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會感想

IMG 1446

大家過去一週一直討論BERSIH 4集會的種族比例,在下就不多累述了。從理念來看,不管示威者是華人還是馬來人,大家都一樣是大馬人。不過從政治角度來看,馬來社群沒有熱情響應集會號召,的確傳達了令人不安、令當局欣喜的信息,我們要達成任何目標都沒辦法無視這點。

這是我在集會第一天的感想。當天跟朋友去中央藝術坊一帶,看到黃潮中八九成是華裔臉孔,是有些失望和不安。馬來同胞會有什麼感受?但想想,就算這次須要由華社來當先鋒,總好過大家一起冷漠,對不對?後來才聽人說,馬來集會者多數集中在崇光(Sogo)百貨商場和國家清真寺一帶,我們應該過去看看。

第二天早上,《前鋒報》和《每日新聞》(BH)等國文報章都對集會作出了聳人聽聞的負面報道,宣稱商家損失慘重、集會由行動黨操控、集會者不愛國。我和朋友心血來潮,拿著當天報紙訪問現場的馬來裔集會者和商家,拍成網絡短片反駁媒體的報道(身為公民,我們理應積極些)。「調查」結果是,的確有一些商家生意虧損,但更多趁著人潮大賺了一筆,顯示媒體報道有所偏失。而在場馬來同胞皆對「集會由行動黨操控」的說法嗤之以鼻。

雖然我們常嘲諷《前鋒報》的種族主義論調,國文主流報章還是較多馬來裔群眾(特別是鄉下人)依賴的信息平台;他們接收的一切資訊都來自這些報紙,世界觀也深受其荼毒。

沒有什麼比媒體更能影響群眾的觀感(見中國),如果要改變馬來社群的看法,我們就應該改善媒體生態、加強信息交流,而且不可以只依賴互聯網。當然,大家多也必須多跟馬來同胞交流。

還好我們有去崇光那一帶,那邊的確比較多馬來集會者。在那邊的幾小時,絕對是整場集會中最讓我欣慰而充滿希望的,覺得我們並非孤軍作戰。我們發現,和不少只知道要納吉倒臺的華人出席者相比,馬來人出席者都真的想改變體制,集會目標明確。

身邊的A說,這些馬來同胞是自發前來,不是政黨叫他們來才來,雖然人不在多數,但意義非凡。我猜,有別於華社政治動向近乎一致,馬來人在政治立場方面需要面對較大的社會壓力,要鼓起勇氣才能在政治立場有別的親戚朋友前公開主張,這可能多多少少讓他們不敢參加公開的政治運動。

不管怎樣,我覺得集會的理由很簡單,是要消除自己和其他人的恐懼,像老慕告訴敦馬那樣,告訴每一個沒有走出來或猶豫不決的人:你不會孤單。同時告訴安於現狀的人:我們抗爭有理,請懷疑你們習以為常的一切。所以我們要展現出和平和理性,才能說服未走上街頭的同胞。

幸好,大家這次很冷靜和守規矩,看來多次集會後,民眾在這方面的素質有顯著提升。

我們星期日晚上坐在拉惹拉勿路旁聆聽演講時,身後不遠處傳來爆炸聲;原來有人丟炮竹。那時是人擠人的集會高潮,大家走路都難,滋事者可能意圖引發人踩人事故。

若真如此,他明顯失敗了。集會者紛紛站起來維護秩序,趕緊讓路讓救護車把傷者送往急救,然後人群重新坐下,沒互相推擠。跟我一起的A事後指出,從爆炸聲到救護車開走,不到十分鐘。

有人覺得我是悲觀主義者,常把事情看得無藥可救。但那天我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

我們確實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完善,如一些示威者亂吹長喇叭令人聽不到演講、如有人踩踏納吉肖像,而並非所有集會者都清楚、懂得淨選盟從體制內改革的訴求。但我們沒發生暴力事故(除了集會尾聲有人投擲炮竹)、沒破壞任何財產、沒讓集會超出原本的時間、沒人闖過黃線進入當局設立的禁區。

如A指出,兩天集會内有多個社群表達訴求,包括反萊納斯陣營、LGBT組織、趙明福民主基金會、大專生代表、Jingga 13、ABU、#OccupyParliament、馬航職工會、原住民、Tindak Malaysia等,他們的聲音都得到集會者尊重。而我家人曾擔心人踩人事故,但事實證明即使發生小型爆炸,大馬人依然能冷靜應變。事後,大家也並非一味沾沾自喜、謾罵質疑集會的人士,不少人都一起討論集會可以改善之處,雖然出現了一些令人傻眼的聲音(如馬大新青年投訴競選盟未提供膳食等),但至少我們看見了相對理性的辯論。

這一切都是幾年前難以想像的進步。我們成熟嗎?我們離成熟還很遠,需要時間。但大家都在一次又一次上街的經驗中學習,在連連失望中學會自主,在辯論中學會溝通,在共同目標中學會合作和互相尊重。而今次集會是往那個方向邁進的小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