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现在的小朋友对历史的认识,真的不应该只停留于那种「我有一个梦」的瞬间片段,而忽略了这些斗争背后的策略、妥协、时机掌握、各方起初的意见不同,和那斗争的持久。今天说行动党「舔老马」的人,大概都忘了当初安华是什么样的角色。那时人们不在脸书吵,但一定也有人对行动党「舔安华」感到失望吧?行动党从一开始(包括几十年前)就很务实地到处组建联盟,因为在前线斗争的他们,比任何一个键盘勇士都清楚要打完这场仗需要什么。固然他们也有很多策略上的错误,也有很多问题。但对我们这些希望推倒国阵、恢复两线制的人来说,当务之急不是拥有一个很理想的选择,而是先耕田了再说,先让国家走出巫统的一党独大。然后,实现了这点后,我们再来好好地监督希望联盟,又或者下次再把改过自新的国阵选上台,说不定以后还会给在这片新土地上开始壮大的社会主义党一个机会。

昨天我跟朋友讨论起政治的事情,他笑说:几年前的你,一定不会支持今天的希望联盟,因为老马这件事情。我笑说,还好我不是个害怕改变主张的人。这几年来我变得务实了,不那么理想主义了。我又想起六七年前有个非常热血的学长Ley Soon,他跟我说过:我们不信任安华,但我们必须利用安华。而说到今天的废票联盟,我最早认识的投废票的人是我的父母,那时我还是个一二年级的小学生,就听过他们说他们投了废票,在选票上画了乌龟。那时老马还是首相,行动党还没有跟伊斯兰党结盟。十几二十年后,他们告诉我:这次一定要投票,我们没什么机会改变这个国家了,但你们年轻人,趁著还可以为自己的前途投票,就去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