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窒息的情感勒索

今天不谈国家大事,谈个比较个人的话题。事先强调,我不懂心理学,仅觉得这值得分享,想来个不专业基本介绍。

最近我跟友人谈起她家人。她二十多岁,从小到大父亲替她做完生活中所有决定,学钢琴大学读什么科系能不能打工赚外快甚至跟谁谈恋爱,全都经过父亲同意。只要父亲稍有不满意,非得闹上几天几夜不可,直到她屈服。她已是成年人,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但她说:「我人生没有选择的权力。看起来衣食无忧,不过是玩偶被摆弄。」就算有时父亲表面上让她有选择,「做了这个决定过后背后的声音,我也不能承受。」

听后,我分享了一段台湾政治系教授李锡锟关于情感勒索的短片给她,主要针对亲子关系。大家得空可以找来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9xhn3LB_cQ

(这篇文章也值得读。)

这女生面对的情况很常见。传统家庭注重恩情孝道,孩子有任何决定不符合父母期待,就会出现「如果你真爱我,……」「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怎能这么自私,……」这类话,把养育恩情转换成施压筹码,迫使孩子以自己的理想为代价,满足父母自己未能达成的愿景。子女要是还不服从,就大吵大闹哭哭啼啼甩东西,「我付出一生你怎么能这么不孝」,甚至绝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

在恐惧责任罪恶操纵之下,无数子女选择妥协,一次又一次牺牲掉人生自主权,换取极短暂的平静相处。

但这平静不可能长久。当勒索见效,勒索者就会更惯用同样手段,通过施压迫使他人让自己顺心如意。长久下,受害者会失去为自己做主的能力;套用心理医师周慕姿的话,「被勒索者的『自我』就在这过程中消耗殆尽,直到其心力一滴不剩为止」。当她连决定自己人生的资格都没有,她将失去在世界中竞争的意愿,只想躲在房里静静过一辈子。

我身边好几个个案,有两种下场:孩子背负不孝罪名,和家里保持距离,终于在外面得以羽翼丰满;要不然是孩子放弃抗拒,变成父母的玩偶,失去自理能力。在上述女生的案例中,她选择独身飞到海外自力更生。

情感勒索常见于各种人际关系,不限于亲子关系。加害者可以是伴侣、朋友、上司、同事,也不难联想到有些政党和其所代表群体的恩主情结。例如,雇主可能不断提醒员工她未达成雇主去年设下的不切实际目标,使员工自责,让她不敢要求加薪、乖乖加长工作时间。

心理医师苏珊·福沃德在著作《情感勒索》中写道,勒索者常用手段包括威胁惩罚受害者、自我惩罚、扮演受害者和提出诱惑。这些手段利用三种常见情感:恐惧、责任、内疚,不顾受害者的感受,促使受害者服从加害者的意愿。如,你不听话我们就没戏了。你不读法律我就跳楼。你让我很受伤,乖,别不听话了。我不打你了,妳回家,我就满足妳所有要求(诱惑)。你看妹妹多察言观色,所以我从来不骂她,为何你不能也一样?(暗示事事服从就能避免惩罚和得到关爱。)我公司很多美女,她们都很体贴(暗示性威胁)。大吵大闹哭哭啼啼三天三夜,对方终于让步了,就说:这是你的决定,我只是提出我的意见,没有逼你。当然,我都是为你好。

我也曾身陷一些非常不快乐甚至有病的人际关系,情感勒索一次比一次严重。因为我情感经验贫乏,一直以为别人都是这样相处。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管是在工作还是感情上,我不擅于拒绝别人的不合理要求。只要有人让我感到自己错了,甚至只是稍微麻烦到别人,他就能让我无法说不,使我为他做任何事情。久而久之,我变得容易焦虑,任何事就算只对自己负责,都会过于害怕做错而止步不前。为了保护自己,我抗拒别人的善意,也不主动找人谈话。

可怕的是,因为惯了那相处模式,后来的有些关系中,我也不知不觉常动用含蓄的情感勒索。我强调自己多牺牲,让对方觉得对不起我。我甚至会自以为伟大地付出,即使对方看穿把戏,根本不愿让我那么做。这些一厢情愿的牺牲表面上为对方好,但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在关系中有更多筹码 —— 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辜负我呢?

认清情感勒索的嘴脸后,我逐渐学会说不,也检讨自己对别人的方式,注意自己哪些言行涉及情感勒索。因为这经历,我明白勒索者很多不是心怀恶意。他们只是发现这些手段有效,能迫使对方让步。很多人自小习惯被情感勒索,长大后也会情感勒索别人,因为已经看不见有其他沟通方式。

但如情感质询师朱利在《每日头条》上所写的:「情感勒索只能对付真正爱自己的人⋯⋯能让你勒索的,必须是在乎你的人。但这种勒索需要付出代价,需要等价互换。」

「那些因为失恋要自杀了,扬言你离开他就要砍你全家的那种人,实质上就是从细小的情感勒索中尝到了甜头,当你意识到被勒索得太不值得要离开了,他就用更大型的情感勒索来留住你。这时候,对待勒索者,你完全没有任何爱可言,只有厌烦与恐惧。」就算你还关心对方,就算对方不知道自己有错,就算你不怪他,我们也要以保住自己的生活为先。

毕竟,情感勒索必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情感勒索者不过是长不大的小孩;如果父母如果不在小孩闹情绪时就满足他,小孩也就不会觉得哭闹就能得到糖果。而情感勒索的受害者一般亟需认同关爱,或对自己过多批判,容易承担别人套上的罪名,所以成为勒索对象。要终止来自别人的情感勒索,我们就要认清情况,明白别人闹情绪不一定是自己的错;你有你的人生,你的人生不属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