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顆蘋果

本文2014年11月4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

1954年,「電腦之父」艾倫‧圖靈因氰中毒死亡,當時他床邊擺著顆啃過的蘋果,據信是咬毒蘋果自殺。

這位協助終止二戰,又開創電腦科技先河的偉人,因性取向遭判處化學閹割,不堪屈辱下輕生。

命運真奇妙,60年後,以「咬一口」蘋果作為商標的蘋果公司行政總裁庫克,近日成為近年來引起較多轟動的出柜者之一。成功是硬道理,他的社會地位「非常有說服力」,事後熱議也證明了公眾人物的影響。

但也很多人不以為然。

「又怎樣,我並沒有歧視,但⋯⋯不就同志出柜嘛,有甚麼好光榮,又有甚麼好提?因為他是公眾人物嗎?」

我懂他們的出發點,他們認為該以平常心看待同性戀了。何況庫克是個幸運的資本家,他成功還靠無數遭剝削的人,出柜就好比李嘉誠捐錢,說不上偉大呀。

我相信有一天,大家會以平常心看待同性戀,並非有錢大佬出柜才聆聽。前提是,那時大家必須已經站在同一個起跑點。

捫心自問,我們公平了嗎?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那是時候多上網做功課了。

很多人說會以平常心看待庫克出櫃,卻反對他「張揚」性取向,「先專心搞好下一代iPhone吧」。這種觀點很普遍,但明顯有雙重標準。

同性戀學者科爾維諾在一場講座上說:「我媽至少還有那麼一次公開承認自己的性生活(承認生下我這兒子)呢!異性戀者無時無刻都(不自覺地)公開談論自己的『私生活和感情』,她的男友,他的女友⋯⋯但同志就叫張揚了!」

我們或許沒意識到,但當我們能這麼說,就足以強調是誰享有優勢了。就如有男人反對女權主義,認為兩性早已平等,如富商疾呼「不要破壞(讓我繼續剝削你的)社會穩定」,這種態度傲慢至極。

同性戀並非甚麼成就,但作為受歧視的一群,克服困難走到成功,那不值得驕傲?如果出柜依然叫他們和她們恐懼,勇於宣佈性取向,那不值得驕傲嗎?

永遠別小看象徵性動作的影響力,這不僅為同性戀社群樹立更多不一樣的形象,也讓在歧視中長大的他們抬得起頭。還沒走到真正的平等前,我們切勿因為有了一點「平常心」就先自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