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平等邁進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消息。祝福每一對今天終於得到認可的愛侶。

但隨便上上社交媒體,依然可以看見不少(包括美國的)人發表反同性戀言論,其中最常見的一個說法是:「我不介意他們躲在房間裡親熱,但今天以後,我被迫見到他們在眾目睽睽下在手拉手。這是不可以接受的。」

又或者:「雙性戀的人並沒有像同性戀那樣大肆宣傳和爭取我們的權利。也許我們應該像他們一樣上街示威,無時無刻吵鬧,這樣才公平。」

天下的不平等都是一樣的。富人說:「我不介意世界上有窮人,但他們應該在工廠裡努力奮鬥,而非在街上乞討,影響市容。」

也有富人說:「今天的社會越來越仇富,窮人的要求越來越不合理,我們應該受到更多保護。我們努力賺錢,而且對社會有貢獻,為窮人製造工作機會,所以不平等是應該的。」

當然,並非所有的富人都是那樣,很多雙性戀者也都非常有同理心,並和同性戀朋友們一起爭取各種平等。

但平等永遠都會是個受爭議的課題,每個人平等的定義都很自我中心。既得利益群體永遠都會覺得現狀完全公平,認為弱勢群體比自己懶惰、不道德、不爭氣,沒理由爭取「更多」權益。他們堅信公平競爭所以成功,永遠不會承認自己幸運,喜歡無限誇大自己的努力。

至於我認識的很多普通人亦覺得自己不幸運,因為政府不理想、工作忙碌,薪水不足以買大車和房子。但他們不是孟加拉外勞,可以結婚,有房間可以睡覺。其實我們都很幸運(而我個人更是超級幸運),只是惜福的人不多。

我們可能會覺得,今天同性戀者的權利終於受到一點承認,很多人都在聲援他們,因此生在今天的同性戀者都很幸運。但這當然錯誤十足。這些人依然面對種種限制和威脅,是一群被迫走在最前端的戰士,隨時遭到反同人士攻擊。今天美國能上街慶祝的同性戀者都苦等了數十年,有的已是白髮蒼蒼、路都走不動的老伴侶,這一天儘管值得爭取,但對他們而言恐怕來得太遲。

這些人的過去,我們補償得到嗎?

反同性戀情緒主要是源自西方的基督教文化(和伊斯蘭文化),今天西方國家中相對保守的美國踏出了重要一步,希望我們這裡很快也能看見同樣的曙光。雖然作為保守的穆斯林國家,我相信大馬的同志朋友們起碼還要多等幾十年。

而奮鬥至少還要延續幾百年,爭取男女平等、種族平等的鬥爭亦未完成。

直到那天,沒人會為了同性戀爭取到權利而上街慶祝,同性婚姻成為人們不以為然的家常便飯,甚至小孩子想到「相愛」的概念,也不會以為一定是一男一女,那時奮鬥才算有了成果。但到了那天,他們和她們也一點都不幸運,因為我們其他人一直都享有這些權利。

《芝加哥太陽報》記者伊納特勾推文道:「這並不是同性戀的問題,正如種族歧視並非黑人的問題、男女不平等並非女性的問題一樣。這是人類的問題。」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自然是個里程碑(而希望會有全球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那一天),但我們最終的目的是消除歧視和不平等,以及克服這些人性中根深蒂固、消滅同理心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