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难以改变立场?

因为物以类聚,每个人的朋友圈都有一定的政治偏好,都对某些事情有相当一致的看法。

如果我讨厌国阵,我社交圈子自然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在脸书上看到别人分享的新闻自然都不利于国阵。如果某人是虔诚的穆斯林,支持伊斯兰法,那她在脸书上看到的观点多数会支持伊斯兰法。

就算只是偶然看到别人分享的新闻标题,也会影响我们对一件事情的观感。

我很多朋友在脸书分享同情巴勒斯坦的内容。就算我只是用手指滑过,没有点进去那些内容,也会不自觉地对以巴冲突产生一点立场。因为我本来就不关心以巴冲突,所以我看到了朋友分享的新闻标题,并不会特地多做功课。

目濡耳染下,我们在理解一个课题以前,就先对它有了一个难以改变的立场。

为什么说是难以改变的立场?

心理学有个概念叫「一致性偏误」(Consistency bias)。社会不喜欢立场行为上反反复复的人,觉得这种人没主见或狡猾。我们喜欢前后一致的人,觉得他们有目标有原则。因此我们作出选择或形成立场后,会面对来自内心和外部的压力,迫使我们的立场保持稳定。

特别是在今天,脸书是很多人分享看法的平台。我们在脸书上写东西,很多朋友都会读到。我们对事情的看法已经属于个人形象,所以我们会不顾一切去捍卫这些看法。

捍卫自己的立场很容易。心理学者海德特(Jonathan Haidt)就有写道,人之所以进化出思辨能力,本来就不是为了寻求真相,而是为了说服别人,以组织联盟。换句话说,人性不追求真相,思辨能力只是一种社交技巧。

为了在别人面前显得更理直气壮,我们会竭尽所能寻找新的资讯,来合理化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看法。

海德特写道,当我们获得与自己立场不一致的资讯,我们潜意识里都会想:「我是不是一定要相信这个资讯?」除非真的被彻底说服,我们会倾向于否定那新的资讯,并保持原有立场。

相比下,当我们得到支持个人立场的资讯,潜意识里都会问:「我可不可以相信这个立场?」就算那个资讯不可靠,我们也会觉得无风不起浪。有人这么说一定有它的道理,说不定他们知道什么内幕?于是,我们就更确信自己正确了。

一致性偏误意味着,我们做每一件事情、讲每一句话时,都会有意无意地保存一致的看法和作风。如果能读懂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就可以大致无误地推断他会怎样处理一件事情。

我们都会把自己过去的经历和立场总结起来,创造出一个关于「我是谁」的故事(life narrative)。如果一个人相信自己「是负责任的人」,那他以后也会努力让自己的言行「继续」符合这个形象。

让我举个虚构例子。小麦是个勇于发表意见的学生。有一次学妹A对她说,「学姐我很欣赏你,因为你总是那么不畏强权地讲出真言」。小麦听了后心想:「嗯,原来我是敢于说出真言的人,而且别人喜欢我这点」。

自此以后,她越来越相信讲真言是一个美德,并不惜因此得罪很多人。她开始觉得,如果对一件事情不发表意见,那将违背她一贯的作风。

因为学妹的一句话,她最后决定成为记者。

在上面的例子里,学妹A那句赞赏无心插柳地加强了小麦对自己的认知。当她尝试让自己的言行更符合「个人形象」,就可能会往那方向一直走下去。

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有很多这样的影响。可以是小时父母的赞赏,或是欣赏的艺人讲了句话。有时是一件事情让我们对某个话题有了公开的立场,以至于不知不觉地成为了那个立场的代言人。

席尔迪尼(Robert Cialdini)在《影响力:说服术的心理学分析》中提到多个关于一致性偏误的实验,其中一个让我特别有印象。

实验者告诉一群居民,如果他们节能并达到一个目标,就能以热心公益的形象登上报纸。

一个月后,这些居民都达到了节能的目标。这时研究者发了一封信给这些居民,充满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们被迫取消在报纸登文章。谢谢你们配合。

再多一个月后,研究者得到一般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当初以为自己有机会上报纸的居民发现自己「受骗」后,没有回到之前浪费能源的生活方式。他们甚至比收到信前还要热心于节能。这些居民开始相信:我节能不是因为我想上报纸,而是因为我真的热心于公益。

由此可见,我们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个人认知,借此改变他的言行。

让我举个并非完全虚构的例子。美国总统大选期间,K在脸书上公开支持特朗普,因为特朗普承诺废除奥巴马医改。结果特朗普当总统后,甚至无法说服自己的党员废除奥巴马医改,成为新一任「无能总统」。

K会改变先前的立场,承认特朗普没有实现承诺吗?

我觉得不会。他公开支持特朗普,就意味着很多讨厌特朗普的朋友开始看不起他。至于跟他一样支持特朗普的朋友,出于志同道合组成了新的同温层。这时他如果说「我对特朗普有点失望」,那会让他过去的立场成为一个笑柄。更可怕的是,那些支持特朗普的朋友也会开始嫌弃他。

于是他说服自己:特朗普按兵不动有策略上的道理。事实上,这凸显了特朗普尊重体制,而且懂的一步一步来的道理。特朗普成为一个成熟的政客,这是好事啊!

他忘了自己当初支持特朗普的理由,比从前更加火力全开地为特朗普辩护。这也是其他特朗普支持者想听的东西,于是大家又高兴了起来。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每个人都拒绝改变立场,只在乎自己在同温层里的形象,我们再多争论都是无济于事。只要人性不改,「真理越辩越明」不过是一个天真的想法。

我觉得,真正有意义的对话不是理直气壮的辩论,更不是互相嘲笑和谩骂。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人,而且还会在过程中越来越顽固,以至于听不进其他合理的意见。我相信谦虚并互相尊重地沟通才有机会说服别人。同样重要的是,这样才有机会让别人说服自己,才可能懂得一些新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