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海水的地方就有……烏鴉

本文2015年5月11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筆下真情》。

上週一,本報《大都會》封面報道提到靈市十四區有大群烏鴉棲息,噪音和鳥糞對居民造成困擾。巧的是,本人前一晚才在十四區大樹下停車,擋風鏡中鳥糞,好在過後不久就下雨,澆去了些火。

烏鴉是非常討人厭的生物。它外貌醜陋,羽毛沒孔雀美麗,不像狗狗那樣通人性,也不像小貓般對人裝可愛。不學人講話,因此人們不覺得它比鸚鵡聰明。

烏鴉是討人厭的,因為它從來不需要討好人類。

而且烏鴉經常滋擾人類的生活。它們不只製造噪音,還隨意大便(雖然沒經過訓練的貓狗也沒好到哪裡去),更經常在垃圾堆中覓食,導致遍地污物。

說到垃圾,曾有人發明一台烏鴉專用的自動售貨機,並訓練烏鴉從馬路上拾取硬幣,讓它們「買」花生吃。發明家克萊恩更提議,可以訓練烏鴉幫人類撿垃圾、電子零件等,甚至參與救災工作。

這個主意聽起來相當瘋狂,但如果我們能訓練狗狗當警犬、導盲犬和搜救(及乖乖大便)烏鴉有何不可呢?烏鴉比狗狗聰明多了。
雖然貌不驚人,而且不像貓狗般「通人性」,烏鴉智商其實能媲美猿猴、海豚和7歲小孩。

《伊索寓言》中有一則烏鴉喝水的故事。一隻口渴的烏鴉看到窄口瓶內有半瓶水,於是將小石子投入瓶中,使水面升高,從而喝到了水。
當然這只是寓言,它連科幻小說都不是。但和烏鴉一樣,科學家最喜歡追究到底。

近年來有科學研究發現,遇到類似問題時,烏鴉確實會扔石子進裝著水的容器,但如果容器裡是沙子,就不會扔石子進去。

科學家還發現,烏鴉擅長製作和使用工具,包括把木片啄成小刀,或把鐵線彎成鉤子,勾出容器裡的食物。

(過十萬年,這些懂得製造小刀和鉤子的烏鴉是否會發明出烏鴉專用的iPhone呢?我參觀博物館時發現,我們祖先舊石器時代時所生產的工具,不見得比烏鴉先進。是時候準備人鴉大戰了!)

還有日本科學家發現,為了吃到堅果果仁,當地的烏鴉會利用行駛中的汽車,碾開堅硬的果殼。

但最不可思議的是,這些烏鴉還懂得看交通燈,它們在紅燈亮起來後把堅果放在斑馬線上,然後飛到一旁。等到下一次紅燈亮起時,他們便可以淡定地跳上馬路,將果仁從殼裡挑出來。

(我朋友說,看來烏鴉比某些不知紅燈為何物的成年人類還聰明呀!)由此可見,烏鴉很好地適應了人類的環境;它們也跟隨著人類的足跡傳播到全球各地。「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華人」的同時,或許也該給烏鴉同胞們一個認同。它們聰明而且生命力強,處處都能找到生機,但不討人喜歡。

而作為侵入物種和害鳥,烏鴉確實會帶來各種問題。全球侵入物種數據庫(ISSG)的資料顯示,烏鴉不止滋擾人類,還和大馬的原生品種競爭,損害農業,而且降低本地生物多樣性。

烏鴉主要是靠船舶的協助遷移到各地,有時(如大馬)還是人為引進,以控制害蟲。它們智慧高、競爭能力強、食性多樣,人類垃圾則為烏鴉提供了充足的食物。

在不少國家,烏鴉已達到害鳥的程度,因此人類對它們趕盡殺絕。其中,大馬當局主要通過陷阱捕捉及射殺消滅烏鴉。

雖然侵入物種會危害新的環境,特別是破壞生態平衡,但和貓狗一樣,它們和我們有著微妙的共生關係。甚至可以說,這些生物填補遭到人類破壞的環境,或許也是生態自我平衡的一種必然。

有時濫殺害鳥也能帶來嚴重的後果。中國毛澤東時期曾經掀起「除四害」運動(包括打麻雀運動),結果破壞生態平衡,間接造成“大躍進”的嚴重饑荒。

嚴重破壞生態平衡的侵入物種還包括貓狗。但聽說還有一種比烏鴉還要聰明的物種,它對大自然和生態平衡造成極大破壞,規模空前。如今這種物種已經超過70億,地球上每一片土地都能找到它。不過今天這裡暫時停止討論這種生物一週。

希望以後大家見到又黑又醜的烏鴉會刮目相看,甚至產生一點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