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和接下来十年

人总是高估一两年内的变化,低估十年内的变革。

比尔盖茨

过去一年,这个国家变好了吗?大马人众说纷纭。有人觉得只要国阵倒台一切都会美好;过去几个月相信越来越少人还这么想。也有人509前就大呼:不管谁做政府,都不会有变的啦!在他们眼里,希盟政府在很多方面的缺乏作为证明了自己的远见,也证明了他人的愚蠢。

我无法认同上述两种极端看法。改变非一朝一夕的事,509也不是一场无谓胜利。我们阻止了国阵继续侵蚀民主体制,包括对选举制度的破坏;这是恢复人民选择权的第一步。我们让媒体恢复了自由,让大家有机会在这里更直接地批评政府,让传统媒体能再次扮演第四权。通过推倒纳吉政府,我们也确保大马不会变得像斯里兰卡那样,坠入一带一路的债务陷阱而赔上了港口

对很多人而言,这些胜利远远不足。他们问,说好的族群平等呢?说好的承认统考呢?说好的承认同性婚姻呢?说好的增加女性国会议员呢?ICERD怎么没签成了?人们也对很多事情不满,包括马哈迪对国产车计画的执迷、安华的权力欲、旺姐的无所作为、马智礼所做的任何事情、公正党的内部斗争、土团党回收巫统党员 ⋯⋯ 这些都让人惊呼,这是新大马的模样吗?

但犹记一年前媒体报道和批评前朝政府的作为时得处处顾忌地雷,不像今天可以自由报道。昨天时事评论员可以任意批评的反对党,也成了今天我们可以任意批评的政府。犹记一年前人们对政治心灰意冷,连部长是谁都不关心;今天人人却天天追政治新闻,对部长的做法有意见。犹记一年前纳吉显得如此不可动摇,以至于凯里等巫统新生代也不敢批评党内领袖,如今凯里却公然批评扎希,希盟政府中亦有不少敢怒敢言的声音,如赛沙迪几天前斥责索讨政府合约的土团党中央代表。犹记一年前我们骂政府是苦中作乐,如今我们骂政府是恨铁不成钢,是觉得该做得更好。

我们该做得更好,因为实在有很大进步空间。新政府整天把新大马挂在口上,但从希盟在波德申派糖果,到土团党代表公然向部长讨政府合约,这新大马太多地方换汤不换药。显然我们不能单指望希盟政府去改变现状。但更严重的是,我们没有好的反对党去鞭策政府;当伊党和巫统的惯用手段是炒作宗教族群课题,那希盟政府就只会用族群政治和假虔诚来回应反对党。我们需要一个世俗并跨族的反对联盟,在正确的擂台上和执政联盟竞争;长远来看,我们需要超越两线制升级为多党制,来摆脱政治零和博弈。

与此同时,围绕着反ICERD示威的舆论凸显大马各族依然互不信任。如果大家纠结于你赢等于我输的族群得失,那我们永不会和解。反ICERD示威前夕,有马来女生在社交媒体写道:「你是否曾因为肤色而遭到华人公司拒绝聘请?如果你反对种族主义、反对不公平待遇,请反对ICERD。」她的言论引起多人共鸣。我们觉得这很可笑,但是当这些情绪转换成选票,我们还笑得出吗?值得让我们乐观的是,巫统在沙巴得到教训,证明了巫伊大团圆未必带来胜利。接下来十年,我期待东马人的声音能扮演更大角色,引导大马走向更多元的政治。让我欣慰的是,身边很多马来同胞能从华人的角度出发,去争取属于所有信徒和非信徒的世俗国;也有很多华人朋友不是从「政府几时要承认统考」「我们华人到底得到什么」这种狭隘兼目光短浅的种族立场出发,而是争取一个属于所有大马人的马来西亚。我衷心希望他们会是大马的未来。

说真的,我们不会一步登天。但我们切忌守株待兔。即使是强势马哈迪,单凭他一人既无法把大马推进泥沼,也无法带着大马走出泥沼。是时候摆脱人治迷思,别再等圣人拯救我们,也别再把恶都怪在个别领袖上,管他是纳吉老马。事实是一个丑恶的大马源自于「华人贪婪奸诈」「马来人好吃懒做」这种我们习以为常的成见。如果各族互相猜疑,政治自然会成为族群间的零和博弈。若各族互相扶持,政党自然也会远离种族政治。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过去一年大马人踏出了重要的一步。但接下来十年我们能走多远,全看我们能不能超越自己。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里相亲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