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民与高人

这几年有些媒体人习惯拿广泛网民开刀。在他们文中,网民仿佛都是低智商不理性易信假新闻的愚民,是一天到晚谩骂和网络霸凌别人的暴民。

我读了这些文章,不禁好奇:这些人所指网民是谁?现在人人都上网。从九十多岁的阿嬷到五岁小孩,从用廉价手机滑脸书的外劳到管理大企业的CEO,我们每天见的每一个人谁不是网民?因此我假设,上述不理性爱霸凌人的网民,肯定只是说一部分网民。一个中庸理性客观的市民,在网上肯定也是中庸理性客观的网民,不是吗?

别说网上,现实生活里也不见得人人斯文。在巴刹在嘛嘛档在茶餐室里,人们不也用各种脏话骂政府吗?包括讲一些人是畜生?人们不也在闲聊间散播道听途说的假新闻吗?人们翻报纸时,不也偏爱看八卦新闻,少读记者花很多时间和努力整理的中庸理性客观内容?一个从头到尾看起来有文化的上班族,她开车时也可能会变成暴民。

一些评论者一天到晚抱怨网上语言暴力,仿佛没有更重要的事情可以讨论。但以我所见,网上恶言再难听,都只是萤幕上的文字。这些文字杀伤力多大,是看我们容不容许它伤害我们。不是人人都能应付恶言恶语,我们都听说过因网络霸凌自杀的案例。理想的世界里,人们在网上发言时都顾及对方感受。我们当然应该进步,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但说真的,现实生活里人们不只一样可以恶言相向,更常用更直接的手段伤害人。在很多地方,人们现实生活里如果讲了对政府不利的话,或是批评男尊女卑等恶劣习俗,就不只是网上给人骂,现实生活里也会遭到社会排斥,失去生计甚至招来杀身之祸。至少在网上,人们可以通过匿名户口说真心话。而在一些国家如中国,人们上网骂政府都不能。我们却在骂那些网上骂政府骂得不够斯文的人?如果一个社会人们天天关心网上语言暴力,却不太需要讨论现实中的暴力,这社会就算不完美,都算很文明了。

在我参与的圈子内,网民都很认真很有建设性地讨论政治等问题。引述一个前辈的话,少数极端言论不能反映全体。我们不应夸大少数极端言行的影响,无视大马人的讨论水平整体上在提升。我们也别忘了,大部分人不可能置身于事外地看待政治。他们不是住在冥王星,很清楚体会政治对生活的影响。我们更别忘了,在让人愤怒的丑闻面前,大马人却冷静投票,不流一滴血就把执政六十年的政府赶下台。引述《马来邮报》专栏作者玛云尼(Erna Mahyuni)的话:是的,大马人会在脸书上发泄,但我们没付诸于暴民正义,没上街暴乱,六十年来首次政权交换是百分百和平地进行!我们批评网民的言论素质时,是否也该停下来,称赞一下大马人的文明水平?

网络霸凌是很极端的case。以我所见,今天很多年轻人所谓网络霸凌,通常不过是在网上给众人骂。可能有人说了让人不舒服的话,但当中也参杂了不少合理有建设性的批评。怎样去应付批评,和学会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是门人人都必须学的学问。而且这不只适用于网络,现实生活可比网上的恶言恶语无情很多倍呢。也许我也不那么年轻了,开始觉得一蟹不如一蟹,觉得今天的青年有点太脆弱和神经敏感。

最近有个朋友在WhatsApp群组里开了个跟同性恋有关的笑话,结果有异性恋朋友受到冒犯退出群组。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觉得他不尊重同性恋,我无法继续跟这人相处。

过后我跟「讲错话」的朋友提起,他说:但我向来都支持同性恋者得到平等待遇啊,何况那笑话本来就是从同性恋的朋友那边听来,他们自己都觉得很好笑呢。

何必那样呢?我不是说说话时不需要尽量去尊重其他人。我也认同我们应该更温和,应该少些攻击立场不同者,多些有用的讨论。大马人还得努力跨越族群鸿沟。例如最近很多人指出,很多不支持纳吉的马来同胞,还是会保持对前领袖的基本尊重,不会喜欢看到有人骂纳吉是畜生。华社对纳吉的谩骂,会让马来人反感吗?会。但多数华人不知华巫有这些文化差异,所以才出言不慎。我们在教育大家的同时,真的需要把他们形容为暴民愚民吗?

是的,我们要鼓励有建设性的讨论,但何须因为大家表达方式不够有文化,用「网路霸凌」「谩骂」「暴民意识」这种标签否定别人的立场和情绪?仿佛大家的愤怒不值得正视,大家表达愤怒的姿态才值得正视。我们不能以为人人都能像读书人,可以置身于事外看待影响自己生活的国家大事。这是他们的错?还是他们没我们幸运,没本钱去读书和思考怎样做个「文明」人?我们要教育别人去客观有礼貌有讨论精神是很好,但方法是以身作则,是分享知识,不是骂网民不理性,仿佛自己高人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