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學會了怎樣愛國

本文2015年4月27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筆下真情》。

我常從廣告課本和旅遊冊子上讀到、看到一個美麗的馬來西亞。

在這個國家,不同膚色宗教的人民融洽相處。城市充滿文化特色,雨林古老而茂密。

伊班勇士頭戴羽毛,平日不是打獵,就是在跳英雄舞。原住民都逍遙自在,彷彿活在世外桃源。

我們從小就被告知,我國有三大種族,是種族和諧的最佳典範。其他國家都是單一種族,而我們多元文化。

我愛這樣的馬來西亞。她讓我由衷感到驕傲。我無法接觸她,但可以想像她的美。

這裡沒有暴民要教堂拆十字架(一切都是誤會),沒有政客發表種族歧視言論(一切都是誤解),沒有血汗工廠、人口走私(沒見過就是沒有),沒有外勞遭到剝削(有都是他們自己要來的),每個人都得到平等待遇。

雖然買房難、買車貴,但我願意相信那是自己不夠努力。雖然目睹過腐敗警察和政客的嘴臉,但我相信那是個別現象。KTM破舊不堪,但別具特色。教育體制非常惡劣,但我讀書時成績不錯。

儘管如此,有時愛國之情難免被不理想的現實生活動搖。

而且常常看見長輩們批評大馬的同時,對中國表示仰慕和嚮往,這令我費解。他們又沒在中國住過!直到認識了一些中國朋友,才發現那真是個好地方,甚至比我國還要平等,還要多元文化。

朋友說,中國有56個族群,中國對少數民族實行偏袒的“兩少一寬”,即使殺人也重罪輕判。另外,漢人只可以生一胎,少數民族卻可以生多胎,考試還可以加分,哪來的歧視和打壓?

看著新華社那些藏人跳傳統舞蹈的照片,我不禁想,西藏真是個好地方,那裡的人都好神秘,好特別,難怪中國朋友們都那麼在乎西藏是否屬於中國。那麼美的地方,怎麼能丟了?那麼特別的文化,我們當然會好好珍惜,讓藏人每天都能跳舞。看著照片裡那些藏人快樂的神情,我不禁納悶:他們又無需為生活擔憂,怎麼會想搞獨立呀?

最近還聽說東馬有些人想搞分裂,這同樣讓我費解,東馬人不都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嗎?

朋友說,中國貪官都是個別現象,而且由於中國互聯網發達,人們在網上有絕對的言論自由,因此全國網民都成了黨的眼睛,幫中央監督不聽話的地方官員。他們驕傲地說,曾有地方官員因手上戴著金錶,被眼尖的網民發現,然後那個官員就落馬了。這叫真民主!

(我們這裡上街示威都無人理睬!)這些朋友在中國過得好嗎?原來他們來自小地方,日子不好過。於是他們講起了家鄉一些悲慘的故事,如某女孩因為窮,被迫當毒驢,結果毒品在胃裡泄漏出來慘死。如某個老人在醫院被搞死,如城管的暴行,他們打工時要遵守潛規矩、幫老闆召妓之類的。

但沒辦法嘛,小地方,他們又不是來自北京。

相反地,我認識的一些外國人,他們就一點都不愛國,每天都批評政府。他們國家一定很糟,但華人有句話:家醜不可外揚。我不禁為他們和這些國家感到悲哀。

於是我懂了中國朋友口中的愛國。聽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要講話,我不禁心往神馳,多麼有大國風範呀。特別是他常說的一句話: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雖然不是中國人,但身為中華民族,這令人感動的偉大復興也屬於我。

我愛馬來西亞,我也愛中華民族。

要愛國很容易,就是要去多相信她抽象而美好的一面,正因為這一面離我們很遠,所以美好。最好把自己當成遊客,不去關心醜陋的現實。如果你覺得自己不夠愛國,不妨走上茨廠街,向路人高呼幾聲satu Malaysia吧。在訝異的外勞和旅客眼中,你很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