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电影需不需要更多亚裔演员?

记得改编自日本动漫的2017年《攻壳机动队》好莱坞版吗?从日本《死亡笔记》香港《无间道》泰国鬼片《鬼影》到韩国的《原罪犯》,美国佬向来翻拍亚洲电影,好像没一次拍得好。亚洲电影常反映一些细腻的价值文化和美学,例如耻辱作为一个社会特征,例如侘寂,例如和婉待人。用好莱坞的手法来翻拍亚洲电影难免味道全失,抓不住原著的精髓。

但好莱坞还是翻拍了很多亚洲片。要在欧美看亚洲电影不难,除了网上很容易非法下载有英文字幕的片子,很多在亚洲票房好的电影在欧美也有上映,可以买DVD。不过《无间道》这些都是亚洲人拍给亚洲人看的戏,好莱坞不是为了迎合欧美口味的话又何必翻拍?

西方观众还是比较喜欢看白人脸孔的演员,至少电影公司是这样相信。

这是人之常情,我们也爱看亚裔演员的脸孔,例如韩星港星。连当初中国人从印度引进佛教时,也把释迦摩尼佛从印度人变成黄脸孔,好让祂更亲近,我想大家都不觉得这有问题。

今年较早,因为《攻壳机动队》好莱坞版中由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饰演女主角草薙素子,好莱坞「洗白」(即用白人演员饰演亚洲角色)的问题再次掀起热议。我听说这部电影的洗白问题不只是演员分配,也包括很那个的剧情。不过好莱坞洗白亚裔或黑人角色的争议自二十世纪初就有,而引起争议的不只是演员分配,还包括白人演员对其他种族有负面刻板印象的呈现,例如滑稽的外貌和言行。

但你听说过洗白这回事吗?我们很少听到这个字眼,因为近年抗议好莱坞洗白亚裔角色的声音都来自欧美国家。亚洲观众反而不关心。以《攻壳机动队》为例,有人在日本街头访问当地人对约翰逊饰演草薙素子的看法,发现日本人都对这个安排很满意。他们说,草薙素子性格强悍,根本就是洋妹性子,找含蓄的日本女人来演不适合,找约翰逊来演刚刚好。

近年来很多抗议洗白问题的声音,似乎是来自欧美国家的亚裔。他们是少数人口,不满当地社会把他们排斥在边缘,甚至连拍部电影都要用白人演员抹杀他们的存在。这不难理解亦值得同情,但他们是少数,好莱坞不拍戏给少数人看,是拍给多数人看。

不过抗议好莱坞洗白的声音主要还是来自白人社会,特别是沈迷于身份政治的左派。他们自觉是多数群体,加上自己的民族曾是殖民者,有历史责任为少数群体发言。这本意良好,但把少数群体当成感情上需要保护的弱者也是种变相歧视,更只想好好看场戏的人反感,让人对少数群体留下很霸道的印象。

我再讲两个关于影片的小插曲。上阵子诺兰的《敦克尔克》上映后,有历史学者指出历史上从敦克尔克撤退的30万名士兵中,有一千人是来自印度殖民地的穆斯林士兵。《纽时》《卫报》等纷纷撰文说,诺兰没有在电影中分配一些印裔穆斯林的角色,等于企图洗白英国的殖民历史。

但我们别忘了,这些士兵只占逾30万名士兵中约0.3%。《敦克尔克》又不关于这0.3%穆斯林士兵,诺兰有他的故事要讲。电影的历史顾问莱维纳就说,这是部虚构电影,没义务去讲关于敦克尔克的所有故事。

说真的,如果有人觉得需要突出这个历史细节,他们大可以自己拍一部电影,讲一名印度士兵在二战时参与英国军队的故事。他们不能指望诺兰替他们把那部电影拍出来。

今年较早,有朋友观看沃卓斯基姐妹拍的电视剧《超感8人组》后说,他觉得电视剧太多涉及LGBT的激情场面,政治正确得有点过火,让他好好看场戏都不能。我说:沃卓斯基姐妹是变性人,她们对LGBT课题身同感受,拍LGBT想看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大部分电视剧和电影都还是很适合异性恋者看,还是有一大堆男女之间的床戏啊!你不爱看《超感8人组》的话,市面上还有99%电视剧内容存在于没有LGBT的平行世界。每个人都有选择不好吗?

所以回到好莱坞洗白的争议,市场需求自然决定什么成为主流。在美国多数电影只有白人演员,毕竟美国主要是白人。你看中国电视剧看周星驰电影看韩剧日剧,几时看到白人面孔?都是黄面孔,因为这些是拍给亚洲人看啊。印度戏里也全是印度人,墨西哥戏里肯定都是墨西哥人。有时也有例外,去年张艺谋导演的《长城》里就请了美国演员马特·达蒙来饰演主要角色,结果西方媒体又纷纷搬出洗白指控来,讲好莱坞歧视亚洲人。但这电影是中国导演拍给中国人看的,中国观众也没觉得有问题,还觉得中国古装片里有个白人很新奇呢!

这不是说市场口味理所当然。例如世界有一半是女人,但多数电影只见比基尼美女,不见猛男小鲜肉,所以我们需要韩剧。好莱坞电影常有对少数群体的负面描写,但这经常无关演员的种族。例如《神鬼奇航》第三集里周润发饰演新加坡海盗,造型包括光头烂脸刺青长指甲,惹来污辱中国人形象的指控,而周润发是华人。

问题根本不是有没有亚洲演员,而是对其他族群带有刻板印象的呈现方式。这情况也不只好莱坞电影有,如中港台电影里印度人阿三永远都很滑稽,对不对。

但今天市场很大,容得下百花齐放。如果我们觉得自己的族群的在流行文化中没有很好地被代表,那等别人拍了电影再抗议「为什么没有我的故事在里面」不如自己去拍关于我们的电影,写关于我们的小说,说自己的故事。我们不能改变市场的口味,但我们可以让市场上的选择更多姿多彩,让更多人有机会听我们的声音,让他们因为我们的故事有共鸣。这总比一天到晚「你歧视我让我感情上很受伤」更能让人尊重我们,对吧?