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總統候選人

本文2014年7月15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 

印尼總統大選落幕,兩名候選人各自宣佈勝選。不管最終官方結果如何,雙方支持者都對候選人落實改革有極高的期望。

然而佐科威、普拉博沃都未必有真正改變制度的能力和意願。一向來被認為缺乏領導魄力的前者,最可能專注於改良民生問題,後者顯然嚮往進一步集中權力,通過強人統治推動發展。

若佐科威當選總統,他相信會專注於一些顯眼的業績,從改善印尼人的生活水準、剷除比較惹眼的官僚現象做起。佐科威對黨內和政治聯盟的影響不大,但他獲勝(和鬥爭民主黨等獲勝)全靠深得民心,梅加瓦蒂等黨內舊勢力相信會支持他落實各種不改變體制的政策。

至少,在執政的首幾年蜜月期內,佐科威單單通過解決民生問題,就能滿足不少民眾對改變的期待。

但單單解決民生問題、推動發展也未必足夠。鑑於印尼的體制是如此複雜,佐科威的政府遲早都會面對各種無法在短期內解決的問題。過了一屆任期,他是否能持續滿足印尼人民過高的期許?是否會落得前任總統蘇西洛那樣的下場?

印尼是個龐大的民主國家,無法像新加坡那樣實現爐火純青的技術官僚,或像中共般管制負面信息,以維護有能力解決民生問題的形象。而經歷過蘇哈多時代、有歷史可以借鑒的印尼人也更嚮往改革。

若佐科威無法大力改變體制,一直以來令印尼人民滋生不滿的種種問題,很快又會讓民眾感到失望。

如果普拉博沃當選,他下台時的名聲起碼會如不少鐵腕強人那樣褒貶不一,人們搞不好還會記得他是「爭議性強人」,這類領袖目前在亞洲非常吃香。

但不管普拉博沃多麼強而有力地管制、推動印尼,取得不錯的政績(他更可能砸錢落實大規模建設等華而不實的政策,正如他那光鮮亮麗的競選活動),那也是他個人的勝利,並非印尼長遠的勝利。

不管將期望寄託在佐科威的清廉、普拉博沃的強悍領導能力,都是過於不切實際的期望。如梁啟超所說:「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亡則其政息……故必到人民不倚賴英雄之境界」,不管誰會獲勝,認為印尼即將迎來實質的改變,都是言之過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