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网上一切不再免费

1 September 2017

过去一两个礼拜朋友都玩一个叫Sarahah的匿名信息app。不久就有人发现,Sarahah会收集你手机通讯里的电话号码,偷偷上传到伺服器。Sarahah不用电话号码找人,也不显示你有哪些朋友在用它,所以收集通讯的做法说不过去。

唯一的解释是,它拿你的资料卖钱。

事后S说,Sarahah这么做不叫人意外。它免费使用app里也没广告,没有明显的赚钱方法,一看就很可疑。这些资料卖出去了会怎样?我不知道,我猜大家会比较常收到垃圾简讯和广告。

问题是我们很少想到,就算在网络时代,天下也没有真的免费。很少人花一堆时间精力和金钱开发app,然后一直花很多时间去维持,除非可以赚钱。赚钱可以是直接收钱,可以是赚广告钱,也可以是卖你的资料给广告商。

今天在脸书和谷歌的时代,我们惯了一切内容免费,包括软件游戏新闻评论音乐影片。我们觉得免费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忘记自己一分钱都没出。

例如每次脸书换功能,我们就在那边吵,讲到好像脸书欠了我们什么。但脸书是免费,它一分钱也不欠我们。当我们用脸书,它可以赚广告钱,也可以卖我们的资料,例如我在哪些post下面按like上网都看什么。我们用脸书就等于同意了使用条款。不同意就别用啊,不爽脸书这个那个就别用啊。免费东西我们没资格要求多多。

这不是说脸书谷歌这些没有基本责任。人人都在用他们的服务,他们需要负责任地使用这垄断地位。但这义务不包括迎合我们的喜怒哀乐。他们不是政府不是公共设施,是卖广告的公司。

除了脸书,大部分网络媒体包括报纸的网络版也是免费,靠广告赚钱。这些免费新闻平台很多低成本经营,没有记者,靠包装通常来自传统新闻机构的现有内容来吸引读者。依赖点击率的经营模式驱动他们筛选煽动人心的新闻,经常夸大甚至扭曲内容。

这不只是网络媒体才有的现象,传统媒体很多也依赖广告钱,例如小报为了迎合读者口味走煽情路线。但不管甚么媒介,任何媒体如果没有稳定并足以供养记者的收入来源,例如一大群读者的长期订阅,就不可能花多少时间和成本去深入调查一个课题或事件,像当初揭破水门案的报纸那样。而我们需要那样的媒体。

这种免费新闻的风气不健康,但习惯了免费后,我们能回头吗?我想还会有一部分读者会乐意订阅高品质的内容来源,但这不会是大部分人。如果要走订阅路线,一个媒体的新闻必须足够深入,而不是单纯报道新闻。否则随便一个网站都能重新包装你的新闻任人免费读,比你的独家迟二十分钟报道而已。

又或者以软件为例。开发一个软件需要很多时间跟金钱,而且软件不只要长期维护,修复bug开发新功能,也需要很多长期支出的成本,例如伺服器网站租金服务费用。软件开发者需要稳定收入,这不只为了让我们能继续用好用的软件,也为了赚钱养家。

你辛苦,他们也辛苦。

对开发成本高昂的专业用软件来说,目前大部分app一次性收费的经营模式不可持续。过去几年,一些垄断市场的开发商如微软和Adobe已经走付费订阅模式,要用就每月给一笔钱。Office 365和Adobe CC都是那样。小型开发者则比较犹豫,他们比Adobe那些更需要稳定收入来源,却担心转去订阅模式会失去大批使用者。

举个例子,我用来写文章的软件Ulysses最近就从一次性收费换成付费订阅,给过钱的用户有终生折扣。不想订阅的旧用户也可以继续用旧版本,只是旧版本不会再更新。软件不更新过一两年一定会不能用,但这凸显了卖软件其实是长期提供服务,订阅比一次性付费合理。

其实冷静想想,给一次钱就有权永远得到最新版本的逻辑很怪。你今天在咖啡店买杯咖啡,咖啡店不会从此欠你。他们以后可以起价可以换菜单,你到时可以决定要不要继续光顾,没理由要他们退回那一杯咖啡的钱给你。虽然如此,很多现有的使用者还是很生气,觉得开发者欺骗了他们,应该退款。

我决定付费订阅那软件。软件每月费用不如一餐饭,我用它赚稿费用了几年,每天都用,希望它长久经营下去。如果我偶尔才用呢?订阅就不划算了。但天下很多便宜或免费的写作软件。它们功能不如较贵的选择,但一分钱一分货。

读到这里,我知道有读者想:你蠢啊,你不会盗版。嘿,我也当过穷学生,用过大把盗版内容和软件,没资格评价你。但盗版不管怎样辩解一样是偷。你看到店里东西价钱不合你心意,不会把它偷走还讲成自己对抗资本主义吧?你跟我都偷过,都不是圣人。

但如果我们决定当负责任的消费者,我们就应该懂:我们钱有限,我们能享用的就有限。

当网上各种内容和服务走向付费订阅,我们开始抗议:如果全部东西都需要每月付费,开销加起来不就很大吗?是啊那就要取舍啊。我需要在 Netflix Spotify 跟《国家地理》杂志之间三选一。我在家又没做专业设计,需要要用Photoshop吗?能不能换去功能少但便宜的?

现实世界里买东西也是这样,不是吗?

问题在于互联网不只让我们习惯了免费和廉价,它还让我们觉得,这一切我们理所当然可以享用。但当这一切开始走向比较能持续赚钱和经营的商业模式,那我们在网上要怎样花钱,什么值得买什么不值得买,就逐渐成为一件需要用心衡量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