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则无鱼

六十年来首次改朝换代后,举国穆斯林开始斋戒。在短短不到一个月内,希盟政府落实了零消费税,也标志着开斋节购物季开始。现在每个周末,到处可见十分热闹的开斋市集,马来同胞纷纷带着一家大小逛街扫购年货,很有节庆的感觉。

我想,这欢乐气氛于希盟是好事吧。这只是蜜月期,很快新政府会面对种种挑战或暴露弊端。但,此时让马来同胞开心过场无消费税的开斋节,应该可以让人民感觉良好,打消不少人对改变的不安。

虽然如此,我想很多马来家庭回乡团聚时会很尴尬,不太敢提政治吧。几天前,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接受BFM电台访问,他说希盟在马来社会支持率有限,马来选民往往是因为厌恶纳吉和支持老马才投给了希盟。而且,较多马来人还是投给国阵和伊党。拉菲兹警告,希盟政府要尊重并敏感处理马来社会的焦虑和不安,别因为一时胜利就觉得可以得寸进尺。否则引起反弹,就可能令较多马来选票在下次大选倒向(届时可能结盟的)巫统和伊党。

说真的,马来穆斯林毕竟是大马社会的中坚力量,那种「行动党将控制希盟并打压穆斯林」的担忧没有根据。哪一个政党敢欺负马来人,作死啊?身为大马华人,我们容易对友族不安不以为然,甚至幸灾乐祸。但如果希盟选择无视这些焦虑,而过早在「UITM是否应该开放给非土著」这种敏感议题上跟马来保守派纠缠不清,只会无谓地激起反弹,反而坏了大事。就像华社在华教的存亡跟大马华裔的命运之间画上等号,一部分马来社会也会觉得,如果政府贸然否定王室、伊斯兰和土著特权,马来人也会在大马沦为二等公民。别忘了,他们能在下次大选反击,我们也会一起沈沦。

这是危言耸听吗?当年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个黑人总统,对黑人左派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胜利,但也令白人保守派焦虑。八年后,特朗普在白人保守选民热烈支持下当选总统,随后逐一瓦解奥巴马八年来的政绩。特朗普当选的原因很多,历史也会评价他的功绩;但对奥巴马支持者而言,教训应该是:勿把胜利视为理所当然。

在大马,我们今天歌颂种族政治的终结。但不妨想想:如果是林吉祥不是马哈迪领导希盟,我们能改朝换代吗?这不是说509不是一场极大胜利,改革总要有个起点。种族政治也不是源自歧视或仇恨,而是焦虑与不安。通过马哈迪和安华,希盟说服不少马来人放弃巫统或伊党;如果我们能逐步说服更多大马人改变不可怕,而不是在落实体制改革前就先打草惊蛇,我们就有很好的机会建立一个更公平的马来西亚。

是的,我们需要鞭策希盟政府,确保他们履行竞选宣言里的承诺。这是他们的基本义务!我们需要敦促希盟政府落实影响深远的制度改革,才能保证以后大选不管谁赢都不会太糟。而且,我们时间不多!但水至清则无鱼。读书人对譁众取宠的政策反感,但大部分人——尤其是财务吃紧的平民——可是很在乎消费税有没有取消。在这阶段,改变应多得足以让选民习惯改变并不觉可怕,又不张扬得惹来保守势力的反弹;而一些「民粹」政策在民间带来的感觉良好,读书人可能有所不齿,但可以安抚不少人对改变的疑虑。

我们很容易以为,多数大马人投票给改朝换代的理由跟我们一样。我们容易以为,大部分人背弃国阵,因为他们想要种族平等的大马,因为他们向往三权分立和政党轮替。但多数大马人投给希盟的理由才没这么抽象。多数选民在乎的,是生活素质改善。很多人投票时想的是生计问题,是消费税可恶,是讨厌纳吉夫妇。很多人鼓起勇气投给改朝换代,因为他们对老马安华这最强组合有信心,包括相信他们会让大马再次进入黄金时代的同时,继续保障土著的权益。

你或许觉得这些人目光不够长远。但没有这些人支持,我们不可能改朝换代。没有这些人支持,希盟政府也做不久。他们跟我们一样,大家都是有日子要过的马来西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