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的兩種讀者

兩年多來,我常和媒體界新舊同事們討論新聞媒體的前景。

不少同事覺得當下年輕人不讀新聞,只愛娛樂內容,儘管她們希望向讀者呈現有價值的報道,但不得不屈服於市場的意願。受人敬重的老前輩則抱怨年輕人「拒絕理性思考、不關心時事、容易被人煽動、只相信謠言」;就算不認同前輩觀感的年輕記者,也難免心灰意冷。

爭取新聞自由之餘還要在媚俗和新聞價值之間取捨,是多麼沈重的包袱呀。傳統紙媒報道手法謹慎、著重於真相,反覆核實新聞才敢刊登消息反而成為累贅,結果網民覺得報紙不夠快和大膽,這對毫無怨言地為真相賣命的記者、編輯而言一點都不公道。

不過,我想媒體前輩實在沒必要過度悲觀。

有一次我告訴某前輩,同輩朋友都常常分析、深入討論社會議題,而且熱心於公益。結果前輩一臉吃驚,問我這些青年都在哪裏,從事什麼行業?彷彿在他的刻板印象中這些人不可能存在。這種觀感在老一輩中很常見;不難想像,若帶著那樣的成見吸引年輕人會適得其反。

當然我狹小的社交圈子毫無代表性可言,事實上,同輩多忙於事業,為房貸、學貸等操心,很少有精力關心切身利益之外的課題。但認為年輕人都不愛思考絕對不公道。

確實,資訊時代充斥著各種謠言和騙取點擊率的偽新聞。但今天年輕人多能分辨是非,每天在累積社會經驗。何況我們自小在資訊時代成長,比年長者更善於分辨消息真偽,不易受騙。

青年是報章明天的主要讀者群。新聞媒體可以選擇侮辱我們的智商,也可以和明天的國家棟樑平起平坐地交流。近年海內外一些報章一心吸引「只上臉書不閱報」的年輕人,不惜將新聞做得低俗,使用煽動性卻毫無實質的內容;結果學得四不像,反而淪為大眾笑料,公信力下挫。

其實在網路媒體盛行前,小報也一直沿用這類報道方式(所謂黃色新聞始於十九世紀初),反而今天不少網絡媒體都相當認真專業,報道深入可靠。因此一些報章今天突然覺得「必須」採取膚淺、煽動性的報道風格和網媒競爭,大概是對網路存在前的大眾品味有所誤解,對網路世界的印象過於偏狹吧!

新聞的確應該通俗,若能以幽默吸引人、深入簡出的形式呈現,讓更多人關心社會議題,那絕對值得。但若為了呈現出讀者想要讀到的新聞,不惜刻意誇大或淡化新聞的情節,甚至製造恐慌、模糊焦點,反而會危害自己的公信力。

既然這樣,新聞媒體可以如何吸引更多讀者?

從事網路銷售的人都知道,互聯網遵守所謂「90/9/1 定律」(又稱「1% 法則」),只有大約1%使用者會經常創作內容,9%網民則是「休閒創作者」,偶爾分享信息或評論。其餘90%是平時潛水、被動吸收資訊的一般讀者。因此企業家都在1%用戶身上經營,鼓勵他們源源不絕分享內容,吸引99%讀者前來閱讀。

在資訊氾濫、口碑至上、讀者忠誠度不高的今天,新聞媒體必須搞清楚要吸引哪一些有影響力的讀者。任勞任怨的記者和編輯自然屬於1%創作者(當然,很多濫竽充數的「新聞平台」則只是轉載他人的血汗成品);至於在讀者群間有一定影響力的9%,同樣是媒體必須取悅的一群人。

依我所見,新聞媒體有兩個選擇:

1. 致力於吸引對新聞水準要求不高的一般讀者。這些讀者一般上不在乎新聞是否來自有公信力的管道,傾向於閱讀他人分享、來自四面八方的資訊,忠誠度不高。

2. 致力於吸引有想法、在乎新聞質量、見解在同濟間有一定影響力的讀者。這些讀者不在多數,但較忠於有公信力的新聞管道,並樂於評論、分享。

第一種讀者能短期為媒體帶來龐大閱讀率(刊登煽動性的新聞就能吸引大量讀者了),但長期而言,第二種讀者更有助於樹立、捍衛一家媒體的聲譽。

當然一些媒體人會說,大家不都愛分享搞笑、煽情、低俗的東西嗎?但網上處處是娛樂,我們已有太多選擇。新聞媒體不做好新聞,偏要和9GAG等經驗豐富的網絡平台和零成本、中學生都搞得很成功的臉書page競爭,豈不是白白放棄優勢,變得可有可無?

人都有上進心和自尊心,就算不在乎國家大事,都想分享讓自己顯得有見識的內容、宣傳讓自己有面子(而非讓自己顯得庸俗沒腦)的品牌。在忠實讀者自願宣傳下,要是發生大事件,就算不關心時事的一般讀者,都自然會想到有口碑和公信力的媒體。

令大家欣慰的是,《星洲》相較於不少媒體,依然可以提供深入可靠、引人思考的報道,並有一群熱血、有才華的記者、編輯,因此才經久不衰。這是極寶貴的資產,但願她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