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完美的自拍背景

对很多人来说,Instagram其中一个卖点是很多动物明星,像日本柴犬Maru。这些大众宠物的萌照可以让任何人心情瞬间变好。

你也知道,人是感性多于理性的动物,见小动物第一反应是「喔好可爱好想养一只」。但养宠物开销庞大,要花时间照顾要清理大便。我不知多少人因为觉得Maru很可爱决定养柴犬,养了一段时间就厌倦了,结果把宠物抛弃?

除了猫狗,也很多人养狐狸、水獭、蜜熊、懒猴等野生动物。这些动物很可爱,但究竟是野生。如果没有专业人士特别照顾,离开栖息地往往活不久。有些动物因为可爱成为非法涉猎和走私的目标,结果在野外将近绝种。我们喜欢小动物,它们的确很疗愈,但我们能识别稀有动物吗?当我们like那些照片让这些宠物红了,会不会鼓励更多人有样学样,买稀有动物回家养?分享文化加剧了很多人别人有我也要有的心态。

这种心态不限于养什么宠物,也包括各种物质享受,包括旅游。

记得十年前,人人都想在巴黎铁塔前拍照留念。但拍下来的照片最多是挂客厅,客人来时炫耀几下。今天我们都把旅游照片放在Instagram,上千个朋友第二天早上滑一滑手机就会看到。如果你是IG红人,或照片拍得特别好看,说不定还会有几万个陌生人like跟留言呢。

这种泛滥的分享文化影响了我们对美好人生的定义。今天的年轻人比父母辈更向往更热爱旅行,特别是背包旅行。当十个朋友有八个去过京都和冰岛,个个都拍一堆有山有水的照片放上Instagram炫耀人生多精彩,目擩耳染之下我们难免想到自己还朝九晚五上班,多可悲啊,为什么不出走呢?殊不知每张照片都是精心设计的炫耀,镜头外大家一样穷忙。照片下那文不对题的status不说,他可能整年没拿过年假,存了几年钱才够去京都呢。

只要够钱花,今天我们去旅行都优先选有画面适合拍照的景点。例如千本鸟居,例如冰岛、挪威的巨人之舌和北极光、圣托里尼、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张家界玻璃桥、狮城金沙酒店无边泳池。人们去这些景点仿佛只为摆pose拍照,附上一堆人生就是要有梦想之类的status。Instagram上全是同一堆景点的照片,所以就更多人想去了。适合当自拍背景以外,这些景点是不是真的那么值得去?游客蜂拥而去,景点已是人山人海,拍照还要先排队。这不只打扰当地居民,也破坏了环境。

例如说冰岛吧。该国风景壮观适合拍照,近年成了热门景点。但景色在无人烟的野外,不是有收费有公共设施的旅游景点。很多游客驾越野车穿越冰岛的荒野,有些更擅自开车离开马路。结果拍了一堆照片,破坏了脆弱的苔原,留下一大堆车轮印大便小便——野外没有公厕。更严重的是,因为野外无人监管地形险峻,迄今已多次有游客失足摔死。

说到失足摔死,Instagram上常见有人拍让人冒冷汗的照片,有时在上海某大厦的楼顶边缘,有时在悬崖峭壁。这些人冒生命危险,但他们不是战地记者。不就是自拍,为此冒生命危险,不值得啊。

幸好,如果只想拍张适合放Instagram的照片,我们不需要存钱去冰岛或玻利维亚,不用冒生命危险。《Wired》杂志写道,今天越来越多艺术展和博物馆因为适合当自拍背景而红了起来,例如纽约冰淇淋博物馆,或草间弥生的展览。我则想到那6层楼高的橡皮鸭,和狮城艺术科学博物馆的《超跃未来》展览。越来越多艺术仿佛冲著自拍者而来,甚至很难说它们是艺术,还是伪装成艺术的自拍景点?不是说这些展览一定没内涵,但你问自拍放上Instagram附上图文不符status的人,知道展览表达什么吗?十个有九点九个讲不出,只说什么艺术只能用心体验云云。

我还可以老气横秋下去,抱怨受Instagram影响,很多食物空有卖相餐厅空有环境⋯⋯但让我写这篇文章的,是《国家地理》杂志上一篇文章。

文章说,近年来亚马逊河流域野生动物一日游越来越受欢迎,很多游客前去就为了跟可爱的野生动物一起拍照。但他们不知这些「野生」动物是当地居民从森林里抓来非法饲养,用来吸引爱自拍的游客。有时为了得到可爱的幼崽,甚至把成年动物杀掉。这些野生动物被迫吃人的食物,没有游客时住在狭小阴暗的笼子,通常没多久就死掉。

我们理解游客想跟小动物自拍,谁不想呢?但单纯的举动也有意想不到的后果,就算当事人不知道。我们有了知识,就该对行动负责任。寻找完美自拍背景时,要思考自己的举动会带来什么影响。至于可爱的动物呢?不论是很萌的飞天鼠还是有同事在马丘比丘拍了很型的照片,跟现实生活里很多人事物一样,我们远方欣赏精心布置的美好就好。有距离才美啊。

而我们急于怪罪科技「扭曲人性」前,别忘了人类本是一种习惯跟同类竞争善于互相模仿的动物。上一辈人虽然那时没有上网,但他们住洋房买大车也多少因为面子。社交媒体带给我们很多前所未有的机会跟可能,但它没有改变人类自恋好胜而且爱打肿脸皮充胖子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