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偉人性向獲承認

本文2013年7月25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觀海聽風》。

在2萬多人請願下,英國自民黨成員遞交了一項法案,要求追授因同性戀被定罪的數學家艾倫‧圖靈(Alan Turing)死後「赦免」狀。圖靈二戰時協助破解納粹密碼,被認為令二戰縮短了2年,避免了成千上萬人命犧牲。他也創下電腦科技的基礎,被稱為「電腦之父」。然而,圖靈因為性向而被判處化學閹割,強迫注射女性荷爾蒙導致變性,被認為因此服毒自殺。

儘管聲援圖靈的人們或為有望「平反」而高興,但「赦免」這個字眼明顯很不妥,何況歷史上有約4萬9千名同志在同一條法律下被定罪,包括大文豪王爾德。不管圖靈有多大貢獻,創下特例赦免一人並不合理。承認對圖靈造成傷害的同時,當局一個判決都不應該改,就如英國政府曾經的立場那樣,他是根據當時(不完善)的法律被定罪。就讓歷史上的錯誤永遠作為錯誤去銘記吧,不以一個象徵式的“赦免”就拋下了歷史包袱。

我贊成《觀察家報》時評的提議,即當局應把圖靈等同性戀者的貢獻以及面對的不公寫進教材,在校園為同性戀社群樹立回正面形象,阻止針對他們的校園暴力,讓在歧視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們抬得起頭。

當下的媒體倫理不鼓勵新聞報導提及當事人性別性向種族等,認為無謂強調只會加劇讀者刻板印象。可是我認為(至少在保守的社會)確實有必要去更公開承認同性戀者(或女性)的貢獻,直到社會對各方一視同仁。我們必須(先)讓大家站在同樣的起跑點上。

至少當下,我們有必要提醒人們,跟異性戀者一樣,同樣有不少同志為人類作出了卓越的貢獻。亞歷山大大帝、古典經驗論創始人培根、文豪普魯斯特、藝術家米開朗基羅、冰島總理西於爾扎多蒂,這些人的成就來自他們的成長過程和努力,不能因性取向肆意抹殺。

學者諾爾頓一針見血地說,人們若聲稱一個人的性向(或性別)同他們的成就無關而沒必要提及,那他們應該認識到,社會一直以來都受惠於同性戀者的貢獻,但為了否認他們是同志,不惜施壓、威脅、殺害。圖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