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支持废除死刑

  1. 世上有很多人,我不介意他们死 —— 不,我要他们死。他们没杀人放火,没做令他们非死不可的坏事。他们只是冒犯了我,或刚好在我面前插队。
  2. 至于杀人犯强奸犯仗势欺人的官员,我不同情他们,还想把他们碎尸万段。
  3. 我半年前某日下班,目睹办公室附近有人被歹徒泼镪水。警方说,受害者疑似调查某企业的非法作为,结果遭到对付;这人因此毁容,恐怕失明。这是生不如死的下场,受害者怎样度过余生?当时在现场的我,多希望手上有本死亡笔记;在这样的世界里,我做不到菩萨心肠。
  4. 但我还是支持废除死刑。因为废除死刑不是为人权,是为了公义。
  5. 死刑支持者宣称,废死是「对杀人犯产生同情心」「讲人权不讲公义」。但这扭曲了废除死刑的目的。我相信很多支持废死的人,都不同情杀人犯。
  6. 对于伤天害理的人,我乐见他死。他毁了别人一生,或夺走别人性命,我没兴趣给他机会改过自新。如果他值得人权,那是得到公正审判的人权,不是安享晚年的人权。
  7. 但,我们确定死囚就是凶徒吗?我们能保证他不是代罪羔羊吗?如果我告诉你,被处死的人无辜甚至遭到陷害,真正的罪犯逍遥法外,那你是否希望无辜者有机会复活?
  8. 对不起,你尽管对死人和其家人说对不起吧。人不会复活,死人不会讲话。他再也不能为自己辩白,真相也跟他一起埋入地下。
  9. 你相信司法制度公正吗?你相信执法机关不会犯错吗?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斯蒂文森(Bryan Stevenson):「如果你是有罪的富人,而不是无辜的穷人,(美国)司法系统会对你特殊照顾;财富,而不是过失本身,决定了最终结果。」在这里也一样;有钱有势者行凶后往往逍遥法外,被处死的人几乎都无权无势,不然就是当权者不喜欢的人。有钱人请得起顶尖律师为自己洗脱罪名,穷人不够钱为自己辩白,于是被送上绞刑台。
  10. 这就是死刑的真貌,这样的死刑制度不该让你安心。
  11. 在这可恶不公的世界,废除死刑反而让凶徒更可能得到法律制裁,也让遭到误判甚至陷害的人有那么一点机会恢复清白。就算他们坐了半辈子牢,活着恢复清白也比躺在土中恢复清白好。
  12. 你按著良心说:只要公众相信死囚犯都是罪有应得,死刑就有杀鸡儆猴的作用。为了大家活得安心,牺牲掉一些无辜性命是合理代价。
  13. 死刑能杀鸡儆猴,这多么直观,也凸显了发言者懒惰做功课。至今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死刑有威慑作用。安美嘉最近就在和《星报》的访谈中提到:全球治安最好的七个国家都废除了死刑。治安最好的二十个国家里,只有狮城日本未废除死刑。香港1993年就废除死刑,犯罪率却不高于狮城。
  14. 所以「废除死刑将令犯罪率飙升」这借口站不住脚。废除死刑的国家犯罪率不增反减,而保留死刑的国家犯罪率继续上升。大马1983年修改《危险毒品法令》纳入强制性死刑,但此后有关毒品犯罪和毒瘾的案件持续增加
  15. 学者怎么说?据2009年美国犯罪学学会调查,88%犯罪学者认为死刑无助于减少谋杀率。他们指出,罪犯自以为神通广大,怕什么死刑?事实上,绝大部分谋杀案背后是扭曲的正义感,即凶徒展开报复或教训不懂「规矩」的人。司法学者布莱克(Donald Black)就写道,这解释了为什么杀人犯经常不畏惧死刑,甚至乖乖自首;他们自以为为正义而死。
  16. 人们迷信死刑,因为死刑听起来简单,简单得不用思考。也难怪不论特朗普塔辛杜特尔,民粹政客最爱承诺用恶法和肆无忌惮的手段「歼灭」罪犯。我说希盟政府若要走民粹路线,不妨承诺处死更多坏人毒贩,一定赢得民众喝采。但我庆幸政府未走民粹政治的危险捷径,来捞取廉价支持。
  17. 要怎样减少犯罪率?我们早就有答案,只是缺乏执行的意志。再多恶法都好,如果不一贯有效地执法,就无助于治安。
  18. 如果你能向我担保被判处死刑的人都罪有应得,那好吧,我们一起反对废除死刑。
  19. 如果你负责任地拿出事实理据,来支撑你「死刑能减少犯罪率」的主张,而不只是煽动读者的情感,那让我们一起提倡死刑。
  20. 如果你做不到这两点,那我坚持废除死刑是比较谨慎的做法。

更新文章:砍手砍脚,人就不敢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