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印尼人讲马来话?

很多大马人觉得马来话没用。不像英文和中文是国际语言,一出国就很少机会讲马来话了。但是很奇怪,很多大马人学法文日文韩文,不过一走出日韩,其实也没很多人讲日语韩语呀。

马来话是国语,我们喜不喜欢都学了。但是它在国外也不是没用。美国国际语言暑期学院(SIL International)2015年发布的统计讲,如果把马来文的分支—印尼话(Bahasa Indonesia)算进去,马来话是全球第六多人讲的语文,虽然它不是大部分使用者的母语。根据这个统计,讲马来话的人口还多过讲法语、日语、德语或韩语的人口。(虽然以日语为母语的会比以马来文为母语的人多。)

我不是讲学韩语浪费时间。语文魅力不只看多少人讲。例如韩流软实力让人想学韩语,例如中文是打开文化宝库的钥匙。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来文有什么魅力呢?以我所见在于它自古以来作为一个贸易的通用语,因此它简单灵活多变,善于吸收外语的词汇,这点十分有趣。

马来话是印尼一千八百多个岛屿的唯一共同点,从繁忙的雅加达到新几内亚的偏远地区都通用。印尼人口庞大,有全球第四多人口,是在中印之后下一个崛起的隐形巨人。它是东南亚老大,也是全球最大穆斯林国家。因为地缘关系,印尼对大马的影响不亚于中美。

如果我们对印尼印象还停留在女佣之国,我想应该重新认识她。苏哈托下台之后很多印尼人已经开始有钱,庞大人口化为全球增长得最快的消费市场之一。如果会讲马来语,那是可以好好利用的优势。

印尼是千岛之国,有700种语文。为什么印尼国语是马来语呢?

印尼最大民族是爪哇人,爪哇人讲的是爪哇语(跟用来书写马来文的Jawi是完全两回事)。爪哇语是约42-48%印尼人的母语。相比下印尼只有约5%人口以马来话为母语,主要在苏门答腊。如果国语是最大族群的母语,印尼的国语应该是爪哇语才对。

上面提到马来文容易学,因为它生于贸易。古时后来自中国印度波斯阿拉伯等地方的商人在马六甲这些东南亚港口买卖,他们需要一个容易学的共同语文,来方便沟通。马来语提供了这个方便。是哪里的商人都好,来南洋前都会先学好马来语,以便和来自各个国家的商人做生意。

因为有很多不同背景和文化的人在用,马来文自然发展成一个很好学有弹性的语文。它文法简单造句随意用词经济,不像英文有分时态,不像法语阿拉伯语的名词分阴性阳性。它参杂了四方八面的词汇,是个语文大熔炉。

所以,马来话成了南洋市集上通用的语文。印尼独立时虽然很少人母语是马来文,但大家都会讲。例如一个爪哇人在家里讲爪哇话,但是她会用马来文在巴刹向一个布吉斯人买菜。

身为移民,华人刚刚到印尼时学的第一个语文就是马来话。只要会马来话,去到印尼哪里都可以做生意。所以华裔生意人成了马来话在印尼的主要推手。槟城研究院的阿尔塔夫(Altaf Deviyati)就有写到,19世纪末印尼华人创办了很多有影响力的马来文报纸,例如《马来喇叭报》和《东星报》,在推广马来文文学、增加当地人民识字率方面有很大贡献。

虽然马来话得到广泛使用,它只是很少印尼人的母语。差不多一半印尼人的母语是爪哇语。为什么不叫另一半印尼人也学好爪哇文呢?

原因是要给国家团结。

爪哇人是印尼最大族群,但只有爪哇人会讲爪哇语。将爪哇语立为国语会令少数族群更加觉得政府偏帮爪哇人。(之后苏哈托政府大肆推广爪哇文化,还尝试通过教育和移民政策同化整个印尼,但那是之后的事了。)马来文不只被广泛使用,它也不是主要群体的母语,这点政治上很重要。

另外,爪哇语非常难学。如果爪哇语成为国语,少数族群可能国文差考不上大学,出社会找吃难。他们经济上可能输给爪哇人,族群间更不平等,最后一定会有冲突。

但是最特别的理由是,爪哇文是个阶级意识很强的语文。爪哇人跟长辈或贵族讲话时,他们用的词汇会跟和一个工人讲话时完全不同。相比下讲马来话不需要在乎对方贵贱。苏卡诺一众建国者虽然是爪哇人,但他们也是笃信人人平等的左派,所以他们决定不以封建的爪哇语为国语。

讲了这么多,我们来看下很多人想问的问题。我国国语也是马来话。马来话在印尼的个案可以给大马人什么启示?

我给不到答案,我觉得大马和印尼国情不同。马来话在大马是多数族群的母语,也是不同族群之间沟通的语言。如果我国像印度,以殖民者语文(英语)为两个国语的其中一个,会不会帮助国民团结?很难说,我们也必须考虑民族主义等因素。

但语文的故事因此精彩。最终一个民族选择使用什么语文,很多时候反映了又复杂又尴尬的历史和国情。我们或许不会从他国经历得到答案。但我们至少可以将它当成有趣的故事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