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城市的精神

本文2013年5月30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觀海聽風》。 

倫敦早前發生疑似恐襲血案,而兩子之母肯尼特與持刀兇徒理論的英勇事蹟成了佳話,英國媒體也紛紛指出倫敦人臨危不亂的表現,市長約翰森豎大拇指稱讚:「這就是倫敦精神。」

二戰倫敦大轟炸(The Blitz)時就出現了「Blitz Spirit」一詞,形容倫敦人面對外來者襲擊時仍捍衛自己生活及價值觀、共同對抗敵人的堅忍形象。往後的一些災難中,如七七爆炸案及近期的血案,英媒都傾於放大各種感人的片段,聲稱倫敦人再次堅定地抵抗了敵人。

當然,類似的論調在任何國家都可以聽得見,早前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時就有不少政治人物及民眾在盛讚波士頓人的精神。

我們都該表揚勇敢、善良、堅強的人,他們是社會的強心劑,尤其是面臨悲痛時。不過,社會十分多元、複雜,在全球最多移民的城市之一倫敦更是如此,一昧簡單煽情地敘事,用一種精神形容並不完全妥當。二戰倫敦大轟炸時確實有很多倫敦人在堅守自己的原則,但戰爭中倫敦的罪案也飆升了57%,社會各個階級幾近分裂。在今次的血案中,別管甚麼「你一個人在對抗所有人」,血案中的兇徒是「生於斯長於斯」的倫敦人,他的不滿是在倫敦某個角落滋長的。

在血案中發揮了「倫敦精神」的肯尼特,本來也是外來移民:她的出生地是法國。

過於單一的論調容易讓有心人賦上危險的意義:「他們」(伊斯蘭極端分子等,不管是不是來自國內)在針對「我們」倫敦人。政治人物尤其清楚如何以這種論調獲得利益,美國前總統布什在倫敦七七爆炸事件後就公開向倫敦表示,「經歷納粹轟炸(Nazi Blitz)並存活下來的城市,不會向暴徒及殺人犯低頭」。他當時正為美國在中東的戰役尋求更廣泛的國際支持。

西方與伊斯蘭世界的對立,隨著這樣的論調由政府深入民間。

是的,我們需要正面團結的「社會精神」。社會理應盛譽那些體現良好精神的人,也讓所有人知道:這是良好公民的榜樣、應有的精神。不過,我們也必須知曉真相的複雜及多面,看見同時存在的問題,著手解決並從摩擦及傷痛中吸取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