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手表和智能手机

记得谷歌眼镜吗?它2012年亮相时很轰动,大家以为它就是下个iPhone,会带来智能手机后下一个科技革命。但我们期待太高了。几年后,我们都忘了谷歌眼镜。

谷歌眼镜为什么胎死腹中?有很多讲法,包括它的摄影功能侵犯隐私。我比较相信是人们很抗拒戴在脸上「人机合一」的科技装置。不管怎样谷歌眼镜显示了,新科技不管多酷,不符合人性就很难成功。

但谷歌眼镜还没有死。

《Wired》杂志最近有篇文章说,谷歌眼镜退出消费电子市场后,一直为通用电气、波音等大型生产企业使用。它的使用者包括外科医生和工程师。谷歌最近还推出企业版谷歌眼镜,看来谷歌也接受了谷歌眼镜目前小众的市场定位。

我们讲到科技,总爱假设一有很酷的新东西大家就会抛弃旧东西。例如「脸书只会红几年」这流行了十几年的讲法。但现实中只有当新科技满足到很大需求,它才会迅速变得普遍,例如智能手机和脸书。人们很、抗、拒、改、变,如果一个新东西没有相对应的需求,我们才不理它多酷呢。

比尔盖茨说,人们总是高估两年带来的改变,却低估二十年的改变。我相信当时机成熟,人们会开始接受谷歌眼镜这种穿戴装置。但那不会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们不会好像智能手机、脸书和优步那样,因为满足了非凡的需求而在短短几年内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简单来说,大家曾以为谷歌眼镜是革命性的大众产品,会取代智能手机。但它最后成了一小撮专业人士依赖的专业工具。这不是失败,小众市场也可以很赚。大企业和专业人士很愿意买昂贵的器材,来增加效率和利润。相比下大众市场对价钱敏感,适合薄利多销。

那过去十年来,有哪些穿戴装置进军了大众市场?最明显的是Fitbit、Garmin小米的可穿戴健身设备,和主要功能一样的苹果手表。人们把这些东西穿在手腕上,用来测量脉搏、血压和运动量。

最有趣的是苹果手表。苹果2015年推出手表时,它功能很多,包括通讯听歌接收通知。而且有App Store,让开发者做各种功能的app。很明显苹果眼光放太高了,想把苹果手表定位成智能手机的替代品。但恰恰因为功能多,设计上反而不简单好用,成了苹果手表的败笔。

跟谷歌眼镜一样,苹果手表最后不得不调整在市场的定位。它在消费电子市场上比谷歌眼镜畅销,但人们都把它当成简单的健身设备。今天苹果也接受了这样的市场定位,手表的宣传都是主打健身功能,其他功能只是次要。

除了眼镜和穿在手腕上的,另两款值得留意的穿戴装置是苹果的AirPods无线耳机,和Snap(Snapchat母公司)的Spectacles。

这两款穿戴装置功能极少,没有取代智能手机的崇高理想。AirPods只是附加Siri功能的无线耳机,Spectacles只是录影上传至 SnapChat的墨镜。但功能少反而简单好用。加上这两个产品市场定位和宣传低调,大家期望不高。结果它们远比谷歌眼镜和苹果手表受欢迎,而且市场评价非常好。

虽然简单,上面两个产品有潜能。AirPods可以从简单的耳机发展成像亚马逊Echo那样听从语音指示的电脑,而且是穿在身上。它还可以成为听觉版扩增实境(AR)的媒介,让我们通过耳机听到及时资讯、指示和音效。Spectacles则可以成为视觉版AR的媒介,它价钱便宜设计时尚,有潜力在年轻市场变得普遍。

这走向很好玩。市场偏好显示,如果你要人们把电脑穿在身上,你必须假装它不是电脑。例如Airpods和Spectacles,它们连萤幕都没,表面上和普通耳机眼镜没什么不同。它们都倾向单一目的,做的东西很少。这样市场定位反而简单有力。谷歌眼镜和苹果手表失败是因为它们什么都想做,结果消费者搞不懂这东西到底是干嘛的?

我相信有一天穿戴装置会从简入繁,越变越复杂强大。第一次听说到智能手机时,我们都以为它主要用来打电话。但如果有人从几十年前坐时光机到今天,看到我们用智能手机做各种事情,他会说那是电话吗?

曾经有种东西叫PDA,它承诺帮我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最后人们无视了它。直到贾伯斯从新「发明」了智能手机,讲它只是一台好用的电话,它才像特洛伊木马那样低调地进入了我们的生活。

销售真是一门学问,对不对。

但智能手机简单的形状一开始就装着征服世界的潜力。它里面是全能的电脑,尽可能吞噬取代我们生活中每一件东西。可以说,电脑和互联网是两个有潜力改变世界的发明,而智能手机把这潜力彻底释放出来。

对很多来说,智能手机是第一架用起来不头痛的电脑。对更多人来说,智能手机是他们首架电脑,让他们首次接触互联网上的海量资讯。对不懂科技的人来说,它不是一台电脑,它是一个算盘、一台小电视、一本书、一个指南针、一本记事簿、一台相机、一个闹钟、一张地图、一台收音机、一张信用卡、一个用来聊天的东西。这不是简单的发明,而它给社会带来的各种改变,不管是好是坏,就像潘朵拉的盒子打开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