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性感

本文2013年9月18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觀海聽風》。 

世界小姐選美賽在印尼舉行,當地伊斯蘭組織群起抗議。主辦單位辯說,女人有自由表達性感魅力。反對者有不少是出於宗教理由,但也有人指出,選美比賽物化、消費女性。

這令我想起女權組織「FEMEN」,她們常常裸胸在公開場合示威,很惹人注意也很惹爭議。讓男人看光身體,是解放,還是女性「物化」自己?後來暸解到,FEMEN想表達女人身體部位不應該被強制附上「性物品」的標籤。乳房和頭髮、肩膀、手足一樣是身體部位,作用是哺乳,本無性的意思。在一些社會,人們對女人赤裸胸部習以為常,並不以為性感、色情。

不論如選美秀般赤裸裸地消費女性,還是憑著男人能和不能接受的界限定義女人該如何展現自己,不都是男權社會對女子主宰、同一硬幣的兩面嗎?

不少人發現,即使女性目前對自己的看法,很大部份都受男權社會累積的觀念影響。這一切和女人真實想要的往往都分不清。所以女權主義者對女性意識的立場、見解比林裡的鳥還多,而且爭執不休,並非女人愛為難女人,而是這確實很需自我要不斷辯論。

如有的女權主義者堅持女子越像男子就越「自由」。有的則認為女人的性感是天賦、應該善用的「武器」,也有人認為女性要有自由表達性慾的權利。回到印尼的選美比賽,有的女人覺得女性有穿戴頭巾、免於西方價值觀「物化」的自由,有的女人則認為女人可以自由穿著,不應該為男人的軟弱負責任。女人性不性感,成了修飾政治、社會衝突的胭脂。

其實,女人必須可以自由表現自己,才可能擺脫男人數千年來灌輸的思想枷鎖。如世界小姐的爭議,究竟是女人應不應該在男人眼中賣弄性感罷了!我覺得不管女人都變得怎樣,男人還是會愛女人(不然還能怎樣)(同性戀者例外),審美觀和所謂的「性感」標準是文化產物,女性應該能全面主宰自己如何最自在、自信。

社會如此多元,我們也無需定位、局限所謂的美和性感。心智和身體健康的人都很迷人,身心有創傷也一樣能發光發熱。不分男女或其他,我們每個人都獨一無二,各有各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