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不安的曼德拉

本文2013年12月11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觀海聽風》。

已故曼德拉最偉大的特質恰好是當下我們最缺乏的:寬容;然而一個人的特點往往既是優點也是缺點,曼德拉的寬容有讓人難以接受的一面,要以他為榜樣,就必須清楚認識、承認這點。

對南非人來說,曼德拉的寬容造就了南非政治的劣根。南非作家米達說:「我們當今(在南非)可見的貪腐在曼德拉任內就已經紮根。他對盟友過度忠誠,以至於看不見他們的過失。」當然,不少黑人依然認為他對白人過於寬容,導致南非依然無法真正達成平等。

對西方國家來說,曼德拉「寬容」得讓人無法接受的則是推崇沙旦胡先、卡達菲、卡斯特羅、毛澤東等被認為殘暴、不民主的「西方自由價值觀的敵人」。然而,當年恰恰是卡斯特羅、列寧、斯大林等啟發了曼德拉的鬥爭,是卡達菲等反西方的政權向非國大提供了軍事訓練和經濟支援。

曼德拉始終對這些人心懷感恩。和曼德拉一同入獄的阿末德說:「你完全無法改變曼德拉對朋友的看法」。

不少人因此覺得曼德拉背叛了他捍衛的價值觀。然而別忘了,當年曼德拉反隔離政策時,國際社會上肯為他撐腰的只有蘇聯等共產政府、組織。當時正值冷戰時期,如今把他推上神台的美國以「反共」為由,將非國大視為恐怖組織,支持繼續推行隔離政策。這不表示蘇聯等就比美國偉大,但曼德拉是對的:他的鬥爭無關西方,也無需討好西方,別人眼中的「政治正確」對他而言不如先解決眼前的問題。

此時在中國,中共政府和民運分子都在推崇曼德拉,把他視為理念上的戰友,實在很有意思。

《每日野獸》評論指出:「儘管曼德拉和左翼的關係有時讓他無視以共產為名犯下的罪行,但重要的是,非國大在南非確實是個跨族群、爭取民主的運動」。

曼德拉不僅和獨裁者稱兄道弟,也如此對待他所對抗的白人政府;他和堅定維護種族隔離主義的南非前總統薄塔一同喝茶、訪問隔離政策主將維沃爾德的遺孀。儘管1990年出獄時曼德拉曾聲明不排除繼續使用武力爭取平權,他的寬容消除了流血衝突的必要,這一點是他無可否認的功勞和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