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与现实早已结合

知名分析员Benedict Evans说过,看似玩具的东西往往就是未来。我相信不到十年,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背后的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科技会让我们司空见惯。其实这技术存在了很多年,只是一直未成熟,而且未落到商家手里。今天吉隆坡街头到处是低头看手机快步行走的青年,显示AR商业潜质庞大,而任何能赚钱的东西都比较有可能成功。

毫不意外地,很多人看不过去。他们说,人们怎么能沈迷于一个这么没用的游戏,科技把小孩变成连过马路都不会看车的丧尸。但在舆论的另一端,也有很多人指出,精灵宝可梦Go能鼓励孩子多走出去运动,甚至能促进和陌生人交流,未尝不是好事。

我很少玩游戏,精灵宝可梦Go到现在也没碰。不是觉得它不好,纯粹是工作挺忙,剩余的时间可以用在其他事情上面。但说真的,我蛮惊讶精灵宝可梦Go冒起后,大家仿佛发现新大陆,把它当成一个全新的东西来讨论。事实上,精灵宝可梦Go完全符合科技发展的趋势,所谓「科技让人走出去运动和结交新朋友」其实早就已经在发生。

十年前人们都是待在室内用电脑,不管是玩电脑游戏、找资料还是上社交媒体。那时很多长辈担心,年轻人都待在房间里「玩」电脑,不肯多出去和人类交流或接触大自然。(在那以前,人们都是待在家里看电视。)很多人有了「科技让人少和外面互动」的印象,而即使是智能手机出现后,人们依然觉得科技与「现实世界」必然是对立的,他们说人们即使是在户外或和人交流,也都是在当低头族。

我想人们之所以会产生低头族这个刻板印象,主要是因为智能手机取代了很多东西,同时充当很多工具。我们可以用它来下中国象棋、读《孙子兵法》电子书版和《星洲》电子报、听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等,当然也可以把它当地图、打字机、字典、资料搜索器,可以用来跟亲人朋友和陌生人聊天。和以前不同,现在我们无时无刻、在任何地点都可以用手机做到上述所有事情。问题是,我们做这么多都是用同一个装置,很容易让人产生沈迷的印象。

今天大部分人的主要装置已经从桌面电脑(desktop)转移至智能手机,特别是在中国和印度这些新兴经济体,智能手机更是大部分人的第一架电脑。这意味着我们和电脑互动的方式正在彻底改变。从前因为硬件的限制,我们只能在室内用电脑,并不能同时进行户外活动,因此科技和户外活动确实对立。但这只是过渡期。智能手机出现后,科技不再是阻挡人们走出去的东西,它正在转型成一种广增(augment)户外体验的工具。也就是说,这些科技能成为户外活动的好帮手,鼓励我们更常走出去探索新事物。

例如,现在我们要去吉隆坡街巷寻找美食或去旅游景点,都会打开Foursquare看其他人对档口、餐厅或景点的评价。Foursquare可以用手机的GPS技术,我们在户外时,它可以告诉我们附近有什么景点值得去。因为Waze和谷歌地图,我们可以放心去那些没有去过的地方,而不怕迷路;就算没有车子,也可以用优步。而很多社交媒体如Meetup和脸书、WhatsApp的群组功能更可以安排我们寻找志同道合者,一起组织活动。我有个朋友就经常通过Meetup寻找热爱户外活动的陌生人,一起去登山和参加激流泛舟。

因为这个原因,我个人倾向于相信AR会变得普及,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技术反而会是小众的东西。VR或许适合拿来打电动之类或应用在电影院之类的,可是大部分人想要的,不过是那些能让他们认识更多人、去更多地方的科技。换而言之,科技始于人性。因此我对AR比较有信心,而且AR的商机非常明显。

是的,商机很重要。一个科技能不能帮商家赚钱,到底还是它存亡的原因。我们可以预想在AR技术普遍的未来,街上到处会有鼓励我们消费的有奖游戏,例如在商场购物可以收集虚拟宝藏,然后买东西就会有折扣。我想像,以后我们在街上遇到一个帅哥,不只可以轻易读到他的脸书profile,知道他是否单身,还可以知道他喜欢用什么品牌的香水。

因此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结合的反面是,我们消费者的注意力将为此付出代价。毕竟,我们现在活在注意力经济(attention economy)里。现在网上有无限的信息,它们都竭力吸引我们的眼球,鼓励我们花时间读无谓的新闻、玩游戏、看搞笑的影片。在注意力经济里,这一切都是为了卖广告(或捞政治资本)。一旦穿戴技术如谷歌眼镜或苹果手表开始普及,我们将更容易被分心,于是浪费更多有限的精力去消费资讯。那时,我们连看手机都不需要,低头族这个词汇也会成为过去,因为推送通知无时无刻都能自动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或手表上。如果AR就是未来的一部分,这些争夺我们吸引力的内容更将和现实环境结合。那将会是很讽刺的局面,一方面科技不再成为阻止我们体验户外的东西,另一方面它也将更加无所不在、无时无刻地干扰我们。

我们要怎样应对这样的环境?我想其中一个方法是认识到自己的注意力和时间有限,并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去理会无关痛痒的内容。《美少女提出十个条件征婚》这类「新闻」或某部长说了一些内容空洞、捞取政治资本的话和手机萤幕上出现的那个宝可梦精灵一样,它们存在的目的都是要争取你的注意力。你可以选择理会,但你也可以选择去做更有用的事情,例如读一本电子书,或用Excel整理个人预算、用手机写一篇关于宝可梦Go的评论文章。科技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它什么都能做,看你选择怎么用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