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马成日的马哈迪医生

马哈迪医生下一趟东洋,短短两天内,二零二零宏愿、向东学习政策、国产车计画通通回来了,仿佛回到八十年代。

老马显然想勾勒出一幅美丽风景,一个大马跟日韩相提并论的未来。也许,今次老马再次踏足他仰慕的日本,想起让大马成为先进国的宏愿。但大马人很现实,听了后最关心的是:政府是不是真的要推出新国产车项目?因为普腾,大马人至今在买贵车。老马一番脱口而出的话,顿时让大家飙出冷汗。

较早前,老马宣布取消兴建马新高铁。包括纳吉在内的一帮人批评老马,指责老马未考量高铁可能带来的经济效益。他们说,高铁会带动周边地区经济发展,可以促进技术转让,可以为马新人民带来工作机会,老马不该只从纸面价钱和票价衡量项目的价值。

对于这些言论,网民Jimie Cheng在推特上说:关于兴建高铁的经济效益,竟然有人觉得需要提醒老马?难道他们忘了,老马是大马的大型项目之父?Jimie Cheng预言,老马肯定只是展延高铁建设,他很快就会推出其他国库比较可以负担的工业化项目,来刺激经济增长。

果不然,老马去一趟日本,就提到可能要有新的国产车项目了。他还澄清,大马无意取消兴建马新高铁,只是目前国库负担不起,需要展延。未来,大马还会考虑兴建通往西马半岛的高铁。

这一切当然只是老马嘴巴讲讲,连皮毛都还没有。若要落实国产车项目,老马得先通过内阁同意。

而这关会比老马1.0时难。评论者苏铭强在脸书上说,老马已非当年独裁者,他在政府内被公正火箭两党钳制。但民间支持率高的老马有民意做靠山,所以他上台后一直顺从民意,换取人民支持作为抗衡联盟内对手的筹码。人民不要老马当教育部长,老马就不当了;人民要老马废除反假新闻法,老马也承诺废除。所以,老马会不会一意孤行推动新国产车项目?这还得看执政联盟中各党的看法,以及人民的意愿。

我觉得,关于新国产车项目,政府目前连个概念都没,现在就断言会有普腾二号是太早了吧!但我们应该大声说话,让政府知道我们对国产车项目的看法。而政府如果要搞新国产车项目,也必须有信服力地向人民解释,为什么这次会比上次更好?

我明白老马希望大马人有属于自己的工业。但如果不要来个普腾二号,就应该分析市场聆听专家意见,才决定是否和怎样落实项目。要不要搞新国产车项目,以我所见没有绝对的应不应该。而工业化项目不一定只能是国产车。说到底,不管是什么项目,怎样执行才是关键。就像当年普腾沦落为老马朋党的致富手段,我们要怎样确保同样的情况不会再发生?老马也必须明白,大马不是日本,我们国内对国产车没有足够需求,难以扩大生产规模。要是政府重蹈覆辙,为了「鼓励」国人买国产车落实保护主义,提高人们买进口车成本,只会滋生民怨,然后反映在下次大选中。

毕竟,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要降低人们买车的成本。不管有没有落实新国产车项目,这个承诺都一样必须实现。

老马2.0或许在政治立场上有进步和愿意让步,但他的理想还是一样:让大马成为发达、自给自足的工业化国家。以我所见,这位强悍的民族主义者决定在九十几岁高龄不惜推翻巫统,回归相位,主要还是为了实现他对大马的愿景。至于体制改革,只是为理想服务的手段。

虽然中日韩今天口口声声提倡自由贸易,但当年这些国家都铁腕保护民族工业,经济起飞后才开放市场。老马坚持大马要有国产车,因为期望大马能复制八十年代日本和后来中韩的迅速崛起。但老马不是专家,不懂怎样实现脑海中的美好愿景,或可否把东洋那套直接搬到大马的热带土壤。例如,日韩崛起时虽然实行保护政策,但企业在国内也有适度竞争,马哈迪1.0时大马则没有做到这点。而且,大马和日本的历史、人口结构、经济水平等国情都很不同,我们不能一味复制中日韩的方法,正如我们不可能一味复制西方国家的方法;大马如果得以释放潜力,她的成就也会有别于日本。我可以理解老马望马成日,但我想他倾向于把事情看得简单,包括把国家成败归咎于民族性情这类过时思想。

八九十年代时,马哈迪可以罔顾内阁和专家意见,强行推动他的愿景。那让他享有大马现代化之父的美誉,但也留下恶果,为日后巫统倒台埋下种子。所幸今天我们不是活在八十年代,老马也不再是独裁者。这是新大马,任何项目不会是老马一人说了算,也不应该是马哈迪一人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