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人真的有那麼醜陋?

我有時過於自我中心,當面對批評,會覺得對方不喜歡自己,而非針對該行為或事件,因此得一再提醒自己放寬心胸虛心受教。我家人朋友相信知道,我有時還無法做到這點。

承認自己的過錯並不容易,我們就算理虧都能搬出輩份、族群、社會地位等對人不對事的理由,反正就不是自己有錯。

為什麼要提到這個?

最近一位自稱是英國僑民的網民在《當今大馬》新聞網站貼文,批評大馬人種種不是,包括本地司機不守交通規則、大馬人對政治的毫無頭緒,和自私、普遍缺乏同情心等。他/她宣稱大馬注定失敗,而這不僅僅是政府爛,也因為大馬人民素質有問題。

結果大馬網民情緒高漲,有的諷刺說大英帝國已沒落,英國無權管大馬人怎樣,不要自以為高高在上;有的搬出英國的殖民史,為大馬當下的問題找藉口。有人則說,英國人也有各種缺點,作者沒資格說三道四。很多人更拿出陰謀論,說對方英文不如他們這些「受過教育」的大馬人好,一定是冒充英國佬、別有用心的政府雇員。

(我也曾多次和網民辯論,結果對方理虧,就咬定我不可能真的是大馬人,令我啼笑皆非又無可奈何。)

他/她的見解我不完全認同,但能理解,無須用陰謀論來解釋。如他自稱在某家「著名國際生物科技公司」任職,日子可能過得不錯,難以體會大馬人的辛苦和不安,親建制派的立場就算不合理,都不至於叫人驚訝。而文章明顯有誇大意味,如宣稱大馬「毫無前景可言」。但我們自己談話時不也經常那樣嗎?動不動就把國家前景講到好像蘇丹或索馬里那樣,把政府講到比朝鮮的還糟糕。批評是很重要,但也得是合理的批評。

有網民說,大馬可以由國人來罵,但不容外國人侮辱。然而我看到的,卻是大馬人不願意承認自己需要對國家的問題負責任。真是典型的大馬人呀!

如果海外媒體宣稱大馬政府是全球最爛,那我可以跟你打賭,大馬人一定會拼命按讚、在臉書轉發,彷彿證明了我們個人、群體和國家一切問題都是政府的錯。但作者竟敢聲稱大馬民眾本身有問題,於是大家惱羞成怒,你怎麼能說大馬人不懂得自省、喜歡推卸責任呢!

管他是英國人、孟加拉外勞還是朝鮮間諜,難道他的立場就完全不成立了嗎?在一片謾罵聲中,我沒看到多少個網民正面反駁作者的觀點,而盡是人身攻擊和種族主義的言論,毫無建設性。(聽說大馬人很反對種族主義,對嗎?)

而更可怕的是「別有用心」這項指控,凡是批評者,只要宣稱對方有不可告人的動機,我們就立於不敗之地,對方的論點不管多麼一針見血,只要出自他的口裡,都是不可信、甚至不可聽的,因為會污染我們純淨的思想,成全了對方的陰謀。於是一切溝通、辯論都成了危險的事情。

既然不能指控對方別有用心,我們還有什麼方法說服對方呢?

幸好,還有一些網民選擇了對的方式回應,她們理性貼文解釋我們的情況、承認大馬人有所不足,並提出各種進步的建議(謝謝她們)。這些人向批評者證明了大馬人並非都如作者所言一般,有很多大馬人都在思考自身民族的問題,並在努力帶來改變。她們證明了大馬民族態度和行為舉止上的多元,並非都是自私自利、死不認錯的小氣鬼。

我們有很多問題要解決,但與其期待菁英之間爭奪權力會帶來改變,不如大家從自己開始做起,當個有公德心、為其他人著想的市民,同時集思廣益、學習理性辯論,少一些謾罵、多一些有建設性的提議。與其把一切寄託於政客,不如改變自己能改變的。

大馬人都很不錯,在某些方面甚至值得其他民族學習,但我們也有缺點。如果我們連那麼一點批評都無法接受,那不是證明了自己的醜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