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來源:馬來西亞媒體識讀資源網

怕輸的媒體

1MDB醜聞沸騰之際,自稱「追求问责施政公民」(CAGM)的非政府组织5月尾公布一份宣誓书,宣稱大馬銀行某職員因干涉納吉在該銀行戶頭多了一筆巨款,而遭銀行解僱。內幕消息一出,國內新聞網站皆搶先報道,不料CAGM隨後宣佈,該新聞甚至CAGM本身之成立皆是精心策劃的「社會實驗」,發布假新聞是要「試驗」媒體在刊登報道前是否有經過查證。

之所以提及此事,是因為偶然讀到媒體觀察人莊迪澎最近在《燧火評論》發表的文章,希望在此予以認同。莊氏認為,媒體不願為了百分百確認消息屬實,而承受「獨漏」或被讀者嘲諷新聞不及時的風險,是上述媒體機構中招的原因。

令人痛心的是,陷入圈套的新聞網站都相當有公信力,而非多如牛毛、濫竽充數的新聞平台,反映了大馬網絡媒體的整體質量尚可改善。在國陣政府限制新聞自由之際,網絡媒體扮演著重要角色,應好好運用責任。然而即使篩選新聞態度保守的主流媒體,在把關方面也未必做得很好,追求速度而犧牲質量是整個大馬媒體生態的通病。

我過去在報界的個人觀感是,編輯總是害怕錯過其他報紙可能搶先刊登的新聞。為了不落後,各種重要性存疑的新聞稍作整理就見報。而由於需要處理的新聞太多,記者編輯沒充分時間針對新聞展開進一步調查,往往一得到官方或事主確認就算數。官方不證實的敏感新聞,媒體往往趕著截稿,也沒時間進一步調查,寧可走保守路線,白白錯過獨家報道的機會。搶先報道的新聞平台也不一定有花時間查證,甚至因此搶先一步,結果讀者以為他們是夠快、是勇於報道的先鋒,而未在乎該消息是否可信。

就算花時間查證了,主流和網絡媒體也沒時間整理以便深入報道、向讀者呈現新聞背景。結果一則則本來能帶出廣泛社會議題的新聞只呈現出了表面,讀者當成娛樂讀了就算,也不進一步探討其深遠的意義。

這是誰有錯?媒體肯定有責任,這相信無爭議。政府作風不透明也令媒體難以確認部分新聞,只能先報道了任由讀者自行判斷,或乾脆不報。但我認同莊氏說的,即讀者也必須負上部份責任。君不見台灣媒體慘狀?單單新聞自由不足以促成好的媒體生態,當市場對新聞質量的要求不高,只愛快速、煽情、讓人痛快的劣質新聞,媒體自然會競相逐低,整體素質每日愈下。

在資訊時代,媒體和讀者都必須明白速度並非一切。我們讀新聞不該是為了比別人早知道,而是為了能長知識、接近社會、清楚該如何做出每一項選擇,以及確保領袖得到應有的監督。因此深度比速度更重要。

當然,也有一些正面教材。莊氏指出,《The Edge Financial Daily》年初就掌握劉特佐和沙地石油獲取我國逾18億3千萬美元的資料,卻請專家花數個月時間確認真偽,7月尾才詳盡報道。這是媒體(包括網絡和紙媒)都可以借鑑的榜樣;就算不爭先恐後,若新聞有價值,也會贏得讀者喝采。

和評論雜誌或網站不同,傳統報章每天要截稿,大家亦習慣了報紙及時通報新聞。然而海外一些主流報章和國內《the Edge》等每天刊登新聞之餘,也會長時間深入調查重大事件,然後才公諸於世。如水門事件、1MDB醜聞,這些慢火烹煮的獨家報道都驚天動地、影響深遠,也將這些媒體推上神台。如果媒體每天只在乎當天截稿的新聞,那它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

如果讀者依然堅持速度是一切,編採人手和時間又十分有限,要怎樣做好新聞?

每天翻開報紙,珍貴的版面充斥著各種價值存疑的新聞,如「少年狂砍老婦」或「納吉痛斥煽動者」(純屬虛構標題)。前者若能帶出社會議題還好,但往往只煽情帶過,反而讓人不敢出街。後者只是一心「引導」民眾觀感的空洞表態,不是實質新聞或政策動向的指標。雖然政客很樂意為報章提供源源不絕的廉價新聞,媒體又何必自願當朝野政黨的傳聲筒,浪費讀者時間,還要惹來偏幫政黨的指控?反而是涉及經濟、領袖誠信、公益、國家政策、地緣政治等大眾議題的新聞,就不該模糊焦點,最好為讀者進一步整理、補充和分析。

我不是說「不那麼重要」的新聞不多人看,但既然時間、版位、編採人手和讀者的專注力等都有限,倒不如專心報道讀者應該關心的課題,並分配更多時間和人手確保新聞質量。這是在下致所有媒體的小小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