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體和非主流媒體(一)

本文2014年2月25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觀海聽風》。

這些年來,不少人吹棒所謂「新媒體」、「網媒」、「非主流媒體」,也有些人捍衛所謂「傳統」、「主流」媒體甚至紙媒的價值觀,非得幻想成一場大衛對壘歌利亞之役不可。

其實,甚麼是主流媒體、甚麼又是非主流呢?若「網媒」是非主流,那請問它非主流在哪裡?依很多人定義,《紐約時報》《衛報》揭發政府罪行、自由派主張強烈、擁有網站的老牌媒體想必就是「非主流」媒體了。如此般的語義讓人覺得,「新」媒體即將取代舊時代,而趁早站在「非主流」的一邊是他們的遠見。同時「傳統」媒體也給予優良傳統為榮、或者過時的不同印象。

我不禁聯想到「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還會不會有「最新發展式後現代主義」呢?現代主義認為自身是avant-garde,是正確而且即將取代舊社會的合理趨勢。反之,後現代主義認為沒有所謂真正的「進步」。只有對應不同時代和環境的產物。

本地一些著名、被認為是「非主流」或「新媒體」的新聞網站,媒介是網絡外,也遵守和紙媒一樣的新聞價值,如實事求是,儘管社評有立場,但報導上保持中立。將這些新聞網站和某些宣傳性質的社交網站page歸類在一起,是一種莫大的侮辱。

還是看看美國老牌媒體《紐約時報》吧。它是主流媒體嗎?我想沒人會否認。然而單看媒介,《紐時》的前衛令任何網絡、新興媒體都望塵莫及。谷歌眼鏡未進入主流市場,《紐時》就率先開發了該平台的應用程式。至於網站、電子報,《紐時》在用戶體驗上也遙遙領先,每一個平台都一樣用心,絕非有了就好。

我並非說媒體要做得好,就一定要靠媒介。《紐時》若非大膽、細心、有深度的新聞,也不會保留西方讀者權威消息來源之一的地位,不管網上或紙上。

網絡只是媒介,不是媒體。不管甚麼媒體在那裡都可以有一席之地。而報章要問自己:「讀者為何還需要我們?」答:自然是我們能做得比別人更好的地方。硬硬要在錯的方面競爭,只會成為專注於自身優勢的絆腳石。(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