伴們信任大馬,而非像不少國家民選(特別是來自草根)的新政府一樣,一上台就得罪完國際盟友。就算如此,美國和中國的盟友中都不乏獨裁政權,除非納吉明顯快倒台,都沒理由輕易得罪大馬的當權者,這是國際政治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