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與進步

我喜歡閱讀,但近一兩年忙碌,越來越少讀書。一有時間會拿出智能手機閱讀電子書(此書非臉書),不然就檢查關注的作者有沒有新文章,補充養分,讓腦子不那麼快退化。

紙質書刊需要大量空間存放,而且有一定重量。相比下拔出一台輕便的電子裝置,數億本書就任君飽覽,對愛書人來說無疑是福音。

這一兩年是我閱讀最多、思考最多的一兩年,這就是便利的好處。

恕我直言,市面上不少實體書內容比網上博取點擊率的垃圾文還爛。我們也依然能在網上讀到不少經過時間考驗的經典名著。今天網絡和電子大大促進資訊傳播,如果在乎媒介多於內容,我們都會錯過很多東西。

但人之所以會捍衛比較傳統的事物,因為它們確實有過人之處。

有同事說,實體書本比電子書好,因為書本的價值要通過時間篩選,紙本更容易保存。又有人說,電子書對眼睛不好,而且科技容易讓人分心。這些看法我都有同感。

愛看電影的朋友可能知道,大導演諾蘭堅持只用膠片拍戲,數碼影片的畫質至今遠遠不如膠片,《星際穿越》印證了諾蘭的堅持是值得的。

但數碼影片的成本低很多,容易重拍,為不少有創意沒本錢的製片團隊拉低了門檻。今天用膠片的導演寥寥無幾,但有不少好戲在上映,很多還是獨立電影。

當然,還有日本車、數碼相機、mp3、印刷術、裁縫機、紙張……這些東西都有先天不足,但一面以較低成本做得「夠好」,一面滿足用戶或市場「便宜、便利」的要求。不知不覺,質量甚至超越了本來的市場領袖,今天還有多少人在乎照片是數碼的?

任何優點同時也是缺點,這適用於新和舊的事物,套用在人身上也不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有發展就必須有淘汰,一切都是順應時代需求。

我們只見新事物有我們眼中的缺陷,未發覺到舊事物問題更大,甚至有腐敗的味道,只是大家都習以為常,無意改變。但下一代人是從零開始,絕對會選擇更適合他們的事物。

而舊事物不會因此消失。《金融時報》刊登的調查發現,智能手機崛起反而讓書店的生意開始變好。因為一旦科技變得易攜,人們反而更傾向於走出去,體驗爬山、交際等,當然還有書店。

書店如今賣的不僅僅是書中內容,還包括“體驗”本身,這很有趣。我身邊有人對古董相機非常感興趣,不單因為她愛攝影,更主要是因為她樂意去理解、欣賞舊相機的歷史和如何操作。同樣地,有的人愛閱讀,但今天許多人愛的是書本與書香。

這和保守與進步又有什麼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