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進軍大馬以及其他

我想無人會否認大馬的公共交通服務惡劣,買車是百姓的頭號經濟問題之一,而交通阻塞天天都叫城市人頭痛。最近,一個英國網站更將吉隆坡德士司機標榜為全球10大服務最爛之一,道出了巴生谷人的心聲。

這是一個急著等待填補的空缺。因此近年來優步(Uber)打車服務異軍突起,提供相對安全、廉價、可靠、貼心的服務,更可以減少人們對私家車的依賴,自然得到巴生谷人的擁護。

然而令民眾極為憤怒的是,大馬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SPAD)宣稱優步使用私家車充當德士的服務違法。加上優步搶走本地德士的客源,當然也引起了反對聲浪。結果巴生谷民眾紛紛聲援優步,批評當局的保護主義政策。

我不會為本地德士業辯護,大家都承認他們是自作孽,優步不僅為大馬人帶來更多選擇,也通過競爭迫使德士業改進。公平競爭肯定惠及消費者。

問題是這競爭公平嗎?

首先大馬出租車市場本來就很有問題,而政府必須為此負上責任。當局僅向一小撮私人公司發放出租車執照,德士司機不得不向這些公司購買一般上以7年為贘還期、當局指定的國產車德士,而且還要繳付昂貴的租金。在數家公司壟斷、濫用出租車執照下,司機的血汗錢遭到剝削,養車和養家都成問題,不得不向顧客開刀,最終受害的還是消費者。

另一方面,尤其在國外,優步一心壟斷市場的作風引起不少抗拒。上週聽BFM電台訪問優步大馬總經理Leon Sing Foong時,後者一再拒絕透露優步在大馬的業務是虧是損,他極力逃避回答的態度讓人不安。(Leon 表示,優步正在就其商業運作和SPAD「友好、有建設性」地合作。)若如一些方面懷疑般,一旦通過暫時的虧本生意消滅了競爭,優步是否會調高價錢?有誰笨到相信商家能做到 kami rugi, anda suka hati,特別是一家市值達500億美元、總有一天要向股東交代的公司?

優步在海外通過「對手調查」等骯髒手段恐嚇其批評者、對付競爭者的行為,也很值得大馬人警惕。還有若優步壟斷了市場,買不起或不習慣使用智能手機的群體是否會因此搭不到德士?但市場並不會那麼理性,不管優步多麼受爭議,一般市民不會想太多,我們只會選擇表面上最划算的服務。

我個人不反對更多、更好的選擇,但我們同時得要求優步更透明,若做不到這點,就必須考慮是否繼續支持、使用其服務了。大馬人也必須向SPAD等政府單位施壓,要求改善公交,治癒本地德士業所患頑疾;不改變,就等待淘汰吧。

優步推動大馬德士業擺脫了目前惡劣的局面,那是好事。但我們是否會因為短視從一種壟斷跳進另一種壟斷,那就全看大馬人的造化了。

在一些先進國家,部分民眾對可持續性有比較明確的概念,甚至堅持不使用免費或商業模式不明確的產品和服務,因為擔心該產品無法持久,或有關公司意圖壟斷市場。人的本性是短視和貪小便宜,這些人在任何國家相信都不是多數,但顯然教育和知識能有效克服這些心態。

很多大馬人一定覺得這種堅持很傻,堅信自己應得免費或便宜的服務。就算那意味著剝奪別人的心血(如非法下載音樂和軟件),最終導致大家共同的損失。我們都是自私的凡人,只要是免費或便宜,不拿豈不是浪費?

但天下沒有真正的便宜,只有價格合理和不合理,便宜的不一定合理。拜科技和工業革命所賜,今天食材、衣服等產品的價錢一直被人為壓低,這一切是資本家通過血汗工廠、化學品、機械等拼命壓低生產成本所致。結果我們都花錢在相對不重要的事情上,食物和物品的質量日趨惡劣,自作自受。

任由市場主宰一切(或延伸至民主制度)的一個缺陷是,民眾往往短視,為了一時甜頭犧牲長久的共同利益(當然很諷刺地,這也是部分社會和人士支持專制政府的原因)。幾個諸葛亮是否比一個笨蛋組成的社會更適合決定大方向?這就牽扯到人們對「人治」的迷信了,暫時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