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作为一个讨论平台

某小圈子又在脸书上掀起骂战。同辈H针对此事说,脸书的回应过程太快,让很多人没认真思考就急于讲话,似乎不适合有深度的讨论。但A不赞成。她说,脸书是个让大咖和小人物都能加入同一场讨论的平台,它其实很有用。我们不该因为有人使用不当,就避免用它来讨论事情。

A说,任何科技或技术突然变得普及时,都会有一段泛滥的时期,然后人们用它的方式会开始转向成熟。她举例:部落格盛行时,很多网民都用它抒发感想和分享见闻。那时人们在无名小站或痞客邦上发表的东西,其实跟今天多数人在脸书上的状态差不多,很多都是今天吃了什么、工作好闷喔之类的。

今天,社交媒体的方便令部落格沈寂下来。很多人都抱怨说,部落格的黄金期已经过去。但坚持下来的部落格内容水平都很高,拥有足以支撑其经营的人脉。今天很多部落客都是专业写手,一些有名的部落客如Nate Silver和Ezra Klein已经进军新闻业,成为网络媒体大亨;有的如九把刀则成为了知名作者。部落格已经从人人都有但内容水平整体上不高的分享平台,演变成可以稳定赚钱、内容品质相当高的成熟媒介。

我相信脸书也会有一样的发展。今天年轻一代都把部分内容的分享转移到Snapchat和Instagram,但脸书整体上使用率不减,只是人们使用它的方式从积极发表内容转移至被动吸收和分享资讯。这不意味着人们停止在脸书上发表意见,只是所发表的内容整体上经过更多考虑,而不再是「今天吃了什么」。对于讨论公共议题,它依然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而且这个角色并不容易取代。

只是,脸书公开让人使用才十年左右。它带来了各种新交流方式,伴随而来的是各种不适应和挑战。调查显示,很多人会在脸书上说现实生活里不敢说(甚至不应该说)的话,因为他们觉得这些言论「仅限于」脸书而非公开,殊不知东西一方上脸书了就免不了传开。就算私隐设定严谨,也不能保证看到的朋友会不会在别人面前提起。

我想起文豪马克•吐温。他生前常发脾气,然后写一大堆尖酸刻薄的信,呵斥那些得罪他的人。这些信让他发泄了怒气,但信件从未造成任何伤害,因为他妻子每次会偷偷把信藏起来,这些信没有一封寄了出去。跟马克•吐温的邮箱不同,脸书没有人把关,东西通常是打出来就立刻post。但我们不是没有其他方法,例如先把写好的东西搁著半天。我有一个朋友在脸书上发言不当撞板后,他好友毛遂自荐「过滤」他每一个准备发出去的脸书状态。我想这建议很好,大家不妨试试。

一个媒介的特性会影响我们怎样使用它交流,脸书也一样。在没有飞机轮船的时代,传递信件需要很多个月时间。因为往往半年才能答复一次,那时人们写信惜言如金,句句内容深刻。1977年,人类特地从各地收集、录下最优秀的音乐,附上多张最能代表地球的图片,烧录在镀金唱片上,并通过「航海家1号」与「航海家2号」探测卫星发射至外太空。这张唱片或许数千、数万甚至数亿年后才被外星文明发现。人类那时很可能已经绝种,它说不定是人类唯一一次向另一个世界证明自己曾经存在的机会。这唱片承载的内容,份量绝非一封平凡书信可比。

相比之下,我们今天随时可以打电话,或用WhatsApp和亲人朋友即时谈天。跟写信相比,我们讲电话时通常比较随性,不知不觉就讲了一堆废话。WhatsApp比讲电话更方便,按send就可以发信息给一整堆人。于是大家都不在乎讲的话有没有意义,不知不觉就传送了一堆符号表情。沟通来得越容易,沟通方式就越随性,内涵占的比率整体上也会比较少。

但这不是坏事。我们在WhatsApp或电话上也可以讲有深或有意义的东西,只是讲话的量多了,废话也比较多。但既然有了量,有意义的内容也会增加。很多人说什么交流都比不上面对面,但我们面对面时通常也说一堆毫无意义的客套话,在脸书或WhatsApp里反而通常直接进入重点。面对面也不是没有好处,例如我们不敢当面得罪别人,往往会耐心听完并思考对方的话,而不是急于反驳。说到底,任何沟通方式都有它们的好和坏,而且其实可以互补。

回到脸书,它作为交流媒介有自己的特性。例如,我们留言或like与写状态所需的心思不成正比,按赞是很随性的动作。一个人几分钟内可能like了四五条状态。但写状态的人会觉得,你like我的文字等于认可我的立场或我这个人,是我的支持者。所以,在脸书上谈论一件事情容易成为争取认同的竞赛,这对讨论无益。我看过很多人跟别人有摩擦就立刻在自己的timeline上喊冤,然后一堆人在下面支持安慰。结果双方都更加觉得自己有理据,问题到头来反而没解决。

另外,搬出理据解释自己的立场需要功夫,用脸书分享别人的文章并点评一两句却很容易。我们无需建立和发表自己的理据,只需分享别人的意见就足以申明立场。因为容易分享,而每个人出于社会压力都觉得有必要表态,一件表面上黑白分明、实际上复杂的事情很容易引起群众纷纷靠边站。结果事情的复杂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大家只看到事情的其中一两面。很多网络霸凌事件是这样搞出来的。

但我要强调,每一种特性都兼具好坏,脸书的也一样。很多本来不为人知的公共议题都是这样引起关注,人云亦云、一传十十传百,然后才开始有比较不一样的见解,成为有意义的讨论。到最后,我想资讯泛滥带来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尽管如此,我们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我们应该一起努力,对脸书的特性保持警醒,并多加善用。

说真的,我觉得大家有进步。我曾停止使用脸书将近三年,这段时间里,脸书上的同辈朋友经历了很多事,眼光比以前客观。很多朋友因发言不当而撞板,事后他们态度明显转向成熟。于是,圈子里的讨论气氛整体上改进了。

我想,任何人的言论难免受个人经验和智慧的限制。与此同时我们都在长大,会有新体悟。我们也将更懂得善用手上的工具,用它来做最适合的事情。就算是初生之犊有一天也会长智慧,或(坏的话)变得老气横秋。这不表示他的见解就少了点价值。他有他的顾虑和生活,也有大胆的新想法。脸书可贵之处是让这些不同年龄、经验或社会地位的人站在同一个平台平等交流,并一起学习和对方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