藜麦、老马和政治厚黑学

我最近读一本书叫《独裁者手册》。书中提问:为什么统治者都都自私昏聩,不像我们那样清楚看见问题呢?权力为什么造成腐败?这些比我们有权力的人都是蠢蛋吗,还是都身不由己?这本书基本上是政治厚黑学,听起来很犬儒,但媒体和大学教我们从「政治应该怎样」去理解政治,却无视政治现实是怎样。在猫抓老鼠的游戏里要猫不吃老鼠,甚至要猫保护老鼠,我们就必须改变游戏规则,不是空谈好猫不食鼠。

如果感兴趣却没时间读书,CGP Grey在Youtube上有段视频叫The Rules for Rulers,是《独》的内容简要。不得不提,里面也说到为什么投废票不能争取到政党关注,只会方便政党缩减支持者联盟,更专心讨好积极投票的群体。我就不多说书中内容了,今天想在此用书中的片面视角分析我国政局。

《独》和核心概念是:在任何国家或机构,领袖掌握和维持权力都要面对三个集团:名义选择人、实际选择人和致胜联盟。名义选择人集团是名义上有投票权的公民,在民主国家也就是所有选民;实际选择人集团是选票能影响政局的人。致胜联盟是为统治者做事,真正决定统治者是否稳坐江山的核心集团。他们可以是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掌握兵权的军官、警察总长或内阁成员。

大马名义上是民主国家,名义选择人集团包括任何有资格投票的人。但众所周知,因为选区划分不公不均,乡下马来选票比市区选票更有份量。任何政党得到乡下支持就能得胜。由此可见,马来社会和东马土著才是实际选择人集团。在很多偏僻地区,整村人投票给谁经常是村长一人说了算,政党多给村长好处,在乡区派点糖果,就能高枕无忧了。在一些国家,为了坐稳江山,政党也通过控制选举机构重新划分选区,又或者通过控制哪些移民可以得到公民权,来让选举对自己更有利。

也因为这样,希盟处于劣势,无法靠市区和华社的传统支持者得胜。如果希盟讨好乡下马来选票,一定会得罪本来的支持者,他们必须二选一。从战略角度来看,这不难选。

实际选择人集团虽有影响力,但只能影响不能决定。「致胜联盟」才可以决定纳吉继续掌权还是倒台。《独》里提到,人们常以为暴君在革命示威后倒台是失去民意,但通常只是致胜联盟觉得领袖不再能继续提供利益和保护,以民意为烟幕把国王换掉。革命胜利不因为民意不可挡,是因为军队在关键时刻选择不向示威者开枪。能继续服务致胜联盟,江山就坐得稳,否则,宝座就肯定难保。

谁是大马的致胜联盟?我们可以问:钱都去了哪里?哪些人在关键时刻出少点力,首相就会倒台?希盟推倒纳吉的一个方法是让纳吉的致胜联盟对纳吉失去信心。而如果要他们冒险放弃纳吉,就必须承诺在纳吉到台后,可以保住这群人的财富和地位。

老马已经92岁。对希盟来说,老马的岁数让希盟放心。他就算食言,不把首相位子交给安华,他也不能在位多久。

纳吉清楚知道这点。纳吉一再强调老马已经衰老,讥讽他老人痴呆。记得纳吉说自己天天吃藜麦吗?很多人讥笑纳吉与民生脱节。但纳吉才不在乎人民怎么看他呢。不管有意无意,天天吃藜麦暗示纳吉身体健康,还很长命。他这话若有意不是说给选民听,是说给巫统听。

说到底,纳吉不怕民意,民意不难操纵。纳吉怕巫统元老背叛他转投老马,就像慕尤丁。强调老马年老体衰是暗示:继续跟我的话,我可以罩住你们很久。跟老马的话,老古董快进棺材了,能给你什么保障?他挂了林氏父子还不清算你们?

历史上统治者都在斗长命。俄罗斯总统普汀干嘛爱脱上衣秀肉?无非是为了告知统治集团:普汀还很生猛,跟着他你能继续蚕食国库很多年。你背叛他,他还能卧薪尝胆东山再起,然后找你算帐!但如果普汀大病,他可没有指定继承人,老臣子一定会盘算支持谁当下一个沙皇。如果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说国王活不久了,不只各种想谋反的人摩拳擦掌,宫廷里的人也会趁早出卖国王,免得国王死了自己还要跟着被清算。

纳吉不怕林吉祥,纳吉怕老马。很多在乎正义的人说,老马至今不反省,我们干嘛要再给他机会?但不论对于是巫统中纳吉的核心幕僚,还是对于能影响政治走向的乡下马来选民,老马是熟悉的魔鬼。巫统中有权势的人不担心老马和慕尤丁秋后算帐。在老马对面,他们更可能在大势开始对纳吉不利时,决定不忠于纳吉。

怎样制造对纳吉不利的大势?吊诡的是,1MDB等丑闻反而让纳吉坐得更稳。身陷丑闻的领袖会想尽办法保住地位,这点会增加其政治联盟的忠诚。要扳倒纳吉,就必须从实际选择人集团下手,也就是讨好乡下马来选民,以动摇巫统的统治地位。

对担心改朝换代的乡下选民来说,老马是信誉品牌。不管老马做过什么坏事,他当首相时令经济繁荣发展。又因为他是马来民族份子,马来社会不怕他向林氏父子出卖马来利益。如果引起马来海啸,就算国阵继续掌权,巫统中纳吉的致胜联盟会视纳吉为负担,然后迫使他下台。这不是我们心目中改朝换代,但不论对希盟还是巫统后浪来说,移除掉一个身陷丑闻不肯下台的首相是好事,国阵和希盟才都有空间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