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德女王、神權國、李光耀和其他

不久前和A聊起伊刑法,她說:「國陣不會允許伊刑法發生。伊刑法一旦實施,巫統不會得利。」

A說:「韓劇《善德女王》中有一段情節,說給你聽聽。」

嗯?韓國古裝戲和伊刑法竟然還會扯得上關係?我一頭霧水,有點好奇。

 

(一)

《善德女王》講述德曼(善德女王)如何和把持朝政多年的美室鬥爭。美室掌握了曆法,知道日食月食等天相發生的時間。在迷信的百姓眼中,她是呼風喚雨的女神,人人敬畏不已。

後來德曼奪回公主之位,她所作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放棄神權,將曆法公之於全體人民。

美室質問她的對手:「不用神權,你如何控制百姓?」

她警告德曼:百姓的慾望最可怕,百姓的要求沒有止境。

A解釋說,百姓把美室當神看待,相信她的神力能滿足他們一切需求,但幻覺一旦破滅,美室會死無葬身之地。

A說:伊刑法一旦實施,國陣也不能免責,巫統支持者主要是鄉下馬來社群,這些人勢單力薄,必定成為伊刑法首當其衝的懲罰對象,這對國陣不是好事。

 

(二)

身為國際新聞記者,我不禁插嘴說,這讓我想到「哈里發國」(IS),很多人以為他們只有極端暴力,但IS喊得最響亮的口號是實現福利國。

《大西洋月刊》曾訪問IS支持者,他們蔑視沙地阿拉伯,因為沙地只敢落實伊刑法,即砍小偷手掌之類的。IS則希望落實全套伊斯蘭教法,這概括經濟和一切,並以福利國為目標。

我說:這能解釋IS為何這麼殘暴,並不斷樹敵。他們自知實現不了福利國,因此必須不斷戰爭、鼓勵追隨者殉道。

IS的終極理念是死亡,因為一恢復和平,他們無法向活人實現承諾,“哈里發國”的預言就會成為謊言。

 

(三)

此時正逢李光耀逝世,大家都稱讚他是務實的好領袖,不空喊口號,也不利用宗教課題,一切追求績效,令大馬人好羨慕。

新加坡名義上是民主國家,但將近50年來,人民行動黨一直大權在握。這一部份是人民和執政者間的社會契約,即政府以高效率換取人民無限期支持。另一方面,人民行動黨通過《內安法》打壓異議者、控制媒體和輿論,令獅城成為全球較不自由的國家之一。

中國政府醉心於「新加坡模式」,不只羨慕其相對不受挑戰的一黨獨大式統治,也嚮往其精英主義、凝聚力、清廉政府和效率。如果有能力,中共很想把中國變成一個大大的新加坡。

但治大國如烹小鮮,獅城是島國,中國是大國,中南海無法根除地方官員腐敗,無法讓大多人過上安穩生活,更無法控制新疆西藏等偏遠地區。

和新加坡政府一樣,中共的權力基礎是「高效率治國」承諾,一旦夠多人民發現「高效率」神話是個謊言,中共又無法成為反對黨,他們便沒有了退路,只能抱著中國一起毀滅。

也因此,中共和新加坡政府維護神話的手法如出一徹:控制輿論,消滅不滿的聲音,同時強調國家存在受海外勢力威脅,以解釋維穩之必要。

 

(四)

回到《善德女王》的劇本。美室說:人本性懶惰,希望別人為他們操心,希望能躲避災害,因此希望別人替他們祈來雨水。德曼說:只有算計著掩蓋真相,才最是疲憊痛苦!

高效率政府和神權國,原來往往不過一線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