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民族主義

本文2013年2月3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筆下真情》。

近期,聚居在緬中邊界、多為華人的果敢族反抗軍與政府交戰,中國網民紛紛大呼同胞有難,形容果敢是「中國的克里米亞」,要政府出兵解救。

中國論壇上,更時不時冒出「緬甸原屬中國」「支持果敢回歸祖國」這類言論。緬甸官方聲稱有中國志願軍支援果敢叛軍,網絡論壇上也不難發現中國老兵相約赴果敢打仗(當然不是官方鼓勵的)。

去年年底果敢爆發衝突前,中國媒體曾大肆報道「果敢王」彭家聲復出的消息,指他「中國情結很濃厚」,「對祖籍四川(很)惦記」。

彭家聲何許人?他曾是惡名昭彰的大毒梟,種鴉片、走私毒品、開賭場、放高利貸,無惡不作;90年代向外宣稱禁毒,但專家質疑他的說法。彭家聲自立武裝部隊,曾長期擔任自治區主席。

中媒對他的描述則非常正面。《文匯報》和《環球時報》都訪問過彭氏,老奸巨猾的彭氏後來更在網上發表《致全球華人》公開信,「特告世界華人同胞,願以同根同族為念,出錢出力,救我百姓」,指控中共「拋棄」了果敢。

《鳳凰網》更刊登了一篇長文,將果敢特區形容成北緬「小中國」,指其「更像是一塊中國的『飛地』」,更引述當地官員說:「彭家聲就曾多次說過中國是我們的大後方,相當於我們的延安」,在一眾愛國憤青耳中中聽不已。附上的圖片顯示:「老街(果敢首府)商鋪出售習近平像」。

中國媒體向來緊貼官方立場,但我相信它們(包括《環球網》等官方喉舌)當時都未預料到果敢局勢,只是覺得這些都是讀者愛聽、北京鼓勵的題材,兩全其美。

天朝媒體也許只是習慣了那樣的大環境。媒體都知道很多事情很敏感,需要和諧,但關於釣魚島、某國戰艦如何被中國解放軍嚇得屁滾尿流、安倍晉三有多囂張、全球制裁日本、某扎克斯坦領導人有多崇拜習近平、中國人讓西方人很羨慕這類新聞則不僅不敏感,而且很正面很值得鼓勵,最好讓讀者每天充滿正義情緒和愛國的正能量,不去想負面消極的事情。

中南海一直在營造那樣的媒體環境,但現在,上述聲援彭氏的文章已無跡可尋(還能找到副本),中國當局正忙著刪除網民支持果敢的言論,媒體這次可真是玩大了火。

我當然不知北京的立場。緬甸是中國的重要盟友,我相信北京無意與緬甸作對。

《環球網》後來發文強調:「國內某些人出於種種原因對果敢人存在好感或同情,這是難免和可以理解的,但這不是北京對緬政策的決定性因素」。西方指控俄羅斯支援烏克蘭叛軍之際,中方自然要小心。

果敢百姓苦不堪言,從人道主義的角度來看,我們都該支持果敢實現和平。但單單因為他們是華人嗎?我樂意協助川震災民,正如我樂意幫助敘利亞難民,但和烏克蘭衝突一樣,果敢衝突並非應該誰是華人就支持誰,小心別讓盲目的民族主義衝昏了頭腦,而掉入別人設好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