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与知识

我们很少思考现在拥有的一切多么不可思议。我们扭开水龙头会有清洁的水,去商场可以买来自球各个角落的新鲜食材。在古代,就算你是皇帝都未必吃得到新鲜海鲜,更不要说上网看YouTube。至少从物质享受的角度而言,今天一个普通上班族的生活绝对赢过古代帝皇。

但和古人相比,今天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很多人都能轻易上网,也可以看电视、读报纸或读书。我们每天能知道地球的另一端发生什么。古时别说海外发生什么,一般人甚至只知道自己村子里发生的事情。

对一个活在2017的人而言,资讯时代是福气也是累赘。

因为可以得到资讯,我们可以通过选票或舆论影响国家政策。因为全球化,我们可以参考海外的局势,来帮助判断自己的处境。当海外发生不公义的事情,我们可以支援受害者。当不公义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海外的媒体也会报道,外国人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但我们不善于处理过多的资讯。媒体、知识分子和反对党都叫我们关心社会、充实自己。问题是,很多资讯无助于我们理解世界,反而让我们产生非黑即白、过度单纯的世界观,或者只看到片面的负面资讯,变得人心惶惶。

举个虚构例子,媒体报道一则关于恐怖份子杀死十八个游客的新闻。这是蛮大新闻,根据传统公民教育,我们应该关心。但知道了这样的消息不会让我长见识,只会让我心神不宁。很少媒体会愿意提醒我,每一天大马都有大约十八个人死于车祸,一个人遇上恐怖袭击的机率还不如在冲凉时滑倒摔死的机率。(说真的,我怕坐车子多过遇上极端份子。)

又或者,研究者发现某食材可以抗癌。这新闻听起来有科学的味道,很有公信力的感觉。但这种研究往往受商业利益影响,不到一两个月又会有新研究把它推翻。知道了这些资讯对我们不仅无益,还让我们做出错误判断。

这听起来像是鼓励人们停止汲取资讯。但资讯是火,是一把刀子。我们可以用火和刀子来做菜或自卫,也可以弄伤自己。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资讯,以便日常中做出有智慧的判断。否则我们很快会落后于人。

但没有人生下来就善于用火。要怎样消化资讯并对其做出取舍,是一门需要学习和锻炼的技巧。

我觉得,媒体在这方面可以扮演很大角色。媒体人筛选新闻时必须谨慎和负责任,不应为了让故事看起来更吸引人,就把本来复杂的真相变成黑白对立、过度简单的叙述。媒体有权力选择报道什么新闻和怎样去报道,但一个企业除了赚钱,也有社会责任需要考虑,特别是当媒体的社会影响力非常大。

而身为普通人,我们应该善于分辨知识和杂音。资讯不一定等于知识。资讯可以是有用或没用,可以是真相、谎言或有误导性。知识却可以让我们长智慧,甚至当我们遇见新的情况,也会知道怎样去判断它,并做出比较理智的决定。

知识不求新求快,却必须经得起时间洗礼,必须十年百年后依然站得住脚。例如进化论经过了百多年来科学研究的验证,相对论也是。与此同时,增进知识是一直自我更新、不怕推翻旧观念的过程。如果明天有研究发现某种现象和进化论有牴触,显示进化论可能需要修改或根本是错的,那我们就必须接受这个可能,并借机进一步接近真相。

我们可以寻找各种资讯,去说服自己「我的信仰是正确的」。真正的知识却可以迫使我们舍弃想要相信的事物,转而不断追求忽远忽近的真理。

为了增加知识,我们要多阅读,但不只是阅报或上网。我们要多看书本。实体书还是电子书都好,最好是读了后会心里不舒服、会挑战我们世界观的书本。

很多成功人士如巴菲特、比尔·盖茨、马云和马克·扎克伯格都是百忙中依然每天读书的书虫,我想这不是意外。他们总是可以违背常识,去看见众人看不见的趋势。以巴菲特为例,他每天花八个小时阅读和思考。因此他不在乎股票指数涨跌,也不听信市场传言,只根据自己所阅读得知的资讯,判断一家公司值不值得买进。

你未必想要成为巴菲特,但不管我们做什么,巴菲特的方法依然适用。我们必须拥有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知识,才能判断各样新资讯。否则这些资讯就会成为一把控制不住的火,令我们烧伤自己。

今天开始阅读一点也不迟。接下来一年我们少一点浪费时间,每天都抽出二十分钟读书吧!2017年结束时,每个人至少会看了十本书。那时我相信你会用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