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與進步(二)

有一回聊起《大西洋月刊》某文,說美國民眾近年來逐漸與軍方脫節,一面無限吹棒軍隊何等神聖,一面自私地期待軍人代替大眾為國犧牲。我突然念頭一閃,說:我們不也這樣對待從事舊行業的人嗎?一邊享受好日子、抬舉所謂傳統,一邊一廂情願地指望別人使用過時、沒效率、利潤低的謀生技巧,這難道不虛偽?

若有人願意傳承舊行業,如手工裁縫、雕版印刷,那當然很棒!大家都愛手工產品,現代工業往往犧牲質量,以換取效率和規模。但如果沒有大規模生產,衣服、食物今天相信貴得多,我們就要像以前那樣,留在家裡做果醬、醃鹹魚,縫製衣服和手抄書本,家庭主夫就無法在外工作賺錢了。

這不一定是壞事,但大家今天享有的一切都來自讓步和淘汰。

我們口口聲聲說要傳承舊事物,但真正會那麼做的人,通常生活條件不差,有時間本錢去鑑賞老東西,如收集古董。舊東西若維持高於市場的水準(或滿足一些人的懷舊情懷),通常有小眾擁護,但無法再主導市場。

顛覆市場的挑戰者,質量上通常都有先天不足,但更多人能使用。舊事物會繼續為新事物設立標準,並確保方向正確,直到新事物青出於藍。

但進步歸進步,有的事情大家不應該妥協,如食品安全、勞工待遇、環境和健康。君不見一些國家不顧一切去發展,犧牲掉人民基本的福祉?物極則反,發展應順其自然,不該拔苗助長,文革就是個反面教材。這一切要有人制衡。

別以為我們習以為常的現狀並不可怕。工業和科技的發展有好有壞,人類社會卻不斷在進步。我們的祖宗曾經以暴制暴,用專制實現和平。以前種族滅絕很常見,今天卻是萬惡之首。今天我們又習慣了什麼平庸的惡?

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間一直關係緊張,但也一直互相讓步。今天許多保守人士一面痛罵各種觀念的敗落,另一方面,這些宗教人士、儒家份子卻都巧妙地避開了宗教、文化中一些不再符合現代價值觀的部分。如宣揚中華文化的並不至於繼續提倡綁小腳,如某些主流宗教中一些男尊女卑或提倡暴力的元素,至今也都被宗教人士和虔誠的信徒刻意不提。

這難道不是社會進步?

是的,民主制度、現代文化、互聯網等一開始都亂糟糟,我們想念專制下的穩定,想念權威時代的單向資訊流通,想念臣事君、妻事夫、女子守婦道;想念盛世大國、神權國、強人領袖,想念有人替你我做決定,告訴我什麼敏感不該碰!

但大家真的得不償失嗎?保守有其作用,但我們切勿止步不前;為了今天和未來,我樂意不斷走出舒適圈,對舊事物殘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