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手砍腳,人就不敢犯罪

上一篇:為什麼我支持廢除死刑

之前寫關於廢死的文章時,我告訴朋友:我對這課題本無強烈立場,發文純粹是因為看不順一些發言者作出各種聽似有理實無根據的說法,所以決定發文反駁。

如有些發言者一再強調死刑有威懾作用、死刑減少犯罪,彷彿那是不容質疑的真理,而非純粹的個人信仰。他們理直氣壯、未引述證據地做出陳述,有者甚至如此一連寫兩三個月流水帳,實在讓人佩服。支持死刑是很合理的立場,但既然要把文字發表在公共平台,就該滿足寫文章的基本素養。

假設我今天呼籲人們支持不區分宗教信仰,對全體大馬人實施伊斯蘭教法,因為「伊教法能減少犯罪率,也通過惡懲貪官減少腐敗」,我自然應該引述相關數據,如伊朗落實伊教法後犯罪率顯著減少,第三方監督機構宣稱落實伊教法後沙地變得更清廉。我們不知道大馬全面落實伊教法後能否減少犯罪謀殺,但我至少能說:這是我的看法,這些是我的理由。

「伊刑法能減少犯罪率。」如果我要作出這樣的陳述,那我就義務拿出相關證據,支撐我的說法。

「我認為伊刑法能減少犯罪率,因為⋯⋯。」這顯然是私人看法。我可以拿出理據,來解釋我的思路。但這只是我的看法,不是什麼真理。

很簡單吧?然而很多面向眾多讀者的人發言都未做到這點 —— 包括我自己也有很大改善空間。媒體至少有一定的把關水平,理應避免這類聲稱出現在紙面上。但即使是臉書上發言,都該有基本責任心。

「死刑能減少犯罪」這種論據聽似簡單直觀,讓讀者沒有戒心。人們自然覺得,人都怕死,死刑自然讓人不敢犯罪。但世上因果錯綜複雜,直觀的未必正確。如我之前就指出,廢除死刑的國家犯罪率沒有增加;我也指出,大馬1983年修改《危險毒品法令》納入強制性死刑,此後有關毒品犯罪和毒癮的案件卻有增無減。我更指出,據2009年美國犯罪學學會調查,88%犯罪學者認為死刑無助於減少謀殺率。這一切有違直覺,但都有憑據;你有權反對廢除死刑,但「死刑有威懾作用」這點不成立,不應當成真理陳述,所以請找好一點的理據。

讓我們試下換位思考。多年來眾多伊斯蘭學者宣稱,若嚴厲的伊斯蘭教法實施得宜,那些刑罰可以阻嚇犯罪。別忘了,伊教法不只提倡死刑,還向老少婦孺灌輸宗教思想,確保人人沒有邪念,當然還承諾把小偷劫匪的手足砍掉,感覺上很有威懾作用對吧?支持死刑但反對伊教法的你,肯定會罵那些宗教學者胡說八道,指吉蘭丹犯罪率沒有比其他州屬低、新聞報道指吉蘭丹犯罪率有增無減。但在「灌輸宗教思想人就不會有邪念、砍手砍腳人就不敢犯罪」這種簡單直觀的邏輯面前,你的理據瞬間蒼白無力;當鄉民對城市菁英、拒絕聘請馬來人的華人雇主和腐敗官員感到憤怒,並誓言借宗教力量懲罰他們,面前這樣強烈的感情,你的理據註定失敗。

也難怪去年年底,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民調發現,柔佛州四分三馬來受訪者要求對穆斯林實施伊刑法,相信伊刑法有必要;57%柔佛馬來受訪者更要求不區分宗教信仰,對全體大馬人實施伊刑法。看清楚了,這是柔佛,不是吉蘭丹。我不知馬來選民是怎麼想,但試想當宗教人士理直氣壯地說,要減少犯罪就應該支持伊刑法,那停在一個虔誠的穆斯林耳裡,這不就是簡單的真理嗎?當發言者是宗教權威,人們自深信不疑;就像當報紙評論員做出陳述,讀者自然會想:這人懂的比我多,講的話應該有道理。所以寫文章的人,發言一定要負責任。

我想起有朋友說,外國人做事有科學精神,大馬人則浸淫在 budaya lebai 中,我譯之為吹水文化。從社會名流到阿貓阿狗,人人都有意見;當有人社會地位提升,眾人就把他的意見當真理。但隨便翻閱西方媒體,就會發現專業評論員發表意見時都引述充分資料支撐,確保文章不只是個人意見。如果我們寫專業評論只是發表意見,那文章憑什麼比阿貓阿狗的臉書發言更有份量?外國和本地的英文媒體都有致編輯函反映民意;評論專欄如果浪費在反映民意上,而非給讀者帶來新穎觀點,就未免太可惜了。

我只是普通上班族,不是專家;我也認識一些其他評論員,包括兼為記者編輯的,他們都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沒有非凡的智慧和洞察力。記者編輯或自由撰稿人不是萬事通,要讓文章有資格發表在公共平台,我們就得先做足功課,確保我們說的話有理有據。以前還能說因為政府打壓媒體自由而無法盡善盡美,現在既然是新大馬,我們就有義務做得更好!大家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